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诸位的好意,我心领了,只是,此事实在不是你们能帮得上忙的。就连我,也只是给那位前辈打个下手而已,并不会直接出手。毕竟,那姚剑钧擅长速度,若是我们其中的某位被其挟持了,刺杀还怎么进行下去?

    刺杀不是打仗,只要能完成任务就行,人多,有时候并不一定就是优势,不仅隐蔽性得不到保证,还有可能曝露出己方的弱点。所以,真的只能谢绝诸位的好意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婉言劝着。

    虎头等人,又是一番说辞,不过轮着劝了几遍,穆川还是其意甚坚。

    “好了,等我完成此次任务,以后又不是没有相见的机会。你们都准备准备,这两日就离开吧。有珠瑾在,帮助你们离开城里应该不是难事。”穆川安慰着说。

    这次刺杀姚剑钧,是他们水月阁的门派任务,而且危险性极大,他打心里,不愿意去连累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先出去打探那姚剑钧的行踪,用不了多久就回来。”珠瑾说了一句,就先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就先留下,等待珠瑾消息的同时,和虎头、地鼠、草蜂切磋武学,提高自身的实战技巧。

    到了晚些时候,珠瑾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姚剑钧没有被派出去,依然还停留在武卫司?”穆川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没错,据说,武卫司人手不够用,想将他派出去的,结果,那边的官员们却都不同意,说是不愿意被此人靠近。”珠瑾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叛徒,到那里都不受欢迎,谁也不想背后挨一刀。”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些武卫对于那姚剑钧的厌恶之色,穆川也就不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探听到,武卫司现在的防卫情况如何呢。”穆川又问。

    “有的,现在武卫司防卫很是空虚。而且,我还打听到一个消息,后天,有凌云寺的高僧,将在乐山大佛附近,举办一场法会。这乐山法会,向来是嘉定府的一项传统盛会,届时,不仅会有许多民众参加,就连嘉定知府,都要带着一群官员前去,所以,武卫司一定会派出大量人手前去保护,据说武卫司的三名一流高手,都至少会去两位。而姚剑钧此人,肯定是去不成,毕竟他的名声太臭了,会玷污法会这一盛事。”珠瑾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还有这事?那么如此说来,后天岂不是刺杀那姚剑钧的极好时机。不过,此事会不会有些太凑巧了,我正愁没有机会杀那姚剑钧,就有这一场法会举办?”穆川在一喜之余,又不免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或许是那姚剑钧作恶多端,才来了这么一个天赐良机?不过,我也说不准,要不,你再和那位前辈商量商量?如果可以的话,我觉得还是放弃吧,毕竟,那姚剑钧虽然可恶,但自身的修为却着实不弱,加上有可能会引来朝廷高手,所以,想杀他还真不是一件易事。”珠瑾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告知那位前辈的。”穆川应了一声,又朝着诸人笑了笑,抱拳道,“我还要去准备刺杀姚剑钧的事宜,就先告辞了,诸位也尽快离开此地吧。”

    “黑老弟,请务必,一定小心。”虎头上来抱了抱穆川,珍重地说。

    “大哥,遇到危险,可以考虑往地道逃遁,不要硬撑啊。”地鼠不舍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祸害,可别栽了跟头,会让人失望的。”珠瑾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把握,不要出手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”草蜂道。

    “我会的,你们都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微笑着,与他们依依作别。

    等离开之后,穆川也算放下了一件心事。

    他们这几个人,已经在嘉定府闹得够大的了,此时若还待下去,确实比较危险,若是虎头几人,能够平安撤离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的地窖之后,穆川跟母亲和妹妹说了这次得知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法会么?”秦素娘也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娘,你也觉得这事有些凑巧?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巧,不过也不一定,根据现在得来的消息,朝廷对那姚剑钧的死活,虽说不至于漠不关心,但也绝对说不上有多好。为了他的死活,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,而且关键的问题,就算朝廷知道我是来刺杀姚剑钧的,但我什么时候去刺杀,他们却哪里知道?那法会毕竟只有一天,并不能天天举办,说不定,还真是赶上天赐良机了。”秦素娘道。

    “后天直接动手?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啊,要不,我们再等两天。”穆川的脸上露出一丝忧色。

    “不能等了,任务期限,马上就到,再等的话,就不一定有这么好的机会了。这两天,你们养足精神,不过后天的时候,你们俩个不要出手,我和那姚剑钧的战斗,你们还帮不上忙。”秦素娘坚决地道。

    “娘,你杀那姚剑钧,有几成把握啊?我们难道就干看着。”穆湄拉了拉娘亲的手臂,不甘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听话。你们帮忙的话,只能帮我的倒忙。而且,我在黑榜上的排名,可比那姚剑钧,高了五十多位,他不会是我的对手,你们两个,放心就是。”秦素娘揉了揉女儿的秀发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娘,如果事有不对,千万要及时撤离。门派任务,失败了,就失败了。只要人还在,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,我和湄儿,真的不能没有你。”

    穆川的眼眸溅起水花,他忍不住抱住了娘亲,心疼地说着。

    穆湄也加入了起来。三个人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多大的人了,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,放心吧,为娘不会有事的,多少大风大浪,都没能把我怎样,这次的任务也同样不能。”秦素娘宠溺地笑了笑,也同样深深地抱住两人。

    这次任务最后的时刻,就要到来了。

    可前途依然像是迷雾,究竟能不能成功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刺客的宿命。

    当手中的利刃刺进目标胸膛的时候,才是破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