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捕,那可都是一流高手,栽在他们手里的武林高手都不知道有多少,没想到,竟然有几个名捕,因为想缉拿这秦素娘,反而疑似陨落了?

    秦素娘却不屑地一笑:“这就更有意思了,毕辉,你一个从五品的防卫使,前途无量的朝廷命官,为了杀我一个武林中人,竟然宁可战死也要留下我?没想到,你还真是高风亮节啊。”

    被这话一逼,毕辉脸上似乎有些挂不住,尴尬了一下,却还是立刻说道:“没有办法,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我毕辉苦练一身武艺,就是为了报效国家和人民。而你们这帮武林中人,却在到处祸乱国家和人民的安宁,已经堕入魔道,人人得而诛之,我毕辉,当然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该改口称呼你为毕大侠?毕辉,你这嘴脸,简直让我恶心,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光荣历史,十年前,你亲手将你的结发妻子给杀了,就因为她的弟弟,是当年九剑宗的外门弟子。我很奇怪,一个杀妻求荣的人,竟然还有脸说,为国为民这种话,恬不知耻!”秦素娘鄙夷地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住口!”毕辉脸色一变,似乎很不愿意被提及这件事。

    那三位供奉,显然也是第一次听说此事,望向毕辉的目光不由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女魔头,死到临口,还敢饶舌?诸位供奉,我们一起上,今日,务必结果了这女魔头!”毕辉恼羞成怒,厉声一喝,发动了攻势。

    三名供奉也动了。

    伴随着四名一流高手的同时出手,强大的先天真气,交错成一道天罗地网,将秦素娘给罩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唯有那姚剑钧,倒没有出手,只是在旁掠阵。

    但即使如此,这样的阵仗,也是强大之极,换成别的二流被四名一流高手围攻,恐怕此刻已经色若死灰。

    然而秦素娘,覆着白纱的面容上,那张眸子,似乎闪过一丝莫名的悲哀之色,却唯独不见恐惧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逼我的。”

    她轻叹了一声,缓缓扬起了双臂。

    一股冲天的魔气,滚滚如黑云,从她的身体内澎湃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该死!该死!”

    凄厉的嘶吼声,仿佛是深渊的恶鬼发出的声音,然而这样恐怖的声音,却来自秦素娘那原本清冷动听的喉咙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面容,此刻不但黑气缭绕,那双眸子,更是冰冷疯狂,充斥着无尽恨意,仿佛是来自冥界的怨魂来到人间复仇。

    这样的眼睛,已经实在不是人的眼睛了,几名一流高手都仿佛是被一只恐怖的怨灵盯住了,心底直冒寒气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联手发出的强大气机,也被那滚滚的魔气一冲,像是纸糊似的,被撕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魔功!你,你这女魔头,竟然修炼了魔功!”一名供奉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诸位小心,这门魔功不简单,我们四人联手,竟然都压制不了。”另一名供奉凝重地说着,一边加大真气输出。

    “秦素娘,你可是正道弟子,竟然修炼魔功,不怕遭天谴么!”最后一名供奉也叱喝道。

    然而秦素娘,对这些声音都充耳不闻似的,那双眸子中的恨意却显得越发炽烈了,而随着这恨意愈炽,她那缠绕周身的黑气也愈发强盛。

    “诸位不必浪费唇舌了,似乎一旦运转这魔功,这秦素娘的自身意识也不剩下多少了,这绝对是一门邪门之极的魔功,唯今之计,只有拼尽全力,才有可能对付得了这女魔。”毕辉面色发青,狠狠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炎灭八方!”

    “雄天功!”

    “阴电指!”

    几名一流高手,纷纷施展出自己的得意武学,向秦素娘发动狂攻。

    “恨!

    恨!

    我好恨!

    仇人,

    该死,

    都该死!

    啊!!”

    凄厉的嘶吼声,仿佛阴风怒嚎,冲开屋顶,打破门窗,向天空席卷。

    整个武卫司还驻守的人员,都被这恐怖的声音给惊动了,纷纷跑了出来,观看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穆川也面色狂变,不能置信地说:“娘亲,竟然修炼了一门魔功,并且施展了出来?难怪她之前竟似乎有恃无恐,原来是有这样一个底牌,可是,施展那门魔功,竟然会让自己失去自身意识,这是怎么回事?这样的声音,竟然是娘亲发出来的,叫我如何敢信。”

    正当穆川焦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时,却见,一旁的穆湄,也在面露愁容,但是,却不见她有一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湄儿,怎么回事?快说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穆川立刻抓住妹妹的肩膀,急声道。

    “哥,你先别急,事情还没有那么糟。”穆湄先是安慰了他一下,然后咬着嘴唇说,“兰姨告诉我,娘亲早年,曾经得到过一门魔功,这门魔功,能够将自身的恨意转化为力量,十分恐怖,但每次施展这门魔功,都会被恨意冲击心灵,丧失部分自身意识。而这个丧失的过程,是逐渐的。只有施展到了一定次数,才会完全丧失自身意识。而兰姨告诉我,娘亲这些年,每每生死关头,都会施展这门魔功,所幸的是,娘亲自身的意志也很坚定,还没完全被魔功的负面意识侵蚀,所以,现在的娘亲,还是保留有一定自身的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这事!你们怎么也不告诉我!”听到这个消息,穆川大惊,连身体都颤抖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也不想让你担心么。其实,这个消息我一开始也不知道的,直到那天,我们离开太和城的前一晚,兰姨才特意叮嘱我的,就是怕遇到这种情况,我们会乱了方寸。”穆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不乱么?也就是说,就算成功度过了这次危机,以后,娘亲再遇到强敌,只消使这魔功,或许过不了一、两次,就会完全失去自我,沦为魔功的傀儡?”穆川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发冷,声音带着痛苦。

    他无法想象,如今娘亲真的变成了一副人不人,鬼不鬼的样子,他以后的人生,就算再辉煌,又有什么意义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