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时候,秦素娘周身环绕的黑气开始急遽减少,脸色却变得很苍白,像是大病了一场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她的眼神却也因此回复了一些清明。

    那两道一流高手发出的雄浑声音被她捕捉到了,她似乎意识到自身的危险处境,不再攻击那姚剑钧,脚步一动,开始撤离。

    当她冲出逐渐消散的魔气黑雾时,正好碰见几个挡在她面前的武卫,她眼中的恨意又是一闪,毫不容情,连出几掌,将挡路的尽皆击毙。

    连司里一流境界的供奉和防卫使大人都被这女魔杀了,其余人等,大骇之余,却哪里敢拦她,纷纷避之不及,却还是有几个倒霉的,走得晚了,又成了秦素娘的掌下亡魂。

    等秦素娘冲出院墙的时候,忽然从树下蹦出两个人影来。

    她正待挥掌击出之际,却听见了两道焦急的声音:“娘,是我啊,是我!”

    一听见这两道声音,她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许多,周围环绕的黑气也完全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正待要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,却身子一个摇晃,一下子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穆川赶紧抱住她,却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撒腿就开始狂奔。

    “女魔,哪里逃,还毕大人的命来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道雄浑的声音从武卫司的方向响起,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,急遽向他接近。

    若被这两个一流高手追上来,哪里还有命在?

    不过穆川倒也不见慌张,只是跑得却更快了。

    等那两个先天高手快要追过来的时候,穆川也循着熟悉的道路跑到了一个荒僻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地方,其实离武卫司并不远,周围的环境也比较繁华,但如果说它荒僻,也绝对没有一个人会否认,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比鬼宅更荒僻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胡前辈,胡前辈!救命,救命啊!”

    穆川一进鬼宅,就开始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何事大呼小叫,我不是说了么?老夫向来独来独往,就算要杀人,也只会独自出手,不会与别人合作!”一个不满的苍老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是来送你一桩大好处的。”穆川说到这里,忽然放开了声音,高声道,“现在那嘉定知府屠洪兴,身边没有高手保护,正是天赐良机,前辈不妨出手,将此獠给灭了,提着他的脑袋前去大理,一定会大振前辈声威!”

    “哦,竟有此事?那敢情好,那屠洪兴的大名,我早就有所耳闻,听说很多人都恨不得食其之肉,我这就出发,将此獠绑走,回头弄一个烤架,将此獠在火上烧了,谁要吃,都可以一起享用。”

    胡才立刻乐呵呵地回应。

    这两人对话的声音,传入那两名追来的供奉耳中,不由脚步一顿,齐齐对视了一眼,眼中出现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座城中出了名的鬼宅,竟然隐藏有一名武林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,一得知武卫司发生惊变的消息,就立刻马不停蹄地往回赶,倒是将那知府大人,丢在了一边。那秦素娘追不追得到另说,现在知府大人身边,确实没有高手保护,如果真出了什么三长两短,那玩忽职守的他俩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穆川却不管这些,穿入鬼宅之后,又说了一句“前辈帮我拖住这两人,咱们大理再会”,就急匆匆地离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后来亲手打造的那座地窖离这鬼宅并不远,穆川在没有追兵的情况下,倒是可以放心前去。一路蛰伏,三穿两穿,很快就回到了那里。

    这里的隐蔽性还是不错的,将娘亲摆成一个打坐的姿势,盘放在地毯上,他就和穆湄一前一后,开始给娘亲输入乙木真气。

    这乙木真气的生发之气,不一会儿就起了效果。

    秦素娘的脸上,终于慢慢浮现了一丝红润,不像之前那般苍白而虚弱了,呼吸也开始变得正常起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秦素娘终于悠悠醒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哪?”她呢喃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娘,这是我们待的那座地窖啊,还是我亲手弄出来的,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见秦素娘醒过来,兄妹两个才算是松了口气,收回功法,一左一右,将她给抱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还好,就是有些脱力,现在已经没事了。”秦素娘目光的焦点慢慢凝聚起来,勉力给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瞒着我了。你到底修炼的是什么魔功?这门功法,是不是会逐渐让人丧失自我?”穆川凝视着娘亲的眼睛,一字一字地道。

    “川儿,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?为娘确实修炼了一门奇特的功法,但也称不上什么魔功,是那些武卫司的人瞎叫唤罢了。至于丧失自我,更是无稽之谈,哪有那么邪门的功夫啊。”秦素娘目光动了动,马上就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“娘,你现在还不说实话?情况都糟糕成什么样了?你当你施展魔功的时候什么样子我没看见?你不要再瞒着我了好么?兰姨可把什么事情都说了。”穆川咬着嘴唇,直视着娘亲,激动的话语声已经近乎于哀求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秦素娘不敢再面对儿子的目光,低下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哥,我看这件事情,等回去再说也不迟。咱们当务之急,是先离开嘉定府。那胡前辈不一定能拖延得了多长时间,毕竟除了那两名供奉,嘉定可还有不少一流高手。现在娘亲处于虚弱状态,咱们一旦被朝廷发现,一定会凶多吉少,所以,咱们不如趁着这最后的时机离开,此地实在是不能多留了。”穆湄出声道。

    穆川思考了一下,也觉得穆湄的话在理。

    因为乐山军开展地毯式搜索的关系,他这里纵然隐蔽,也不一定能瞒得了多久。而今天,好歹还有那蛛手奇行胡才,要去刺杀知府,朝廷主要的戒备一定集中在知府那边,正好可以趁乱离开。等过了今天,再想离开可能就真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今晚就离开,娘,我这里有一些归元养气的药,你先服下,争取在今晚之前,多回复些力量。”说着,穆川递过去一些丹药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