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来如此。我说那女人那么邪门,我当时竟不知不觉得被迷惑住了,如果当时有人对我动手,我岂非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杀了。”穆川一阵后怕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要是你江湖经验多一些,在看到那女子时就应该心生警觉。你这次之所以这么容易被迷惑,最大的原因,是你心里一点警惕心没有,人家跳舞,你看傻傻地看,殊不知,在魔道武学之中,这种可以迷惑人心的诡异武学可有不少,你以后要当心知道么?”秦素娘一指点在穆川的额头上,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知道了。”穆川乖乖地应了一声,又说道,“如此说来,这什么拍卖第一次,应该是那妖女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喽?那么,竞拍的胜出者,最后会被她如何呢?”

    “要么,直接被杀,要么,被采阳补***气亏空而死,总之,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秦素娘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么。不过,我这次倒也不是一无所获。那妖女虽说是要狩猎,可那些竞拍失败,黯然退出的,她总管不了了吧?孩儿这次,已经把那些二世祖的样貌都记下来了,咱们可以埋伏在周围,趁他们离去的时候,狂杀一通。”穆川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秦素娘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于是,他们三人,又挑了处屋顶较高的建筑,潜伏下来,静静等待猎物的出现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那宝红楼的大门处,走出几个垂头丧气的人来。

    穆川立刻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几个人,都是嘉定府财赋司官员们的儿子,那财赋司管着城中税赋、钱财等等,油水极大,因此这几个人,也都是城中著名的豪富公子。专干一些,放高利贷的事情,而且,利滚利下来,一万钱过一年就会翻个十倍,变成十万钱,所以借他们高利贷的人,基本都不可能还得起,最后的结局,都是家破人亡,卖儿卖女。只是有一点很奇怪,如果说是竞拍的话,以这几个人搜刮的财富,应该是决不可能输的。”

    “管那么多做什么,他们既然出来,杀了就是,咱们跟上去吧。”穆湄杀气腾腾地说。

    阴暗的街道上。

    几个锦衣玉带的公子哥,满身酒气,勾肩搭背地走着,神色中难掩颓然之色。

    在他们身边,还有几名护卫,十余名家丁和仆人,众星拱月地围在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“娘的,气死我了,那么一个大美人啊,论容貌,论身材,我这辈子就没见过那么完美的,偏偏又跳得一手好舞,可惜我们兄弟,竟然不能一亲芳泽,恨那,真的恨!”其中一人捶胸顿足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那泸西侯,可是皇亲国戚,而且与不少大员都有交好,咱们的老爹,虽然都是财赋司的要员,可论起权力,比起嘉定府最顶尖的那撮人,却还是差了不少。今天那赵阳泓都已经放出狠话了,加上还有那尹一伦在旁帮腔,我们再喊价,拿不拿得下来另说,肯定会把这帮人得罪死。”另一人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唉,自从见了那晴萱,在看宝红楼的其她女子,无非是庸脂俗粉。今天,不能竟拍到那晴萱的第一次,却连玩弄其她女人的兴致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兄第们别急,那晴萱的第一次,虽然不是被我们拔了头筹,但只要她还待在宝红楼,以我们兄弟的财富,何愁没有玩弄的机会,等过几天,再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还要过几天?我可等不及,你们不来,明天我自己来!”

    “都来,都来,就明天!”

    这几个二世祖,激动地嚷嚷着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们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叹息传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!”

    几名护卫大惊,抽出了自己的武器,其余的家丁和仆人,也都如临大敌。那几个纨绔子弟,却吓得一个激灵,酒也醒了大半,飞快躲入这些人的中间。

    “想要知道,去地府问吧,要怪,就怪你们为富不仁,给了我一个替天行道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长街的两个尽头,出现了三个人影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影,都蒙着面,露出一双带着森然杀意的眼神,两个人在一边,另一个人在另一边,把他们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,武林余孽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二流修为的护卫大惊,目光闪动之间,忽然从怀中掏出某样事物,似乎想要点燃。

    “想发信号求救?哼。”

    秦素娘猛然拍出两掌,一股浩大冰寒的气流扫过,护卫便惊惧地发现,他手中的信号炮,竟然点不燃了。

    “秦女魔,你是那杀人不眨眼的秦女魔!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通过武功认出了秦素娘的身份,他骇然大惧,疯狂运聚真气,扯着脖子大喊。

    这种求救方法,倒是没办法阻止,但是声音的传播距离有限,远不如信号炮那般醒目,隔着老远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“速战速决。”

    秦素娘手一招,真气澎湃而出,将那几名护卫都给罩住了。

    穆川狞笑一声,如虎入狼群,杀向了那群家丁、仆人和二世祖。

    穆湄也不甘示弱,还没冲到跟前,已经抖出打出了一群暗器。

    这些家丁,都是护院家丁,倒也有一身武艺,除了外家好手,还有几个三流修为的,不过修炼的武功却太弱了,面对踩着云游步,身形飘逸潇洒的穆川,他们都没能摸到穆川的衣角。

    仆人们则都不谙武学,被穆湄的暗器一打,便很快全没了性命。

    等穆湄与穆川会合,战力大增后,那几个护院的家丁哪还撑得了几合,没过数息就纷纷毙命。

    “逃啊,快逃!”

    财赋司的二世祖们,面如土色,撒腿狂逃,恨不得爹妈能多生两条腿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这些身体都被酒色掏空的纨绔子弟,还想逃命,呵呵。”穆湄冷笑一声,身形一纵,如一只大雁一般,又在半空一个翻滚,稳稳地落在了二世祖们的前面。

    “饶命啊,大侠饶命,你们要多少钱,我全给你们,只求你们饶过我们一命。”几人纷纷跪下磕头,痛哭流涕地道。

    “钱?”穆川冷笑,

    “多少钱,能够买到公道,你们告诉我?一亿,还是一百亿?”

    “记着,下辈子,别再为富不仁了,不然我见一次杀一次!”

    穆川走过去,接连数掌拍出,将这几名二世祖的天灵盖击得粉碎,留下一地尸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