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如是我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切行无常,一切法无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取于相,如如不动。”

    穆川光着头,披袈裟,盘坐在静室内,一边敲着木鱼,一边诵经。

    不过从他的眉眼中,怎么都能看出一股木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旁边,法号慧本的穆谦,虽然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,却显得很专注,很庄严,甚至还从嘴角,露出一丝禅意的微笑来。

    “哥,穆谦,吃饭了,吃饭了!”

    静室外边,穆湄的声音叫喊着。

    穆川如释重负似的,长舒一口气,赶紧从蒲团上起来了,扭头再看穆谦,还是在正襟危坐,好像没有受到半点打扰似的。

    “谦弟,走了,先吃饭去...”

    穆川凑近他,说道。

    等把口中那段经文念完了,穆谦才不慌不忙地站了起来,他看着穆川,摇了摇头道:“少庄主,被人一叫就迫不及待地起来,这可不像是一个修行了十年的僧人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走,先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穆川一把抓起穆谦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被外面的阳光一照,他感觉整个心情都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三天前,他剃度完了之后,就一直跟在穆谦旁边,过着和尚的生活,却差点没把他憋出内伤。

    “哥,穆谦,你俩坐这里。”

    正厅里边,摆好了餐桌,穆湄给两人指好位置。

    穆川坐好后,一看着餐桌上食物的摆放,不由眼角直抽。

    虽然是一张桌子,却被人为地分成了两个世界,他和穆谦这边,摆放的是豆腐、菜叶、清汤,而另一边,秦兰、穆湄、紫璇的方向,却是各种大鱼大肉,热气还在往上冒,喷腾着诱人的香气。

    夹起一片菜叶子吃下,又扒了两口淡饭,穆川看着另一边香喷喷的美食,不争气地咽了口唾沫。

    反观穆谦,压根对对面的美食视若无物,只是默默吃着自己的米饭。

    这时,看到似乎没有人注意他,穆川偷偷把筷子伸向了离他不远,那一盘碟子中,呈放的肥嫩鹿肉。

    “哥,你是要夹给我吃么?不用,我自己来就好。”

    眼看就快要夹到一块鹿肉,却被穆湄抢先一步给夹走了,她乐呵呵地放入嘴里,露出一脸享受的表情,还不时点点头,故意地吧唧一下嘴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挺好吃的。”穆湄笑吟吟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喜欢就好。”

    穆湄把僵立在半空,握着筷子的手打了个弯,夹起一块豆腐,麻木地放入了嘴中。
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秦兰和小紫璇差点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穆川只感觉一个字,苦,真的苦啊。

    做了十多年俗人,猛然变成一个僧人,他从内心感到,真的是太不适应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旁边,一脸淡定的穆谦,穆川推己及人,心中顿时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对于旁人来说,僧人还俗,等于说是可以享受花花世界了,自然是很好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可对于僧人来说,心中却只有一个佛字,外面的花花世界再好,与他们心中的大道,又有什么干系呢,还俗?还哪门子的俗?

    到了下午时分,穆川正诵经诵得头昏脑涨的时候,一阵声音将他给吵到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!”

    “黑老弟,黑老弟!”

    “是虎头,地鼠他们!”

    穆川的脸上不由立刻一喜,连忙就起身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穆谦看着这一幕,很无奈地摇摇头,自顾自地继续念经。

    虎头、地鼠、草蜂、珠瑾四人,一看到迎出来的穆川,兴高采烈的神色立刻变得呆滞了。

    “大,大哥,你,你出家了?”

    地鼠呆呆地看着已经变成一个光头和尚的穆川,舌头打结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咳咳,是这样的,我打算体验一番做出家人的感觉,过一段时间,我应该会还俗……”穆川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乖乖,黑老弟,真有你的,要是换成我做这和尚,估计扛不住两天就会饿成皮包骨头,不能吃肉,那简直是在要我的命啊。”虎头啧啧叹着。

    “忍忍就好,忍忍就好。”穆川干笑了一声,指着客厅说,“走,先跟我去喝点茶吧,咱们坐下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在客厅坐好,还没来得及泡茶,虎头就已经忍不住一瞪眼,说:

    “黑老弟,你不老实啊,你说的那前辈,不就是你师父,有雪魔仙之称的水月阁秦阁主么?不过,她可真了不起,一举灭杀了朝廷四个一流高手,其中还有一个身居防卫使高位,实在太厉害了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虎头话还没说完,珠瑾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,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虎头的语声戛然而止,气氛一下子变得低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知道了?”穆川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最近传得沸沸扬扬。人人都说,你师父修炼了魔功《恨天绝地功》,将来,将来……”虎头又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将来怎么样?说。”穆川面无表情,可语声却像是笼罩了乌云。

    虎头讷讷得不知该怎么说的时候,珠瑾已经叹了口气,接过话茬道:“传闻说,修炼《恨天绝地功》者,必将被这方天地所遗弃,沦为行尸走肉,永世不得安歇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穆川咬着牙,无比坚决地说。“我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,不会!”

    几人沉默了下来,想要安慰穆川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《恨天绝地功》的赫赫凶名实在太响亮了,他们心里清楚得很,决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解决的。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个了,对了,你们知道胡才前辈的消息么?当日里,我跟他约好,在大理会面,可至今都一直没有他的消息。”穆川换了话题,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说的是那蛛手奇行,胡才前辈么?这件事情,草蜂比较清楚,那天,我们离开嘉定府后,没有直接回来,而是在南边一个小镇子住下了,因为草蜂的轻功最好,我们就让他回去打探一下,看有没有你们的消息。”地鼠指着草蜂,说道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们的消息,胡才前辈的消息,我也确实打听到了,而且这件事情还闹得比较大。”草蜂点点头,脸上显出一些很奇怪的表情,说道,“那胡才前辈,不知何故,竟跟嘉定知府杠上了,他竟然扬言,誓要杀了那嘉定知府屠洪兴,若杀不了,他就不走。结果是弄得嘉定府一阵鸡飞狗跳,戒备也比往前还要森严数倍,而这位胡前辈,偏偏还行踪诡秘,直到现在,听说朝廷的那帮高手们,还不知道他长什么样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