之后的这几天,嘉定府连连发生数大恶性凶案,引起了不少恐慌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第一天,卖鱼的老李,一大清早赶到市坊上,正打算把鱼篓里的活鱼,放到水缸里,然而,等到他打开水缸的盖子时,却惊讶地发现,水缸里的水竟然呈血红色,一股浓重的血腥味熏得他差点要吐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市坊,正是热闹的时候,这股刺鼻的味道迅速扩散出去,吸引了一大群人,他们纷纷围过来,接着,有胆大的,伸手从鱼缸中捞出了两具尸体。

    许多人吓得尖叫,女性更是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只因这一男一女两具尸体,竟然浑身不着寸缕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,骇然说出了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士曹参军嵇海,宝红楼玉荷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一个是掌婚姻、田土的朝廷命官,另一个,是宝红楼的名伎,没想到,竟然浑身赤裸的,被人杀了,还被放到了市坊的水缸中,被一大群人看见了。

    虽然,府衙立刻派人过来,下了封口令。但是,这么有意思,让娱乐生活本就不多的百姓们有谈资的事情,区区一个封口令,又怎么可能起到作用呢?无数人都在津津乐道。

    朝廷官员们,却是极为震怒。

    嘉定府的捕快们,纷纷出动,寻找此案的线索,很快,就在宝红楼,那个玉荷的房间,发现了草蜂的特有记号。

    草蜂,竟然没死?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情,捕快们很快就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,那青楼之地,最是人多眼杂,捕快们去查探的时候,很多人也发现了这一幕,因此,草蜂没死,还又做下了一件大案的事情,立刻像风一样刮过了整个嘉定府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纷纷出声质疑,官府还能不能有一点办事的能力?

    竟然连一个已经被押往法场,罪大恶极的犯人都看不住?

    事情当然没有完。

    正当朝廷官员们焦头烂额,捕快们忙生忙死的时候,又有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观察孔目官,鲁春,被人杀死在家中,凶手疑为其家仆。

    第三天,典级,洪恺,被吊在一棵旗杆上,早晨有人路过的时候才发现他早已被吊死。

    第四天,监当官,严砾,家中失窃,损失大量财务。

    第五天,……

    第六天,……

    连续的凶案阴云,笼罩在了整个嘉定府。

    捕快们却始终未能破案。

    或者说,有的案件,已经知道凶手,但是还未能捉拿回来。

    嘉定府总捕头,孟旺,也因此差点被革职查办。

    上一次,猎杀赤羽剑客韦易诚,虽然只差一点就竟了全功,但那韦易诚,一把宝剑大展雄风,最后还是重伤逃逸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最近的这些凶案,都是三流境界的武林中人做的。

    大老虎被打伤,一群小老鼠却始终没能抓住。

    朝廷的高手们,都是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不过,也就是这几天的时间,嘉定府的整个防卫体系却得到了加强,很多地方,都设置了听瓮,专门由盲人来进行监听。

    第七天。

    穆川在地窖中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刚刚炼化完一颗增强真气的丹药。

    丹药炼出的真气,需要花费精力将其纯化,才能为我所用,若是不管不顾,一直生吞猛吃,就会“消化不良”。

    因此,最好是间断服用。

    “地鼠他们,做的还是很不错的,不过,程度还是不够,接下来,也轮到我们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这几天,嘉定府发生的这些事情,却都不是穆川做的。

    “哥,这几天可等得急死我了,今天,就是那几个二世祖,授首的日子了吧?”

    穆川点了点头,道,“不错,前几日,那宝红楼的玉荷被草蜂杀了,连带着那个找她欢好的士曹参军也殒命,宝红楼的生意,一下子差了很多,为了弥补受到的损失,那宝红楼放出消息,要在今天推出一名新的花魁,谁要价高,那花魁的第一次,就是谁的。那几个二世祖,肯定不会错过这种热闹。”

    原来,那日分派好任务,穆川回去之后,也考虑起自己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下手。

    最终,在与母亲和妹妹商议之后,他们一致决定,要杀戮朝廷官员们的二世祖儿子,来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若说朝廷命官最在意的,除了他们自己,就是自己的家属和财产。

    因此,有不少朝廷命官的儿子,仗着有一个做官的老爹,向来是欺男霸女,横行无忌。

    若是能将他们给杀了,一定能给官员们,带来极大的恐慌。

    而为了保护官员们的家属,武卫司的人力,也会因此被调动更多。

    穆川很快把目光锁定了几个声名最恶的人。

    以泸西侯的世子赵阳泓,嘉定兵马都监之子尹一伦这两个人为首的几个嘉定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泸西侯,是皇亲国戚,虽然只是皇族的外戚,但论身份,在这嘉定府,依然是属一属二。

    兵马都监,总督一城兵马,位高权重,是仅次于知府的头面人物。

    他们本人,是不用想了,肯定有许多高手保护,但如果只是他们的儿子的话,应该还是有不少机会的。

    今夜,那宝红楼,既然要卖掉新花魁的第一次,现场一定很混乱,说不得,便会出现下手的时机。

    “哥,宝红楼推出的那个新花魁,你打听出什么消息没有?”穆湄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?你问这个干嘛?据说,那新的花魁,这几天,似乎只是在无意之间,于宝红楼匆匆露了几面,就惊艳了无数嫖客,有心急的,立刻就要花费重金为那花魁赎身,却并未能得逞。”穆川看向妹妹,叙说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想看看那花魁究竟长得什么样。我这辈子,还没见过花魁呢,有些好奇。”穆湄眼珠一转,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好奇这个做什么。”穆川耸耸肩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赶紧准备准备,一会儿就出发。”秦素娘出声,叮嘱两人道,“这次的任务,还是比较凶险的,现场肯定有不少二流高手坐镇,你们两个还只是三流修为,到时候一定小心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