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这晴萱的舞蹈继续,寒夜竟也因此变得火热了。

    当那晴萱的葱葱玉指,不经意地轻抚过自己饱满的胸膛时,总能听到一声声吞咽口水的声音。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,仿佛野兽一样,每个男人都疯狂了,就连女人们也都目光迷离。

    穆川感觉自己全身都炽热了。

    什么刺杀,什么任务,竟似已全部忘记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目光中只有那舞台上的美人,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一物。

    当舞蹈进行到高潮,那晴萱猛得丢掉身上披着的轻纱,让那火辣的舞蹈变得更加炽热时,似乎有一股火焰,从穆川的身体内部烧起,让他整个人如置身火炉,整个身体都燃烧得快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就连大脑,也被这火热之气,冲到没有了思考的余地。

    晴萱的狂舞,让观看的这几百人,都化身成了只剩下身体本能的禽兽。

    “哥,哥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声音在穆川的心底响起,仿佛一盆凉水浇到了火炉中,让穆川的意识回复了一些清明。

    “怎...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哥!你好讨厌,别忘了咱们是来杀人的,你老盯着那妖女猛看做什么!哼!什么花魁,简直不知羞,枉我还说要助她脱离苦海呢,你看这女人哪有一点像正经人家,竟跳这种撩拨人的东西,我看这所谓拍卖,说不定是她自己想卖自己呢!”穆湄气愤地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等,等等!事情有些不对啊!”

    穆川的心神逐渐复苏,他猛地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让自己清醒清醒,再看向四周的情况,不由心神俱震。

    所有的男人和女人,都仿佛失去了灵魂似的,成了一具火热的躯壳,为那舞台上的美人疯狂的躯壳。

    “常兄,常兄,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穆川伸手去拉常四爷的胳膊,还摇晃了几下,低声说着,可那常四爷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,依然还是紧盯着那晴萱,仿佛生命都只是为了她而存在。

    穆川无奈地放下手,再抬头看向舞台上的晴萱时,不知是不是他刚才说话的声音引起了晴萱的注意,她竟似乎有些意外地瞄了穆川一眼,

    “这女人邪门,我再看她舞蹈,很快又有一种要陷进去的感觉,就像遇到了一种美好的梦境,明知是梦,依然忍不住要去沉迷。”

    穆川倒吸一口凉气,目光也不敢再看那晴萱了。

    视线再仰起,扫向二楼时,穆川发现,那些二世祖们,表现得更加不堪,如果让他们此刻为晴萱去死,估计他们也会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不过,这却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,穆川把他们的相貌一一记了下来,与常四所说的对号入座。

    穆川还考虑,是不是要趁这时候,去楼上把那些二世祖全给做了。不过视线的余光一扫过那舞台上的人影,他又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就算所有人都在这舞蹈之下沉迷了,跳舞的人却不会。

    这女人实在太邪门了,他如果现在去刺杀,一定会被她发现的,后果很难预料。

    “哥,娘说了,任务取消。”

    穆湄的声音又响起。

    “什么,任务取消?这怎么行,我们可是等了七天才等到这个好机会,现在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!”穆川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“娘让你先出来,具体的原因,她说她当面给你解释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,你们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穆川想了想,虽然有些不解,不过娘亲或许有她自己的道理,不妨先听听她怎么说好了。

    穆川转过身,尽量把自己的脚步放轻,缓缓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似乎有一道视线盯在了他的后背,让他如芒刺在背似的,赶紧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门口的两个护卫,对他的离去根本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穆川一出来,立刻就把门给赶紧合上了。

    夜风送来凉爽,穆川长长呼出一口气,仿佛是从某个可怕的地方逃出来似的,心神这才放松。

    穿过回廊,穆川回到前厅,那负责接待的老鸨诧异地说,“大人,怎么现在就走了,这个时间,应该是花魁在献艺,拍卖应该还没开始吧?”

    献艺……这个“艺”献得也未免太撩人了吧。

    穆川在心底苦笑了一声,表面却只是说:“我们武卫司现在人手吃紧,这里我已经巡查过了,你们宝红楼的安全防护做得很好,我就没必要多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,那好吧,大人以后要常来啊。”老鸨很热情地送穆川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拐了几个弯,腾身上了屋顶,很快来到了母亲和妹妹隐藏的屋檐上。

    “娘,到底怎么回事?不杀那些二世祖,我们想再给武卫司施压,可就不太好找机会了,而且时间也不多了。”穆川忍不住道。

    秦素娘的表情却似乎有点奇怪。

    她沉默了一下,才叹息道:“湄儿已经跟我描述了你之前的所见所闻,再加上你说的自己的反应,我基本可以断定,这应该是,魔道弟子在狩猎,按照惯例,既然目标已经被人家盯上了,我们就不应该去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魔道弟子,狩猎?娘,这到底怎么回事。”穆川一愣,惊异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知道,当年的武林,素来有正、魔之分。”秦素娘缓缓陈述道,

    “正道和魔道,虽然都是修武,但修的武道却不同,

    正道中人,崇尚行侠正义,所修武功,大多堂堂正正。

    魔道中人,则崇尚顺心意,所修武功,往多奇诡邪异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一个大概的说法,正道中人,也多的是伪君子和恶毒小人,魔道中人,也不意味着个个是坏到透顶的豺狼。

    正、魔的纷争,向来在每一个江湖时代,都决不会少。

    只是,浩劫之后,武林都已经覆灭了,这正、魔之间的斗争也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    虽然暗地里,还是有不少摩擦,但因为正、魔都有同一个敌人,朝廷。

    所以,在遇到魔道弟子狩猎朝廷中人时,我们……武林盟,按照惯例,不应该再出手。

    否则,对方会视咱们是在挑衅。

    虽然我并不惧对方,但我们又何必无故挑起不必要的麻烦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