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山法会前夕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穆川缓缓踱着步,神思不属。

    “哥,你已经走了快一个钟头了,坐下歇息会吧。”穆湄走过来,拉着他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穆川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川儿,你这样子,像是一个刺客么,亏你还跟我大谈刺客应当如何如何,怎么轮到自己,却连基本的宁心静气都做不到。”坐在一角,闭目调息的秦素娘陡然睁开眼,训斥道。

    “娘,我只是有些担心罢了。此事,我总感觉有些蹊跷。”穆川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无论蹊不蹊跷,这件任务都已经拖得够久了,该有一个终结,你现在应该做的,是好好地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,而不是无谓烦躁。”秦素娘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沉默着点点头,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。

    面对未卜的命运,现在的他,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。

    他打算,如果这次任务,能够安全返回,他要安心修炼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这次嘉定之行,武学的收获虽不如上次建昌之行,但因为遭遇的事情颇多,他也需要好好消化一下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岷江东岸。

    巨大的佛像坐落在山体内。

    像身已经被岁月打出斑驳,翠绿的苔藓点缀期间,像是批上了一层绿衣。

    唯有那佛首,在新升的阳光照耀下,依然散发出无尽的庄严肃穆。

    佛像脚下的空地,早已被凌云寺的僧众,布下了法场。

    华盖,香炉,经幢,如意,蒲团,将这里布置得宝相庄严,更有那身着金色袈裟,面容肃穆的僧人,敲着木鱼,竹磬,钟鼓,吟诵着清音梵唱。

    对面的江上,千帆争竞。

    因佛像脚底的空地早已被人群占满,大量的民众便乘坐在船上,参与这场盛大的法会,连江心的小岛,也是人山人海。

    在大炎,佛教也是第一大教,信徒极众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作为武林一大圣地的少林寺,才侥幸在浩劫之中幸存。

    这举办法会的凌云寺的僧众,却不知境遇如何,是不是也像少林一样,受着监寺官的各种侮辱呢?

    穆川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,正坐在一只小船上,远远地看着那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没看见朝廷的人啊。”穆湄以手遮眉,运聚目力,抻着脖子遥望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,朝廷狗官,最喜欢惺惺作态,这大清早的,时辰还太早,他们的架子摆得还不够高,当然不会出来。”穆川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等朝廷的人来了,你们两个注意观看,如果武卫司的一流高手出动了至少两名,我们就立刻前去武卫司,刺杀姚剑钧,如果只有一人,那更好,平时想找一个杀知府的机会可并不容易。我干脆寻找机会直接出手,若能将那嘉定知府杀了,这一桩功劳,也并不比杀姚剑钧差。”秦素娘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穆川早已经打听好了,嘉定武卫司的三名一流高手,除了防卫使毕辉,还有两名一流高手,鲍岩,乐康虎。是朝廷专门派下来,保护知府的。

    按照品级上来说,五品的知府,应当是由二流高手加以保护,但知府身为一府之首,实权远远不是其他五品可比,一旦出了事,整个州府的行政都要瘫痪,所以,武卫司会专门派遣两名一流高手,轮流保护知府。

    他们这次,也主要是观察那两个一流高手是否出现。

    三人便坐在这小船里,静静地等待。

    因为有不少非佛教徒,也没有接近,只是远远观看法会盛事,所以他们这只小舟,并不显突兀。

    等了好长时间,快到了正午时分的时候,一只豪华的船队,终于缓缓出现在了视野中。

    为首的那船,高有三层,通体刷着金漆,船首像,却是一个巨大的比船还高的龙头,正长开龙嘴,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穆川三人,立刻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这排场,绝对是朝廷的狗官出现无疑。

    “知府大人到!”

    一些早已安排好的船只,见这船队到来,立刻划桨而去,分成两排,列队欢迎,那船上的乐手好像很激动似的,敲锣打鼓,奏起了欢庆的乐声。

    “假不假,听说这位嘉定知府屠洪兴,屠大人,刚到嘉定府上任三年,就已经把民脂民膏搜刮成了一座座金山银山,去年,青衣江发洪涝,朝廷拨下了一百万两的赈灾款。然而,到了这位知府手里,就被他扣下了七十万两,等下面的官员再分一分,真正到了百姓手里的,就剩下不到几万两了,无数受了洪灾的难民,因得不到及时的救济,冷死饿死,不计其数。然而这位屠大人呢,却拍手称庆,说是又少了一些浪费粮食的蛀虫。”穆湄看着那为首的豪华龙船,厌恶地道。

    “官是主,民是仆,自古以来,皆是如此。只要是那当了官的,都会不自觉地将自己视作国家的主人看待,至于普通百姓,不过是他们眼里的卑贱奴仆,而奴仆是生还是死,又怎会放在他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主人眼里呢。”穆川也冷笑着。

    “对了。”穆湄想起了什么似的,忽然说,“哥,你不是还有一个朋友,张清嵘么,据说,他可是下一任弄栋知府,也是知府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单指大炎的官员罢了,这个朝廷,从上到下,都已经烂到了骨子里。好官,我相信还是存在的,但不会是在大炎。污水沟里,你还指望有一缕清泉么?”穆川摇着头。

    这时候,知府的船队终于接近了法场。

    一个官服官帽,身胖体肥,带着满脸春风的官员走了出来,热情地向周围挥手示意。

    人群中,立刻又传来一阵欢呼声。

    只是,有更多的民众,只是在冷眼旁观罢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的人,望向那屠洪兴的目光中,隐现憎恨,只是都默默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穆川也注意到,屠洪兴的身旁,一左一右,拱卫着两个老头,眯着眼睛,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,似乎对面前的一切,都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“娘,那两个人,应该就是嘉定武卫司的一流高手,鲍岩,乐康虎,我见过他们的画像,没有错,不过看这气息,只是普通老头罢了,真是他们么?”穆川犹疑道。

    “一流高手,早就可以把自身的气息内敛,外表看不出来,没什么稀奇,既然确定这两个人已经出现,我们这就前往武卫司吧,你们两个远远地观看就好,不要出手。”秦素娘淡淡说着,一副风轻云淡之色,仿佛没有意识到,即便离开了两名一流。她依然要面对防卫使毕辉,风形姚剑钧,和其他留守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将是一场,艰巨的战斗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