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秦兰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需要先行一步,先去找盟里谈判这次门派任务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虽然失败,但是,秦素娘的行踪,竟然被盟里的自己人出卖,这件事情如果抖露出去,绝对会引发盟里震动。

    但他们一番讨论之后,还是决定将这件事情先隐藏下来,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,若是贸然透露,很可能会引发难以预料的后果。

    只有门派任务没得可谈的情况,这张底牌才能甩出来。

    穆川也和秦兰约好了,大概十天后,他会和妹妹一同前往太和城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需要先照顾娘亲养养身体。

    “兰兰也真是的,什么琴声对我有所帮助,简直是无稽之谈,川儿,你还是听为娘的,不要去了。”秦素娘抚摸着穆川的脸颊,不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娘,你别劝我了,我心里有数,去,我是一定要去的,何况,你还给我提前安排了一个身份,有这个真实的身份作保障,我相信只要小心一些,不会出什么纰漏。”穆川坚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孩子。”秦素娘叹息了一声,见劝不动穆川,只好又嘱咐道,“你独自一人,潜伏进武院,万事一定要小心。至于什么杀不杀人的,不要听兰兰的,那毕竟太危险,万一失败,反而会曝露出自己。若你一定要去,就在那里安安份份地学一些东西回来,不要惹是生非,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吧,这些孩儿都省得,我会注意隐藏好自己的。”穆川很自信地笑了笑,安慰着说。

    一旁的穆湄想到了什么,忽然眼睛一亮,说:“娘,哥哥这一次去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要不,我们就搬去在建昌府的那栋房子,去那里住吧。如果有事情,从建昌府前往成丨都府,也会比从这哀牢山出发要近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,毕竟你俩练有《双生诀》,川儿,你到时候,如果有事情,就及时说,从建昌府到成丨都府,大概一两天的功夫,我们就能赶到。”秦素娘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十天以后,秦素娘的身体恢复得还不错,留她一人继续在家修养,穆川和穆湄则出发前往太和。

    来到了水月商行,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过来,欣喜地说:“姐姐,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小璇儿,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啊?”穆湄一把将小紫璇抱了起来,笑嘻嘻地打量着她。

    这丫头,原本消瘦的脸蛋已经开始长起了肉,气色也好了很多,那双紫色的眸子一闪一闪的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,姨天天做好东西给我吃,就是很想念姐姐。”小紫璇脆生生地说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这次姐姐回来,会有不少时间陪你的。”穆湄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川,湄儿,你们两个来了?进来吧,我介绍一个人给你们认识。”秦兰的声音,从室内传来。

    走进去之后,却见秦兰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僧人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见到穆川和穆湄进来,这僧人慌忙站了起来,恭敬地称呼道:“少庄主,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,你便是穆……穆远游吧?”穆川摆了摆手,招呼着。

    不过,叫另一个人自己的名字,还真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“我本名叫穆谦,少庄主也可以称呼我的法号,慧本。”这僧人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谦弟,这十年,让你去弥佗寺出家,连累你不能与自己的亲人相见,这是我们欠你的。你放心,当年的约定已经完成,你现在就可以还俗了,等我去大炎,把一切都安顿好,就会安排平叔来大理与你会面。到时候,你们一家就在这大理安生下来吧。你有什么要求也请尽管说,我能做到的,都决不会推辞。”穆川恳切地说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请千万别说这种话,要说欠,我家世代受山庄大恩,一直没能找机会回报,如今,能在这件事上帮到少庄主,我们一家人才感觉心里踏实。只是……”穆谦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嗯,谦弟,怎么了,有什么话直说就行?”穆川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小川,是这样的,穆谦他,这十年一直在弥陀寺出家,如今突然叫他还俗,他很不适应,想问你,能不能继续当和尚。”秦兰在一旁帮着解释,脸上也显出无奈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我明白了。不过,你问我,我却哪里敢给你做这个主,还是等平叔来了再说吧。”穆川苦笑,赶紧把这件事情推开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怎么处理,还真是挺棘手。

    当年,把穆谦送入寺里当和尚,虽说是为了报恩,可想那穆平心里,肯定也是痛楚的。

    现在好不容易,完成了约定,儿子能还俗了,可儿子却不愿意,还要继续当和尚,那穆平得知了,还不知道给气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等父亲过来再说。”穆谦无奈地点了点头,又说道,“少庄主,接下来这段时间,我会把弥陀寺日常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都说与你听,包括我们日常念诵的经文,你也需要熟记,至于佛理,就只能平时自己多领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看来想做一个还俗的僧人,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哥,你还需要把你的头发给剃了,刚刚还俗的和尚,头发可没有你这么长,我看不如这样好了,我去买一套僧人的衣服和念珠、木鱼什么的,这段时间,你就老老实实地跟着穆谦当和尚,不吃肉,不喝酒,不打诳语,一切行为,都学习穆谦,这样的话,以后去了大炎,应该就没有什么破绽了。”穆湄眼珠子直转,在一旁乐呵呵地出着主意,不过看她那样子,感觉更像是自己想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湄儿说得在理,小川,我看你就当一段时间真和尚吧,这也是为了你以后的安全着相。”秦兰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衣物和法器,我这里都有备用的,少庄主用我的就好。”穆谦也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,行吧,我这就……剃度。”看到大势已定,穆川悲壮地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