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三人乘小船赶回以后,立刻马不停蹄,前往武卫司。

    因法会的缘故,城中的戒备,明显松懈了许多。很多住宅,也因为主人离去的原因,都是空着。

    他们潜入了一处无人的民居,秦素娘向屋里指了指,严厉地说:“你们两个,就待在这里,我得手后,如果有追兵,无暇顾及你们的话,你们自己撤离便好。如果始终没有见到我出来,你们两个也不得前去查探,必须立刻离开,听明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明白了,娘你千万小心,如果事有不对,就先撤,不用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穆湄和穆川点点头,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“那便好,记住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秦素娘很淡然地说了一句,就飘然离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,秦素娘前脚刚走,穆湄就伸手捅了捅哥哥的腰,悄声说:“哥,咱们总不能真的待在这里啥都不做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看了妹妹一眼,笑了笑,说:“那《希音铁耳》练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,也就勉强入了点门,时间太紧了,没有空练啊。”穆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穆川招了招手,带着妹妹出了门,一路猫着腰,来到了武卫司西北侧的一棵大槐树上,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从这颗树上,能够看到武卫司内部大概的情形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座房子没,就是姚剑钧的住所,里面的情况,我们虽然看不到,但是,现在这万人空巷的环境,里面一旦有点风吹草动,我们立刻就能听到。”穆川说着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素娘,已经像一只幽灵一般,来到了现在的防卫副使姚剑钧的住所。

    刚刚从窗户里潜进去,她的脚步便倏地顿住。

    一个面相阴柔,头发雪一般白的男子,正独自一人静静地坐在客厅角落那张,被阴影遮蔽住的椅子上,显得孤独而又萧索。

    看到秦素娘出现,他也不显得意外,只是轻轻叹了口气,道:“秦阁主,你是来杀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弑师叛门,罪大恶极,我杀你又如何?”秦素娘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,你是杀不了我的。”姚剑钧又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让你埋伏的人出来吧,看你这有恃无恐的样子,今天我是中了埋伏?”秦素娘语声不见波动。

    “秦阁主大名,老夫等早已有所耳闻,只是没想到,为了等你,这一等已经过了三个月的时间,”

    伴随着这道苍老的声音,三道人影,从房间的内室里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他们的相貌,都已须鬓生白,老态龙钟,像是已经有一只脚踏入了棺材板,但秦素娘的脸色却立刻变得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她隐隐能感到,庞大却内敛的气机,正隐藏在这三人苍老的体内,随时有可能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一等,确实已经等了太久。”

    又一道中年的威严身影,从门口迈步跨了进来,将秦素娘的后路也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秦素娘侧过身来,一边戒备那三名老者,一边看着进来的这位武卫司防卫使,毕辉,脸色一沉,说:“等了我三个月,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秦阁主,这件事情大概你还不知道吧,你前脚刚接了这个刺杀姚副使的任务,后脚,就有人把这消息传递给了我,你说这事情,好笑不好笑呢?”毕辉皮笑肉不笑地道。

    “说!谁出卖的我!”秦素娘目光中杀机一闪,一字一顿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知道的话,我倒是不介意告诉你,让你们武林盟自己去狗咬狗,可惜的是,本官并不知,甚至一开始,还在怀疑真假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我还是报告了上面。不得不说,你的面子还真是大,上面一听,立刻就派了三位供奉大人前来狙杀你。这一等,就是两个多月,害得我们差点以为这消息是假的。直到你上次出手,杀了我司中许多好手,暴露了行踪,我们才确信这则消息为真。这一回,我倒好看看你这个雪魔仙,以后再如何兴风作浪。”毕辉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法会的事情,也是个陷阱了?”秦素娘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按照那则消息,你的任务期限,也就在这几天。本使怕你是因为没有把握,才始终没有动手。便特意说动知府,安排了今天的乐山法会,还让鲍供奉,乐供奉,故意露面,让你误以为,我这武卫司中,已经守备空虚。”毕辉自得地说。

    “毕大人高明,若不是你这计策,老夫三人,说不定还真要白来一趟。今天,只要能除去这个作恶多端,杀人不眨眼的秦女魔,老夫三人,也不枉这三个月苦等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老者说。

    “有点意思,你们几个步入先天的一流高手,为了埋伏我一个二流,竟然在这里,苦苦等了三个月,说出去不嫌丢人么?”秦素娘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秦阁主,你又何必过谦呢,你的修炼天赋,实在太过惊人了。你们秦家的寒霜真气,虽然也算是一门一流内功,但也只是一流下乘,可在你手里,却偏偏能发挥出接近顶级内功的威力,甚至,你以二流巅峰的修为,就拥有媲美一流高手的战力。也只有你这样天资的人,才能在未臻至一流的情况下,就已名列黑榜第一百二十位。等你哪天修为大涨,步入一流的时候,岂还有我等活路,只要能杀了你,今天,就算我等全部战死,也是值得的。”毕辉肃容道。

    “毕大人,你是否太高看这女魔了。虽说,这女魔能名列黑榜第一百二十位,想必是有一些真本事的。可我们今天,可是有四名先天高手在此啊,纵使她有天大的能耐,还能翻出天去。”一名供奉说。

    “李供奉有所不知,之前,有几位名捕都想缉拿这魔女,结果,那几位名捕,都没有再传回来任何消息,疑似被杀。此事,六扇门为了面子,一直秘而不宣,几位供奉万不可大意。”毕辉道。

    “哦?竟还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三名供奉,望向秦素娘的目光也不复之前轻松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