旋即,里面就传来一阵动手和劝架的声音,

    穆川故意等了一会儿,眼见场面快要收拾不住的时候,才慢慢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打死你,打死你这个王八蛋,打死你这个害群之马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虎头已经和草蜂打在了一起,不过都没有动用武功,像是流氓打架似的,抱成一团,你一拳,我一脚,厮打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别打了...”

    “虎哥你消消火,事已至此,再打也没什么用,先停手吧。”

    珠瑾在拉虎头,地鼠在拉草蜂,不过这两个,一个是女人,另一个力量弱小,还真拉不住。

    穆川鼓掌道:“打得好,尤其害群之马这四个字,更是说得精辟。”

    穆川这说话的声音一出,像是时间凝固了似的,场面瞬间由极动一下子变得极静。

    四个人,都慢慢地转过了头来。

    “鬼啊!”

    虎头大叫一声,猛得就跪了下来,痛哭流涕地磕着头道,“我的错,我的错,我没能完成我的诺言,黑兄弟你是从冥间来索我性命的么,来吧,我虎头的这颗性命,现在就交给你,我不害怕!”

    然而,说着“不害怕”,他那颤抖的身躯,却又没有半点像是“不害怕”。

    就在同一时间,地鼠也尖叫了一声,老鼠一般地蹿过来,抱着穆川的裤管就在那哭:“大哥,大哥,你从冥府来找我了?难道是没钱用了?你放心,我一会儿就给你烧。”

    “烧你个头,老子我还没死呢!”穆川奋起一脚,将这厮给踹飞了,没好气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大...大哥,你真的没死?”地鼠从地上爬起来,揉了揉眼睛,看向穆川。

    虎头也止住哭声,抬起了头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看,我有影子的好不好?”穆川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这两个活宝,还真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也真的够了,这世上哪有什么鬼不鬼的。”珠瑾以手抚额,看傻子般地看了看地鼠和虎头,叹口气,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穆川,小声嘟囔着,“这家伙居然没死,看来真是应了一句古话,祸害遗千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,珠瑾,我好歹也是救了虎头的性命,你这样小声咒我真的好吗?莫不是以为我听不见。”穆川眉毛一扬,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救了虎头,跟我有什么关系。”珠瑾立刻闹了个大红脸,低下头来,声音更小了。

    “黑老弟,你真的现在不是鬼?地鼠不是说,你拿着剑,冲向了数十个朝廷高手,英勇就义了么?”虎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,我也没看到大哥是怎么死的,所以就编了个说法,让大哥死后能够更体面一些。”地鼠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停!!这个问题,不要再说了,谁再说一个死字,可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    穆川很不爽地说着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活人,一直被用一个死字来形容,心情可很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那天,到底是怎么逃出生天的。”草蜂突然说。

    “桑冬,先不说这个问题,当时在地道中,你是不是说过一句,若是我还能活着,你就唯命是从?”穆川看向草蜂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说过,这次我能大难不死,是你救了我的性命。若你还想如那天一般,废我武功,我不会反抗。”草蜂没有否认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记着,我也不废你武功,我只要你做到一件事,以后,不要再随意杀害无辜者的性命。武林虽然灭了,但是,一些古老的武林精神,却并不应该被摒弃。武道,也决不仅仅只是杀戮的工具,这一点,我希望你以后练武的时候,能够多思考思考。”穆川沉声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但是,如果再遇到那王铁匠一般的人物,我还是会出手,因为他打造的兵器,直接为朝廷高手提供杀戮工具。当然,我也会遵照你的吩咐,只杀他一人,不祸及全家。”草蜂认真地说。

    穆川叹息一声,也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经历过这次的,烧毁民武药库事件。

    他发现,自己以前确实想得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,无辜和不无辜,真的是很难界定。

    严格的绝对无辜,是并不存在的,比如朝廷的粮食,就是全由农民种的。

    再比如那些搬货、卸货的民夫,也是在帮助朝廷提高实力。

    武林中人面对的,就是这样一个很难抉择的局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还没说呢,你到底怎么逃出来的?你孤身一人,竟然能从数十个朝廷高手的追捕中,逃得性命,实在是太了不起了?”地鼠好奇而赞叹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时候说过,我是逃出来的?你们没发现,今天街道上,朝廷的戒备比往常森严很多么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发现了。难道,这个跟大哥,你有关系?”地鼠说到最后,不由抬高了语声。

    “其实是因为,来追杀我的那几十个朝廷高手,都已经,死翘翘了。”穆川的嘴角挂着一抹笑意,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!!!”

    场中立刻响起一阵惊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,大哥你把他们……全给杀了?”地鼠颤着声音,不敢置信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倒没有,我也就杀了三十个吧,其余几名二流高手,是一位路过的前辈杀得。”穆川微笑着,仿佛很不在意地说着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和妹妹共用的“黑隙”这个名号,所以,他说“他”杀了三十个,确实也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三十个朝廷高手?”

    闻得此言,场中几人,不由都倒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只有珠瑾,却是眉毛一蹙,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才不信呢,你是不是把那位前辈杀的人也算在你头上了?要真全是你杀的,你这修为和潜力,估计都能列入朝廷黑榜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榜那倒不至于,我还差得远。我是杀了三十个没错,但那三十个,都已经受了重伤,我算是捡了个便宜吧。”穆川耸耸肩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即便是重伤的,能一口气杀上三十个,也已经很了不起了,黑老弟,你实在是让我佩服啊,却不知道,那位路过的前辈是谁啊?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人家。”虎头赞赏道。

    “那位前辈不愿透露名姓,不过,她倒是让我帮她办一件事。”穆川顺口说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