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穆川可怜兮兮的姿态弄得有些不好意思,不过,似乎对于这个问题,秦素娘是格外的较真,所以她还是板着脸道:“你知道就好,穆家多年的传承,不能断在你手里。好了,你们两个还没吃饭吧?等一下,我这就给你们做。”

    饭菜还是那熟悉的味道,可吃到中途,穆川却突然放下碗筷,看着秦素娘,轻声道:“娘,孩儿打算,明日再去趟光福寺,等在慈安法师那里待一段时间后,就会直接前往大炎。”

    “娘,反正我们也要迁居,不如明日里,就跟哥哥一起出发吧。”穆湄也说着。

    秦素娘叹息一声,答应下来,神色却显得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第二天,穆川扛着一个大包裹,穆湄和秦素娘也带着大包小包,三人一同前往了建昌府。

    搬到了杨家送与穆川的那栋宅院后,又忙活了整整一天,才算是安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穆川让母亲和妹妹先熟悉着周遭的情况,他自己却前往了光福寺。

    慈安法师还是那副老样子,不过,刚一见到穆川的时候,他还是忍不住有些惊讶,说道:“秦施主,你也拜入了我佛门?看来你果然与我佛有缘啊。”

    “慈安大师,不是这样的。晚辈虽然也剃度了,但是,是因为任务的需要,暂时剃度,并不算遁入空门。”穆川尴尬之下,还是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来之前,就想好了,还是实话实说比较好。

    虽然装作是真正的和尚,可能会让他得到慈安法师更多的帮助。但面对慈安法师这般高僧,他却打心眼里,不愿意用任何欺骗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老衲明白了。不过,只要施主你心向我佛,无论是不是已经剃度,都算是我佛的真正弟子,倒不必拘泥。”慈安法师微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此次前来,一是想向大师,继续学习还未学完的蛮语,二来,也是想向大师请教一下佛门的武学。”穆川谦恭地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蛮语好说,上次我教你到哪,咱们继续便是,不过,佛门武学,我却不能轻易地传给你。”慈安法师缓缓地说,“我佛门武学,与它派武学最大的不同在于,佛门武学,并非用来好勇斗狠,而仅为护法之用,向不轻授。我佛门弟子,若想修习武功,必须在寺内先打熬数年,把心性磨炼好了,才有资格修习武功,否则,若是心性驾驭不住武学的力量,则很有可能会堕入魔道。”

    “慈安大师,是这样的,我听说,比如在那少林寺,有一个俗家弟子的说法,即便不是出家人,也可以选择带发修行,不知道是不是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俗家弟子么?是有这种情况,不过,即便是俗家弟子,也必须先得到寺内师傅的许可,而且,俗家弟子,是不准修习寺内的高阶武学的。”慈安法师道。

    “那慈安大师,你看,如果我想做你的俗家弟子行不行,至于武学,不用高阶,低阶的已经足够了。”穆川期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慈安法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穆川,似乎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,神色中露出一些无奈之色道:

    “施主你还真是敬业,只是希望,老衲不要培养出一个邪僧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大师你是答应了?大师你尽管放心就好,我一定不会沦为邪僧,给你老抹黑的……”穆川立刻喜形于色,就要下拜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慈安法师却一甩袖子,拍出一道劲力,将穆川给扶住了,他摇头道,“俗家弟子不是入室弟子,用不着给我行如此大礼。你先说说,你有多少时间在我这里修炼?”

    “最多一个月吧,我赶时间要去大炎执行任务,再晚可能会来不及。”穆川想了下,答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么?这样吧,老衲就传授给你,一套《大悲掌》,和一套《降魔真言》好了。”慈安法师思考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《大悲掌》我知道,是佛门中一种比较低阶的掌法,不过,那《降魔真言》又是什么。”穆川问道。

    “《降魔真言》,是一门真言咒法,能以颂经之声,震慑诸魔外道,令群邪辟易。”慈安法师淡淡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?这《降魔真言》好像跟我们武林中人所说的音功有异曲同工之妙,不过大师,一般的佛门俗家弟子,好像修习不到这种武功吧?不知这功法是何品阶?”穆川惊讶地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说,要不要练就行了。”慈安法师面无表情地道。

    “练,我当然练,大师传授的武功,定然非同凡响,小子一定好好修习,不负大师授业之恩。”穆川嘿嘿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行了,上次嘱托给你,让你时常温习的蛮语知识,老衲现在需要检查一遍,若是这段时间不曾用功,学习武功的事情,你也不用想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慈安法师跟穆川说话的语气,更显得亲近了些。

    虽然还故作严肃,却是摆着一副长辈对待晚辈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大师你尽管问,我早已把它们背得滚瓜烂熟了。”穆川胸有成竹地道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停止发问的慈安法师满意地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很好,看来你这段时间,还算有用功,从今天开始,你就在寺中待着吧,日常的早晚课不要落下了,武功我会抽时间教你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穆川就如同普通的光福寺僧人一样,在这里住下来了。

    日常行止坐卧,都与普通的僧人一般无二。

    这让穆川的心更有些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之前,虽然跟穆谦学习过如何当一名僧人,但他毕竟没有真正地在寺院中待过,还属于纸上谈兵。

    这段在光福寺的经历,与之前穆谦告诉他的寺院生活互作印证,穆川相信,现在他要是伪装成一个还俗僧人,破绽一定是极少的。

    其余的僧人,虽然对寺中忽然多了穆川这样一个人有些奇怪,但慈安法师的威信,似乎在寺中极高,由于穆川是慈安法师带来的,他们对穆川也很是客气,若是穆川向他们请教问题,都会尽心解答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