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眼间,数日过去。

    回想起前几日的那场风波,穆川就忍不住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若不是最后时刻,找到了那位蛛手奇行胡前辈作为援手,他们此行,恐怕还真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刺杀前的一天,不安的穆川就独自前往了鬼宅,查探那位胡前辈回来了没有。

    却正好碰见,重游故地回来后就一直长吁短叹的胡才。

    欣喜若狂的穆川当然是立刻请求那胡才一同出手,诛杀姚剑钧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那胡才,竟然有一个怪癖,就是喜欢独来独往,不喜与人合作。

    想到这位胡前辈都能在一个地方独自生活十多年,还不与人接触,穆川无奈之余,也只能表示接受。

    等穆川又邀请那胡才加入水月阁的时候,当时的情景,穆川现在想起来还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胡前辈,我上次说的事情,你考虑得如何了?现在武林已灭,我们武林中人的力量,更应该团结起来,共抗朝廷才是。”穆川站在鬼宅中,似乎在与空气对话似的,身边并无一人影。

    “此次回几处故地重游,却没想到,昔时旧友,竟然大多已遭了朝廷的毒手,加上那唐老怪的仇,我已经下定决心了,余生,当与朝廷为敌,不死不休!”胡才沉痛而坚决的语声回荡在空寂的鬼宅中。

    “前辈的心情,晚辈当然理解,我们这些现在还活着的浩劫余生者,又有哪个不与朝廷有不共戴天之仇呢?如此说来,前辈是愿意加入我水月阁了?那太好了,前辈的到来,我们水月阁上上下下,都会感到无比的振奋。”穆川一脸惊喜地说。

    “等一等,你们水月阁上上下下,都会很欢迎我?我好像没说过,要加入你们水月阁啊。”胡才的语气变得很奇怪似的。

    “嗯?”穆川一下子愣住了,过了一会儿才勉强笑了笑,说,“前辈想去哪,自然是随前辈的意愿,不过,我们水月阁也蛮不错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问你,你们水月阁,有多少人?”胡才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穆川被问住了似的,有些尴尬,不过停顿了一下后,还是坚定地说,“前辈,我们水月阁人虽不多,才只有四个,但是我们很团结,不像其它门派,错综复杂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水月阁才四个人,你小子怎么不早说!”没想到,一听穆川这话,胡才却似乎很哭笑不得的样子,无奈地说道,“你刚才说,你们水月阁,上上下下,都会很欢迎我,搞得我还以为,你们水月阁人很多呢,那样我才不会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为什么人多你就不愿意去呢?”穆川又被搞得有些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人多,麻烦,人少,自由。”胡才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穆川眼睛眨了眨,不由竖起大拇指,一脸钦佩地说道:

    “前辈,真乃高人也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就是招揽那胡才的经过了,让穆川回想起来,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“娘,你现在怎么样了?”穆湄关切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,正乘坐在马车里。

    秦素娘斜倚在穆川的肩膀上,腿脚搭在对面,是一个比较舒服的躺姿,穆湄正拿着一些干粮喂给她吃,临了又拿出水袋,喂她喝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娘没事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”喝完水,秦素娘笑了笑,只是笑容依旧还显得勉强。

    “娘,估计今天就可以到家,等你在家修养好了以后,我们再去大理交差吧,这次,虽然没能杀得了姚剑钧,但也杀了四名一流高手,盟里就算再苛刻,也不能在这点上苛责我们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姚剑钧这事,我倒不担心,我只是在担心,另外一件事。”秦素娘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想,究竟是谁把我的行踪出卖给了朝廷。”秦素娘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这事!”穆川不由一惊,急忙道,“娘,你把事情说清楚一些,我和湄儿当时,虽然在偷听,但因为耳功修炼得还不到家,你们在里面说的话,我们没听清楚。”

    秦素娘叹了口气,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我始终觉得有些不对,那乐山法会竟然真的是朝廷设计的陷阱。”穆川喃喃道,“先前,咱们还以为时间上太过巧合,却没想到,那朝廷竟然连我们的任务期限都弄得一清二楚。正好卡在我们任务期限的末尾,让我们只能冒险一搏。只是,究竟是谁做的呢?难道是邓家?”

    秦素娘摇了摇头,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穆川一想也明白了,那邓家,百般逼迫他们,究其原因,是那邓锡元贼心不死,对娘亲还有着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但这次的出卖,是直接把秦素娘往死路上逼,不是邓家的手笔。

    “能得知咱们的门派任务期限……难道,是蜀山派的手笔?”想到这个可能,穆川不由悚然变色。

    蜀山派,虽然现在的实力也十不存一,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加上还有宗师高手撑腰,现在又是大理分盟的主事者,要真是存心对付他们水月阁,他们水月阁恐怕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“没查明事情的真相前,休得胡言乱语!”秦素娘训斥了他一句,沉默了一会儿后,说,“除了蜀山派,其它门派的高层也有可能得知这个消息。总之,此事要慢慢查明,你们两个记住,回去之后,千万不要声张,装作不知情就好,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兄妹两个,齐齐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神色中,难免有些阴郁之色。

    “对了,娘,你当时是怎么杀的那四名一流高手的,以二流的修为,竟能在一场战斗中,连杀四名一流高手,娘你简直太了不起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穆湄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,用惊叹的语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……”秦素娘定了定神,似乎想要回想,脑中却传来一阵刺痛之感,让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,用手抓着头,痛苦地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娘你怎么了?都怪我,都怪我乱问。”穆湄一下子慌了神,赶忙抱住娘亲。

    穆川也连忙轻拍娘亲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,就是想不起来了。”秦素娘喘息了一会儿,等呼吸平静之后,才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想了,反正这次能杀死朝廷四名一流高手,大快之心,其中甚至还有一名位高权重的防卫使。至于怎么杀的,倒无所谓。只是没想到,娘亲的这门魔功这么厉害,就是负作用太大了。”穆湄急忙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