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能战胜恨的,只有爱?”兄妹两个喃喃地咀嚼着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是,那位孙前辈虽然身负血海深仇,但即便在他面临最困苦绝境的时候,仍有一位挚爱红颜始终与他相伴,不离不弃。是故,虽然也曾多次动用那《恨天绝地功》,但依靠着,两人那情比金坚的力量,却始终未曾在魔功下沦陷。”秦兰缓缓说道,

    “而你们娘亲也是如此,朝廷让她失去挚爱,让她背负了血海深仇,却还留下了你们两个。这些年,虽然也曾多次动用《恨天绝地功》的力量,但你们娘亲还能保留一部分清醒的意识,就是因为,她在这世上,还有割舍不下的东西,就是你们两个。”

    “娘……”穆川深深地低唤了一声,目光中浮现希冀之色,说道,“那么,有没有办法,能够彻底化解这魔功的后遗症?”。

    “最好的办法,是永远不再动用这魔功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后遗症一说。”秦兰道。

    “可正如那孙前辈一样,虽然他已经发誓,不再动用武功,可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又岂是说不动用,就能永远不动用的。何况我们与那孙前辈的处境还不一样,他是大仇已得报,而我们,离报仇却还遥遥无期。”穆川摇了摇头,直接否定了这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姨,你快说么,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,快告诉我们,我们一定照做。”穆湄走上前去,摇晃了一下秦兰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我是有一个办法,但,我不敢保证一定有效,只能说,有希望缓解这魔功的后遗症。”秦兰叹了口气,目光缓缓地扫过穆川和穆湄,郑重地说,“现在,我有两个任务,分别交给你们俩。”

    “请兰姨吩咐。”穆川和穆湄神色一正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的任务,就是紧跟着你娘亲,多找机会跟她说话,多照顾她,包括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是如此,有了你在旁边,她多少会有所顾忌,轻易不会动用魔功,就算动用了,因为惦念你的缘故,也会及时清醒过来。”秦兰先是看着穆湄,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姨,我明白了,你放心,我一定会寸步不离地照顾娘亲的。”穆湄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至于小川,我这里却有一个十分凶险,甚至可以说九死一生的任务要交给你,不知道你有没有胆量接受呢?”秦兰的目光转到穆川身上,深深地凝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姨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穆川撇撇嘴,轻轻地笑了:“别说九死一生,就算十死无生,我又有何惧?只要能救了娘亲,我就算去地狱走上十遭,也绝不会皱半下眉头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没有看错你。”秦兰欣慰地点了点头,肃容说,“那么你听好,接下来,我需要你潜入成丨都上院,去偷学一门武功。”

    “偷学武功?不知是什么样的武功,竟然对娘亲有所帮助么?”穆川一怔,说。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两年前,那成丨都上院,来了一位女教授,传授琴艺。须知,朝廷武院虽然以武学和军事为主,但对于其它技艺,也有一些普及性的课程。所以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,只是,琴艺又有不同,因为武学中,也有一门分类,叫做音功,音功造诣高者,能通过声音,大范围的将人震伤至死,很是可怕。

    再加上,这位女教授,又生得天姿国色,所以有不少武生,都慕名前去,想要报名参加她开授的琴艺课程。

    然而没想到的是,这位女教授,却挑剔得很,一大波武生前去,最终能通过她考验的,仅有十人。

    又是半年过去,这十人中,又有八人陆续离去,只因为,这女教授对于学生们的要求太严苛了,而她传授的琴艺虽然动听,但跟武生们所想象的音功,也实在是半点关系也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这位女教授的门下学生,最终也就只剩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而这位女教授,向来深居简出,所以关于她的传闻,在武院中,是渐渐地淡去了。

    然而一年前,发生了一件震动整个武院的事,却跟此女有关。

    原来,那一天,成丨都府马军指挥使靳亿,应成丨都上院的邀请,前去给武生讲授一些兵法的实际运用,在午间休憩的时刻,他在武院之中闲逛,却正好闲逛到那位女教授在弹琴。

    那靳亿,本是一位二流巅峰高手,差一步就到一流,可这一步,却是后天与先天的区别,很多二流高手,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过去。

    可这靳亿听琴之后,泪流满面,说他好像又见到了自己的亡妻,念头通达之下,他当场有所感悟,一番修炼,竟成功突破了先天。

    事发之后,这女教授可谓是名声大噪,不少二流高手都特意跑来成丨都,就是为了能够听她弹奏一曲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女教授反而不弹了,说是俗人太多,没有心情弹。

    这还得了?二流高手们,几乎要集体暴走,可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,这些二流高手们,马上就蔫了,一个个灰溜溜地走出了武院,却也没有就此放弃,开始寻找各种能够以正规理由偷听到琴声的方法,但最终能够能偿所愿的,却为数不多,而且,再没有第二个人,如那靳亿一样,突破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,靳亿的突破是巧合的传闻渐渐扩散,让二流高手们在失去希望下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那位女教授的生活,也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秦兰,慢慢地讲出了这一大段故事。

    “难道,那个叫靳亿的,之所以突破,不是巧合?”穆川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。

    “我后来,去特意调查过此事,这个靳亿的经历却不简单,他早年未从军的时候,与家中妻子极为恩爱,但是一旦从军,家中妻子日日夜夜望穿秋水,他却十年未归。

    等到十年后,他衣锦归来,家中妻子,却已成了冢中枯骨,连她最后一面,也没能见到。

    其他人不能突破,或许不假,但这个人能突破,却绝对不是巧合,应该是琴声,让他在依稀之中,达成了心中所愿。”秦兰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兰姨为什么认定,那女教授掌握的是一门音功呢,或许她只是单纯的琴艺高?”穆川还有些疑问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