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走来,穆川发现,大炎的民众,对于他这个和尚都还是蛮客气的。

    虽然他身上一分钱都没带,但是,不管去找谁化个缘,借个宿,一般都没有人拒绝。

    不过,小户人家的话,条件会简陋一些,若是大户人家,会给他多准备一些素斋,提供的卧房也更舒适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化缘了几次后,穆川也学聪明了,尽量去找大户。

    这一天,他就落宿到了一个大户人家。

    晚间的时候,他躺在床上,正准备休息的时候,耳朵忽然动了动。

    一阵男女喘息的声音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“三夫人,三夫人,你好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,啊……你小声点,那边的房间,今天住了个和尚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三夫人,那么远,他什么都听不到的,快,求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你,给我,给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声音越来越不堪入目,让穆川不由大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借个宿,都能偷听到大户人家里,夫人与下人偷情这码子事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耳力好,是一件好事?”

    穆川不由又想起了当初在嘉定府,拷问那铁耳范宇的时候,他说过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因为修炼了《希音铁耳》,虽然他此时并没有刻意运功,但耳力也要超出常人,所以,那两人偷情的地点虽然离他稍微有些远,他还是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事?还让我睡不睡觉了?封闭耳力,虽然能做到充耳不闻,但是我的感知也会受损,将不能察觉到一些本来能察知的危险,对于刺客来说,这是大忌。”

    穆川无奈之下,开始思考对策。

    “若是将此事捅给这户人家的家主知道,虽然能解决此事,但不用说,这两人很可能也会就此殒命,现在作为佛门弟子的我,肯定是不能这么做的,”

    “罢了,我先试试,能不能先让这两人停下来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穆川便又敲起木鱼,开始念经。

    “佛告阿难,汝常闻我毗奈耶中,宣说修行,三决定义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诸世界六道众生,其心不淫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念着,他也竖起耳朵,听那边传来的动静。

    本来,两人的动作果然停顿了一下,但随后,两人不但没停下来,反而变本加厉了。

    “啊,啊,那贼和尚,大晚上的,念什么破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夫人,那帮秃驴懂个屁,人生在世,若不及时行乐,不等于白来一遭,咱们就借他那经文来助兴好了,三夫人,说,你快活不快活?”

    “快活!快活!人家都要美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边,穆川却已经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敢叫我贼和尚?敢叫我秃驴?还要借我的经文来助兴?可以,你们两个真的可以,看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,真当佛爷我在江湖是白混的了?”

    穆川停下念经,一个箭步从窗户中蹿出去,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边走,一边又模仿着,白天见到的这户人家的主人的声音,在那说道:“有人在么?”

    听到这声音和脚步,那一对狗男女立刻吓得瘫软在地,差点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穆川冷笑一声,又故意加重了脚步声。往那房间而去,似乎要直接进去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在这短短的片刻,那房屋中极速传来几个动作的声音,而后,只见一个男性的声音有些颤抖着回答道:“老爷,小,小人在呢,不知道老爷这么晚了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嗯,你怎么在这里?你在这里干什么?我进去看看。”说着,穆川就要推门而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!老爷,我正在收拾房间,刚才发现这屋里有几泡狗屎,我正在清理,老爷先不要进来,等我把房间清理干净了再说。”那男子的声音慌忙道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好好的,这房间里会有狗屎?你不会是在骗我吧?”穆川停下脚步,抬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老爷啊,小人冤枉,打死小人也不敢欺瞒老爷啊,或许是哪里的野狗趁房间门打开的时候蹿了进来吧。”那男子又赶紧叫屈。

    “嗯,那好,我就不进来了,对了,你见到三夫人没有,我正在找她?”穆川又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,小人一直没瞧见三夫人。”男子又惊得一个哆嗦,连忙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对了,我最近正想研究,狗屎对于花草有多少助肥的作用,你把这些狗屎清理好后,不要丢了,明早给我呈上来,我要看,明白了么?”穆川又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人明白,小人明白,明早一定把这些狗屎呈给老爷……”男子哪还敢多说什么,直接答应下来,别说呈上狗屎了,就算让他吃狗屎,只要能让这个“老爷”现在走,他也绝对会立即照办。

    “嗯,记住,千万别忘了。”穆川这才点点头,走了。

    听这脚步声走远,那男子再也撑不住,又瘫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冤家,冤家,你说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?”那三夫人惊恐道。

    “三夫人,应该,应该只是巧合,他若真的知道了,我们此刻哪还有命在……”男子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,我要赶紧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三夫人惊弓之鸟一样,一穿好衣服就慌慌张张地出了门,左看看右看看,见旁人无人这才偷偷摸摸地往她的住屋摸去。

    至于那男子,则没过一会儿,也出了门,然后急急地往后门走去,看样子是要抓紧时间出去寻找狗屎。

    这两幕,都被躲在树上的穆川看得一清二楚,他的嘴角这才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呵呵,敢扰佛爷清梦,这算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惩戒。不过,大户人家就是是非多,这回是遇到偷情,下回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“以后再借宿,还是不必刻意了,小户人家也有小户人家的好处,至少没这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算算路程,差不多明天我就能赶到平叔那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,我需要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可有不少戏要演,虽然十年之前,‘我’那时才七岁,记事不清也正常,但村庄里的那些人,我也应该多少有点印象,等我再把穆谦告诉我的那些人事再回忆几遍,明天只消能认出几个人来,应该就能渡过这一关了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