哭笑不得地感慨了一会儿那胡才出人意料的行事后,穆川看着四人,说:“你们接下来,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这次嘉定之行,我感觉,自己的实力太弱了,打算潜心修炼一段时间再说。”虎头捏了捏拳头,有些不甘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没错,想对付朝廷,武力最少需要达到二流的境界才行。”珠瑾点头表示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一有空,就去朝廷那里偷丹药,有了丹药,修炼能快上不少,如果太多带不走,我就一把火全给烧了,气死朝廷。”地鼠猥琐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接了一个刺杀任务,要去巴西一个县城作案。”草蜂带着杀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样么?过段时间,我会去大炎执行一个秘密任务,很可能长时间都不在大理,几位,希望下次再见时,大家都进入了二流境界,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朝廷腹心,杀他个天翻地覆。”穆川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几人聊了一会儿后,秦兰和穆湄回来了。

    虎头四人,见他们似乎有事要谈,稍微见了下礼后,就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穆川送四人离去后,这才回屋看向秦兰,问道:“兰姨,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秦兰微微一笑,说:“是一件喜事呢,门派任务的事情,我跟盟里交涉的结果已经出来了,咱们的这次门派任务不仅不算失败,而且,杀死的那些朝廷高手也照样计算功绩,不用抵扣任务失败的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”穆川却没有露出喜色,只是皱眉道,“姨,这不对吧,不管怎么说,咱们的门派任务确实是失败了,这点无法否认。就算能勉强算不失败,至少也应该要付出白杀那些朝廷高手的代价。可现在,盟里有这么好说话?”

    “其实十天前,我就已经跟盟里开始交涉了,而且也确实如你所说,盟里的人,抓住我们的门派任务确实失败这一点死咬不放,让谈判陷入僵局。就在我考虑要不要把被出卖的事情抖露出去时,转机出现了。”秦兰的表情有些复杂,似喜还忧的样子,缓缓道,“这几天,你娘用《恨天绝地功》在嘉定府大杀四方的事情传入大理,盟里的那些人,都变了颜色,都不用我多说什么,门派任务的事情他们就自己退让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看来不论什么时候,实力总是第一位的。”穆川这才恍然点了点头,可想到娘亲修炼的那魔功,又忍不住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哥,别叹气了,我也有一件喜事告诉你呢。我今天去盟里咨询了一下,咱们这次获得的功绩点数,不仅能够兑换那蜀山的《藏剑诀》,还富裕不少。”穆湄在旁边报喜道。

    “哦?蜀山《藏剑诀》?我本以为,想要兑换那《藏剑诀》,还需要做很长一段时间任务,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攒够了。”穆川顿时精神一振,脸上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“哥,你也不想想,咱们这次杀了多少人,光那四个一流高手就提供了很多功绩,何况我们之前,还杀了一大堆二流和三流高手呢。”穆湄抿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晚上还要随谦弟修行,兑换的事情就麻烦你了,剩下的功绩你可以看看,还有什么值得兑换的,一般的武学就不要兑换了,我这次去成丨都上院,估计一般的武功那里应该挺多,我会想办法偷学。咱们要换,就换有特色的,如果没有,就先把功绩攒着。”穆川想了一想,嘱咐妹妹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等晚上,我就和兰姨去功绩堂兑换武功。”穆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穆川便回静室,继续修行佛法去了。

    穆湄则拉着小紫璇,去城里玩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间,穆湄和秦兰去了功绩堂,等她们回来的时候,也带回了两门武功的修炼之法。

    一门,自然是蜀山的《藏剑诀》。

    这门武功,能够在体内开辟一个剑窍,平时用自身的内力对其进行温养,必要时,可以将剑窍里的力量一次性激发出去,给敌人以重创。而温养的时间越长,剑窍里的力量也越大,不过,剑窍能够容纳的力量是有限的,跟自身的修为和对功法的领悟有关。

    另一门,则比较出乎穆川意料了。

    “《莲花吉祥坐》?湄儿,你兑换这个做什么?”穆川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哥,这是一门佛门中的坐功,能帮助修炼者宁心静气,静坐参禅。而且,它同时还是一门内功,里面有凝练真气之法,虽然品阶不高,只有三流,但毕竟是一门佛门内功,而且,它跟穆谦修炼的弥陀寺的内功,《弥陀坐》比较相似。碍于弥陀寺的规矩,穆谦不能将那门《弥陀坐》传给你,而你如果前往成丨都上院,被人发现不会佛门功法将是一个极大的破绽,这门功法可以很好地帮助你掩饰。”穆湄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回可是帮了我大忙,我最近正有些心浮气躁,一时倒忘了,盟里或许也有佛门武功的收藏。”穆川一拍脑门。

    “是啊,因为佛门并没有在浩劫之中受难,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,你下午跟我说要有特色的武功,我才想到的,晚上去功绩堂问了问,没想到盟里还真有。”穆湄很得意地笑着,一双眉毛弯成了月牙儿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下午那块鹿肉就算是我给你的奖励了,我一会儿就修炼。”

    穆川大笑一声,像揉面团似的,揉着妹妹柔嫩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哥,你耍赖,这叫什么奖励嘛?”穆湄不依道。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最近要修行啊,没空陪你玩。”穆川苦笑一声,见妹妹一脸不乐意的表情,他想了想,只好提议道,“这样你看如何,等再过些天,我把这《莲花吉祥坐》修炼得差不多了,就陪你到洱海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,这还差不多,咱们也带上小紫璇一起吧。姨,你呢?”穆湄立刻喜笑颜开,又问秦兰道。

    “洱海?你俩忘了,我可是土生土长的白族人,洱海虽好,可你们姨小时候就玩腻了,我才不去呢。”秦兰摊摊手,很劲地摇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