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也不知道川川现在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大理国南部,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,一红衣少女和一年轻僧人正结着伴,慢悠悠地走过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他们两个,正是罗秀和净嗔。

    数月前,与穆川分别后,为了躲避那蛮骨洞的追杀,他们两个的足迹开始往大理人迹罕至的地方延伸。

    然而没想到,这一延伸,却给罗秀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。

    还是第一次出远门的她,在见过大理国诸般的美景之后,立刻被深深地迷恋住了。

    自然的诗情画意,仿佛能打散人心中的烦恼。

    她拉着净嗔,开始在大理国到处游山玩水。

    他们的足迹到过苍山,也到过洱海,还有那虎跳峡,蝴蝶泉,玉龙雪山……

    在这期间,两人几乎是无话不谈,让欢声与笑语,洒遍了大理的每一个角落。

    即便一路上,有不少人对他们俩,一个少女加一个和尚的组合,投来异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穆川他是刺客,没有我们这么悠闲,或许,现在还在忙着执行任务吧。”净嗔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悠闲么?或许吧,不知道这样悠闲的时光,还能够持续多久……”罗秀的声音有些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秀……如果,你家里人找到了你,把你带回去,逼着你结婚,你,会怎么办呢?”净嗔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会同意,宁死也不同意!哼,我罗秀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!”罗秀撇撇嘴,一扬脖子,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净嗔低着头,沿着旁边的小溪走过,他看着溪边那些五颜六色的鹅卵石,目光有些发呆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净,你呢,以后有什么打算,还打算再回少林么?”

    罗秀转头看了看净嗔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想,如果没有重大变故,我应该是不会回少林了,上次,我一怒之下痛打了监寺官,虽然是痛快了,可也为少林带来了灾祸,方丈他们虽然没有责怪我,我却不能再连累他们。”净嗔摇摇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反正小净你也没事,如果我有一天,又被迫着要回罗甸,你还会陪我么?”罗秀轻声说着,目光带着期待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会!”净嗔抬起头,目光直视着罗秀,像发誓一样地说,“在你出嫁之前,不论你到哪里,我都会一直陪你,做你的护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要是哪天出嫁了,你就不会再见我了?”罗秀咬着嘴唇,有些生气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净嗔又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能是什么意思,哼,没趣!”罗秀着恼地一甩袖子,往前大踏步地去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净嗔这才又慢慢抬起了头,他凝视着罗秀的背影,目光中,浮现出一种深沉而压抑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佛祖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穆川已经踏入了大炎国境。

    他不像之前,都是暗中潜入,这回,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和尚,你是什么人,往哪里去?”

    边境的守卫士兵,瞅了他一眼,询问着。

    “小僧慧本,乃弥陀寺僧人,前些日子,家父来信,让我归家一趟,我这便是回乡去的。”穆川双手合什,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是炎人?怎么却在大理出家?”守卫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家父早年,曾因缘际会,结识了弥陀寺的智因方丈,智因方丈说,我少年将有一劫难,必须出家才能平安渡过,家父便让智因方丈带走了我,于弥陀寺剃度为僧。这一晃,已是十年之久,此番家父来信,或许有让小僧回乡还俗的意思。”穆川缓缓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这么说来,你命中的劫难已经平安消去了?这倒是一件幸事,过去吧。”守卫挥了挥手,便放穆川通行了,却是没有再细加盘问。

    其他的守卫,见来的是一个和尚,瞄了一眼后也都没有再关注,把目光投向了别人。

    “这和尚的身份,倒是蛮好用的,没想到这第一关,这么容易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在心里感慨了一声,加快脚步通过了边关。

    那智因方丈的事,说真不真,说假也不算假。

    当年,父亲穆岩与母亲秦素娘结伴共游大理,曾结识了弥陀寺的智因方丈,后来,让穆平在此出家,智因方丈也是知道此中内情的。

    穆川的这个说辞,虽然是假,但追查起来,却只会得到真的结论。

    进入大炎国境后,穆川没有乘车,也没有坐船,只是用自己的一双脚,在这方土地上,一步一步地走着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时分,他没有急着赶路,往有人烟的地方走了走,随后,敲响了一处民居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门开了,是一个脸色黝黑的朴实男子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小僧慧本,途经此地,想在施主家借宿一晚,不知施主可方便?”穆川双手合什,说道。

    “方便,当然方便,小师傅请进。”男子很热情,邀请穆川进去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施主了。”穆川谢了一声,进了民居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还没吃饭吧?且稍等,我让内人给你准备点斋饭。”男子说着,就吩咐自己的妻子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最后端到穆川跟前的,是一碗米饭和一块刚切的豆腐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那小僧就不客气了。”穆川便开始“享用”这晚餐。

    他吃饭的动作很平和,不紧不慢,脸上还始终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,正与他在光福寺中看到的,其他僧人吃饭时的样子一样。

    然而,等他来到民居主人给他收拾好的厢房内时,关好门后,却不由暗暗嘟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,昨晚刚吃过娘亲准备的丰盛晚餐,现在再吃这个,嘴里都快要淡出鸟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等再习惯习惯就好,阿弥陀佛,我不该口出脏话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穆川盘膝坐起,取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木鱼,开始做起晚课。

    “行于生死中,不着于生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无所缘,心则寂灭……”

    “以无所得而为方便,能满六度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一切法不可得故,具足般若波罗蜜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