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穆川三人回到家的时候,秦兰也正待在这里,似乎是专程在等他们。

    一看到,被兄妹两人搀扶着的秦素娘,秦兰的脸上出现了一种悲伤的表情,她快步走过来,眼神中竟已有泪花在闪动:“姊姊,你这次出去,又使用了那门魔功么?”

    秦素娘叹息了一声,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“小川,湄儿,你们两个,先送你们娘亲去卧室休息,然后过来,我有话跟你们说。”秦兰沉默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兄妹两个点点头,先带着秦素娘去卧室了,等看着她睡去,两人又重新把被褥的四角都压好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再见到秦兰的时候,她正静静站在小溪的旁边,凝视着群山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姨,娘亲修炼的究竟是什么魔功?”穆川和穆湄走过来,语声低沉。

    “当年,你们父亲爱好寻幽访胜,只要是景色优美之地,都会留下他的足迹。而他也是因为游览苍山,才与你们娘亲认识的。后来,他们两个结婚之后,你们娘亲也时常陪着他,遍游五湖四海。这门魔功,也是他们在一次游览到某处无名山川的时候意外得来,全名叫做《恨天绝地功》。

    这门《恨天绝地功》,乃是一位身怀血海深仇的武林前辈所创。

    那位武林前辈,本是一位林姓武林世家的弟子,却因为得罪了当年的武林第一门派,无痕宗,惨遭灭门之祸,唯他独以身免。

    这位林宗前辈,为了求一个公道,跪过少林寺,拜过武当山,当时的十二大白道顶级门派,他全部求了个遍,却根本没有人愿意为他说一句话,甚至有几次,还差点遭了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有一位大派弟子看不过眼,指点了他一句“无痕宗势大,谁又会为了你这个小卒子得罪一头猛虎呢?”

    林前辈愤恨难平之下,为了报这血海深仇,干脆便投身了魔道。

    但是那武林第一门派,无痕宗,实力却太过强大了,连宗师都有好几位,林前辈虽然修炼了一身魔功,想要报仇却依然遥遥无望。

    可他也确实是一位天资与勤奋并在的奇才,在修炼魔道武功多年后,加上报仇心切,他终于决定,就算身殒,也要与那无痕宗,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这门《恨天绝地功》,便是在这种心态下,被那林前辈创出了。

    这门魔功,能将将自身蕴藏的恨意激发出来,恨意越强,威力越大。只要有足够强烈的恨意,就算越阶战斗也不再话下。

    但仇恨之唯物,本就意味着毁灭,不仅毁灭别人,也毁灭自己。

    每次激发魔功的恨意,都会使自己陷入仇恨的漩涡中,无法自拔,越陷越深,最后沦为仇恨的奴隶。

    依靠着这门《恨天绝地功》,那林前辈,疯狂地杀戮无痕宗门人,最终得了个“林恨绝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战中,面对无痕宗几门宗师的围捕,他将魔功的最大威力激发出来,反而将那几名宗师尽皆杀了,不过他自己,却也彻底沦为了一具见人就杀的行尸走肉。

    最终,被武林正道,布下陷阱,一朝埋葬。”

    秦兰,缓缓地讲述出了当年的这桩武林旧事。

    “林宗,林恨绝?”

    听罢,穆川怅然不已,说,“为什么我会感觉,有些感同身受呢?说起血海深仇,如今武林还活着的人,哪个没有血海深仇?论起势大,再大的门派,又怎么比得上,掌握一整个国家力量的大炎朝廷。难道我们的这条复仇之路,也会同那林前辈一样,是一条毁灭之路么?毁灭大炎朝,也毁灭我们自己?”

    “哥,我觉得,无论毁不毁灭,我们都不得不如此,因为,我们不仅仅是复仇,也是为了要回,上苍欠我们的公道。这世间,凭什么要让有权有势者为所欲为,而弱者的生命和尊严,却得不到哪怕一点点的保障。这是我们注定要背负的东西,为了复仇,也为了人世间能多一点公道。”穆湄一脸沉重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兄妹,能有这一番思考,这很好。看来这段日子,没有白出去历练。”

    秦兰听着他们两个的议论,欣慰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姨,这《恨天绝地功》,后来有没有别人修炼呢,难道都是如那林前辈一样,走入了自我毁灭。”穆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这《恨天绝地功》后来也曾被几个人得到,他们也都倚仗此功,报了大仇。至于他们的结局,却都与那林前辈一样,走向了毁灭。”秦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什么?难道就没有一个人,能够克制得了这魔功的负面作用?”穆川大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本来其中有一位孙前辈,差点成功。”

    秦兰缓缓道,“那位孙前辈,受魔功的侵蚀比较小,成功报了仇后,还保留着自我意识,他便携着自己的爱妻隐居了下来,并且发誓,终生不会再动用武功,只愿如同一个普通人一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世事无常。

    灾祸这东西,并不是你想避,就能避得了的。

    因为他妻子很漂亮,终于惹来了一位衙内的觊觎。

    趁着孙前辈外出,这衙内趁机闯入了他家中,将他的爱妻,给强奸了。

    孙前辈的爱妻,不堪其辱,自杀了。而得知了消息的孙前辈,万般的痛苦和狂怒之下,几乎将自身的恨意燃烧到了顶点,他化身修罗,不仅杀了那衙内一家,更是将整个城中有钱有势的人家全部屠戮。

    最后,为了不祸及城中的普通百姓,这孙前辈,趁着最后还有一点自我意识,选择了自我毁灭。”

    听罢,穆川又沉默了半晌,问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:“姨,这孙前辈,为什么受魔功的侵蚀比较小呢?就连最后,魔功爆发到了顶点,竟还能保留一点清醒的意识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问的好,我问你,世界有什么力量,能够战胜仇恨?”秦兰点点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想了想,穆川还是摇摇头表示不知。

    “那孙前辈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,是因为他有一位爱他的好妻子。”秦兰凝视着穆川和穆湄,深深地说道,“你们两个,一定要记住,在这世间,能战胜恨的,只有爱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