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哼,多少两银子?兄弟,不管你有多少银子,我奉劝你一句,钱就算再多,你也得有命花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你知道,这楼上今天来了多少世家公子么?那帮子二世祖,天天正事不做,尽忙着声色犬马。今天这场拍卖,说白了就是为他们准备的,咱们楼底下这群人,谁要是敢掺和进他们的斗争中,与找死无异啊!”常四爷压低声音,冷哼着说。

    “哦?今天来了这么多人,原来都只是来凑热闹的?”穆川扫视了一眼座无虚席的大堂,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即便得不到,饱饱眼福也是好的么,那晴萱,虽然见过的人不多,可一个个的都说,是个少见的大美女呢,等看完了,在这宝红楼中,找其她姑娘泄泄火就是。”常四爷舔了舔嘴唇,淫笑道。

    穆川的眼神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哥,一会儿,若那花魁是个清白人家的女子,咱们在杀那些二世祖的时候,也救她脱离苦海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句话,是来之前,妹妹突然跟他说的。

    其实他也未尝没有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,一切还需要等那晴萱出现,才能再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“常兄。”

    穆川指了指楼上,以请教的口吻轻声说,“在下是外乡人,来这嘉定府做生意的,不知道常兄可否给我说说,这楼上的公子们,都是哪家哪户的,这样,我以后好避免得罪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来,我给你仔细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常四爷随手指着楼上的一个房间,说,“这间屋子,是团练使张大人的公子占据的,还有张大人旗下,几位指挥使大人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间,是左司理参军杨大人家的公子,和与其交好的几位官员的公子们占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间里的,是财赋司官员们的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西边那间,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间,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间你要注意,里面为首的,是泸西侯的公子和兵马都监的公子,这两人,可千万别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常四爷一一地介绍着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知道,这泸西侯的公子和兵马都监的公子,为什么千万不能得罪呢?”穆川等常四爷说到正主的时候,打岔道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人,是城里有名的花花公子,而且啊.....”常四爷抬头看了看四周,凑到穆川面前,小声地说,“他们不单喜欢淫辱良家女子,还有一个特别的癖好,就是喜欢带着手下几个人一块子上,这城中的女子,一旦被他们看上,基本上就难逃一个被凌虐至死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竟还有此事?”穆川的目光中隐晦地闪过一丝杀意来。

    他是因为这几人,名声极差,身份也够,才特意选定的。不过,具体为什么名声极差,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一桩事。

    既然还有这等劣行,那么这几个人,更该杀之。

    穆川一边听常四爷继续叙说,一边也认真地记忆着。

    从他这个进度,因为是仰视的原因,只能看到每个房间的窗户,却看不到里面的人影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急,等那花魁出现,这些人竟拍的时候,很可能会出现在窗户前,到时候,他就能把身份和形象对上号。

    “若是有机会,将这些二世祖们,一锅端了,朝廷肯定震怒,不过说实在的,这种可能性并不大,关键是找不到机会,我不如从中挑一些更二世祖的,作为备选,若是击杀完泸西侯和兵马都监家的那两位后,还有时间,就将他们也一并解决。”

    穆川心里这样想着,表面却只是装作惧怕之色,向常四爷担忧地说,“常兄,不如你再跟我说说,还里面,还有谁是绝对不能得罪的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常四爷点头答应,当即又口沫横飞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穆川已经把他所说的人,都列入了暗杀名单之中。

    忽然,常四爷的话语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整个喧闹的大堂,也一下子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这灯红酒绿的世界,因为没了灯光,陷入了一片幽寂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,从那舞台的方向,竟亮起一道炫目的光芒,仿佛是黑夜中冉冉升起的启明星似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不由转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丝竹之声传入耳中,清扬而又婉转,就仿佛是晨曦来临之时,大地发出的诵歌声。

    几名美女,用她们的琵琶、琴、瑟、萧、竹,正在那舞台之上,优雅地演奏着。

    她们相貌本就美丽,又经过一番盛装打扮,此刻演奏乐器的时候,更兼具了妩媚和沉静,令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然而,虽然她们在用心地演奏,脸上还挂着甜美的笑容,此刻却并无一人多看她们一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,都集中在了舞台中间那个,长裙曳地,款款走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明亮的灯火照在她清新柔美的容颜上,更显得白皙粉嫩,水光致致,她看过来的时候,那双剪水的双眸泛着楚楚动人的光芒,像是柔弱的小羔羊一般,让人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她的打扮也很精心,眉心点了朱,玉唇也涂抹得红艳诱人,眼角还画了几道细细的眼影。

    再往下看,却让人连呼吸都要滞住。

    她那白色的百花长裙,上端却只裹住半个胸部,当她在舞台上翩翩起舞的时候,那鼓囊囊、白花花的胸脯快要亮花了人的眼,那裸露的玉肩上披着的轻纱,也随她的舞动,将这诱人的风光展现得若隐若现,勾人犯罪。

    然而她那张容颜,不管这舞蹈的动作有多么诱惑,却还是那一副清纯羞涩又柔弱的样子,仿佛是坠入人间的仙女,却在跳属于魔鬼的舞蹈。

    清纯与诱惑,柔弱与性感,仿佛水乳交融一般地,融合在了这个女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她出现的一瞬间,无数急促的呼吸声已经在台下响起了。

    还搂抱着女子的,都不由自主地把身边的女子推开了,就像丢掉陈旧的敝履,浑然不管,这些美人,刚刚还与他们如胶似漆。

    二楼空荡的窗户,也瞬间挤入了一群衣衫华贵的年轻公子,都在瞪大着眼睛看向舞台,口水流了下来,像一群猪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