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娘,你的眼神能不能自然一些,别老这么冷冰冰的,这装得也太不像了。”

    出发之前,三人开始乔装打扮。

    穆川站在被妹妹易容好的娘亲面前,一脸无语地说着。

    按照穆川的计划,他们三人需得打扮成不引人注意的普通人模样。

    然而,这面容虽可以通过描描画画,涂涂抹抹进行装扮,眼神却不能。

    秦素娘那双寒眸,让人一见就要忍不住打个寒噤似的,冰冷得有些吓人,即便面貌普通,还是太引人注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行了么。”秦素娘皱皱眉,还是尝试着把自己的目光变得柔和了些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穆川又打量了一遍,摇头说,“还有你这个姿势,表情,气质,也全都不合格,要装得像个普通人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娘,你装得是不像。”穆湄也在旁边同意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装了,直接杀进去,区区几个二世祖而已,何必搞这么麻烦。”秦素娘有些不耐烦地说。

    “别,我的计划是进行暗杀,最好是能将那几个二世祖一次性全部解决。若是直接杀进去,肯定会有趁乱逃跑的,到时就不能竟全功了。娘,你先别急,咱再试试。”穆川急忙说着。

    不过,穆川很快就将自己刚刚说出的话收回了。

    尝试着将娘亲摆弄了半天,却还是那副怎么看,怎么都惹人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娘,你这伪装水平也太低了,也难为你,之前能够刺杀得了那么多人。”穆川颓然放弃,苦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?也不知道是哪个自诩高明的人,高明到被一堆朝廷高手追杀,最后还不是被我这个水平低的给救了!”秦素娘一瞪眼,抬手赏了穆川一个爆栗。

    穆川揉了揉自己的额头,无奈地说:“娘,要不这样吧,宝红楼那地方,也不适合你们女人进去,就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好了,你和湄儿,待在外面,如果有事,我会呼唤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还想看那个花魁啊!”穆湄却有点不情不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用双生视界看不也是一样。你就和娘亲一起吧,这样我才能及时联系你们。”穆川劝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穆湄点头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等到了宝红楼的时候,穆川忍不住皱紧了眉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在夜色里,却依然灯火通明的世界,笙歌燕舞之声,随夜风传出老远。

    走到近前,那欢声笑语,你侬我侬,更是如靡靡之音,钻入脑海。

    让穆川比较烦闷的,是空气中弥漫的那股气味,像是混杂了胭脂,汗味,香气,臭气等各种气息似的,浑浊不堪。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风尘气息么?

    穆川想着,缓步走向了宝红楼那座,刷着红漆,卖相显得很华贵的大门。

    今天,这里的人格外的多,

    等穆川走进去的时候,老鸨迎了过来,冲他一个假笑,说:“这位大爷,面生的很啊。”

    穆川给她使了个眼色,在老鸨诧异的目光中,他装作不经意地动了动,让衣服一角露出里面一个腰牌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你是……”老鸨看到这个武卫司的腰牌,立刻神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不要声张。”穆川压低声音,似模似样地道,“听说你们宝红楼今天很热闹,我此来,是有上面给我下派的任务,你不要曝露了我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大人请进。”老鸨恭敬地说了一句,脸上又开始呈现出虚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正主,什么时候出场。”穆川淡淡地问。

    “大人您只需要在大厅里再等个两刻钟,我们的晴萱姑娘就会出面,要不要我先找两个姑娘伺候一下大人?”老鸨脸上浓重的脂粉颤了颤,献媚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来此是为公干,你派人给我准备些茶水和吃食就行。”

    穆川说了一句,也不再管这老鸨,径自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大爷,要不要奴家陪陪你啊。”有不少姑娘,看到穆川一个人,都纷纷用自己裸露的香肩玉腿,媚笑着往穆川身上凑。

    穆川一一把他们推开。

    不过,直到穆川都已经在座位上坐好了,他独自一人却还是太过显眼,来骚扰她的姑娘们不断,最终逼得他不胜其烦,就让两个看得顺眼一点的姑娘坐下了,其她人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旁边这两个姑娘,穆川的目光,把全场缓缓扫视了一遍,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有错过。

    宝红楼的这座大厅,呈双层架构,围成一个马蹄型,圈着一座舞台。

    舞台上,此刻却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底下这一层,特别宽敞,布满了桌椅,坐无虚席,穆川要是再晚来片刻,说不定便只能站着了。

    穆川又抬头看了看楼上面那一层。

    上面那一层,是一个个独立的单间,每个单间,都有一扇窗户正对着舞台,视野很好。

    穆川猜测,那几个二世祖,应该就处于单间内。

    下面这一层,他已经很仔细地看过了,没有那几个二世祖的身影。

    穆川沉吟着,一时间,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。

    那几位二世祖所在的单间,肯定有高手守护,而宝红楼看场子的目光,也肯定落眼于那里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下,穆川可不敢用自己冒牌的武卫身份蹿上楼去,很容易会被识破。

    别看武卫司武卫,也顶着个九品的名号,但这种九品的武散官,与那正式的朝廷命官的地位可差远了,只能说是一个高级点的打手。

    “欸,兄弟,怎么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啊,我陪你喝两盅啊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一个男子蹿了过来,冲他嘿嘿一笑,就也不等穆川答应,直接在这桌坐下了。

    穆川打量了他一眼,见只是一个普通人,也没有在意,点头说道:“你自便吧,我不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来这青楼,却不饮酒,兄弟,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?”男子毫不客气地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,奇怪地看了穆川一眼。

    这男子,似乎也是这里的常客,旁边的两个姑娘都认识她,见穆川没有反对的意思,其中一个就凑到了那男子面前,一边给他倒酒,一边嬉笑着说:“常四爷,这位爷可真是个怪人呢,不饮酒不说,还规矩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就不信了,来青楼的,还有规矩的人?我看啊,这位兄弟,今晚是特意为那晴萱姑娘来的,自然是看不上你们喽。”常四爷一边在那姑娘身上熟练地上下其手,一边调侃着说。

    “常兄的眼光倒是厉害得很,没错,在下正是为那晴萱而来,却不知道,需要多少两银子,才能拍得那晴萱的第一次?”穆川笑了笑,顺口说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