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救了我们的性命,那位前辈又救了你的性命,所以,不管哪位前辈要我们做什么,我们一定照办。”

    虎头连忙答应下来,其他三人也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别急着答应,这件事情,可不是那么好做的。那位前辈,需要我们袭击朝廷命官,调动武卫司多派出人手加以保护。”穆川肃容道。

    “调动武卫司的人手,难不成,那位前辈是想......”地鼠惊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胡乱臆测,那位前辈这么做,自有她的道理。”穆川摇头道,“现在,都说说,你们对这件事情,有什么看法吧。”

    虎头第一个抢着道:“我的看法是,这很好,那些朝廷狗官,我早就想杀个痛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杀完了,还要把他们搜刮的民脂民膏也全部搜出来,大伙一起分了。”地鼠也乐呵着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...”珠瑾一跺脚,没好气道,“八字还没一撇呢,你们两个倒好,这都已经想着杀完人再瓜分财宝了?你们可别忘了,现在外面都已经紧张成了什么样子,这种情况下,想杀朝廷命官,就凭我们几个三流高手,一个不好,就会把小命送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死,可以不参加么。”

    草蜂最后一个出声,不过这话一出,却立刻将珠瑾气得够腔。

    她柳眉一竖,道:“我是不想让你们这几个没脑子的死得太容易,不识好人心,哼!”

    “珠瑾,要不,你出出主意,现在的局势虽然严峻,但既然是那位前辈的吩咐,我虎头决不会退缩。”虎头握紧拳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确实不好办,容我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珠瑾说了一句,就找个地方坐下了,托腮陷入了思索之中。

    场面顿时陷入了沉默之中,其他几人也开始运转脑筋。

    忽然,地鼠兴奋地说:

    “有了,有了,我想到了!”

    不过,地鼠说完这句,却没了话茬。

    “你想到什么了?你倒是说啊,话说一半很好玩是不是?”穆川瞪了他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个...”地鼠偷偷看了一眼珠瑾,见她似乎没动静,才小声地说,“有一个地方,我觉得是挺适合猎杀朝廷命官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儿?”穆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宝红楼。”

    地鼠语声刚落,草蜂忽然像抽了风似的,愤怒地捶着地面,嘴里不住恨恨地道:“贱人,贱人!”

    除了知道怎么回事的地鼠,其余几人都纷纷露出诧异之色,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“草蜂这是怎么了?”穆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是这样的,草蜂之所以被抓,其缘故,却在于宝红楼的一位...一位...姑娘。”说到最后,地鼠神情有些尴尬,不过还是把这件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……”穆川摇了摇头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草蜂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草蜂的心情才渐渐平复下来,他咬着牙道:“地鼠说得没错,那宝红楼,确实有不少官员在夜间出没。而且,鉴于那种事情,你们懂的,武卫司也不可能拉下脸来,日夜派高手保护一座青楼。所以,如果想要在宝红楼刺杀朝廷命官,确实是一个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宝红楼,应该也有一些防卫力量吧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有,宝红楼,有一位二流,十位三流坐镇。”草蜂道。

    “一位二流,十位三流?这股力量,其实也算不低了,不过,比起朝廷的手笔,这当然就算不得什么。我觉得这个主意还不错啊。”穆川点点头,明显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这就是集思广益的好处了,换他自己,是肯定想不出这个主意的。他可从来没涉足过青楼一步。

    “要去你们去,我可不去。哼,男人没一个好东西。”坐在那半天没发一语的珠瑾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穆川看了她一眼,又看了看虎头,忽然心中一动,微笑着道:“我们没说都去吧?那些朝廷狗官,大多没什么自保能力,只要不被人察觉,想杀他们还是不难的。所以做这个任务的人,最好满足两点要求,第一,要对宝红楼比较熟悉,第二,也要轻功好,可以悄悄进行暗杀。”

    穆川这话一出,几人都把目光转向了草蜂。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这件事,交给我就行,我一个人足矣。”

    草蜂语声低沉,说完还舔了舔嘴唇,那双眼睛,在黑暗中呈现猩红之色。

    “珠瑾姑娘,这个任务,草蜂接下了。你看这样如何,草蜂一路,地鼠一路,我一路,你和虎头一路,分开行动,各自去寻找适宜下手的目标如何?”穆川诡异地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,要我和虎头一路...我自己一个人就行。”珠瑾垂下目光,在那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草蜂能隐蔽,地鼠和我也能隐蔽,唯独虎头,在这一方面却并不擅长,我是怕他吃亏,既然你不愿意,那么……”穆川故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停,我什么时候说不愿意了...那就这样吧,刺杀一些朝廷命官而已,回头我和虎头易容成他们熟悉的人,再背后给他们一刀,我想他们临死的表情一定很精彩。”珠瑾故意轻松地说着,却还是低着头,耳根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虎头却一直在那傻笑:“好说,好说,你放心吧,我们一定会把事情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穆川又看着地鼠,说:“地鼠,这种事情,你是比较擅长的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不过我对你也有一个要求,那就是多放火,不必刻意杀人。这个任务,主要是为了引起朝廷官员们的恐慌,把他们的房屋,财产什么的,全烧了,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你放心,不就是纵火行凶么,这种事情我擅长啊。大哥你可别忘了,上一次,你烧毁民武药库的事情,可全都是我策划的。”地鼠得意地拍着胸膛,猥琐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穆川点点头,又扫视了一眼四人,缓缓一抱拳,郑重道,

    “诸位,那这件事情,就拜托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一定要记住,安全第一。

    对象如果不好下手,那就换一个,一定不要冒险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本身也并不迫在眉睫,只要在十日之内,能够调动起武卫司的人手,那这次的行动就算成功。

    这个时间,应该还是比较充裕的,所以请谨慎行事吧。

    下次,我们再平安相聚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