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第二天,看到昨日那偷情的下人,竟果真给主人呈上来一盆狗屎,却差点被暴怒的主人给直接打死的时候,穆川不由暴笑不已。

    得亏那下人还一脸懵懂,“老爷你昨晚不是说,要研究狗屎,让我呈上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研究你个姥姥,给我吃了!“这却惹得那主人,气得当场就要把狗屎塞进他嘴里。

    可怜那三夫人,还被昨晚的事情惊得犹有余悸的样子,看着这一幕,竟然不敢上前求情。

    最后关头,还是穆川发扬了出家人慈悲为怀的精神,出面将这一桩即将发生的惨剧给劝阻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下人对他感激不已,事后对他百般道谢。

    不过,当穆川附在他耳边,悄悄说了一句话的时候,这人立刻呆如木鸡。

    “贫僧救得你一次,救不得你第二次,此时回头,未为晚也。”

    说完了这句话,穆川就微微一笑,飘然离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他所料,在知道这件事已经败露的情况下,这下人料想是没有胆子再胡作非为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穆川一路行走,当下午时分,看到远处出现在视野中的一座,既熟悉又陌生的悠悠青山的时候,不禁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这座山,叫做鹤鸣山,山上曾有一庄,水月山庄,那正是他幼时所生活的地方。

    十年了,他终于又回到了他的家乡。

    可是,家却早已经不在。

    父亲,祖父,祖母,各位叔伯,婶姨,兄弟,姐妹,都不在了。

    水月山庄五十六口人,除了他和娘亲、湄儿侥幸逃过一劫,其他人,都已在那一场武林浩劫中丧生。

    据说那一天,朝廷派了一军兵马,足足二千五百人,还有一些捕快,进山围剿他们水月山庄。

    他们水月山庄,虽然是武林世家,个个身手都不弱,甚至祖父,还是一流高手,可是,面对数量是他们好几十倍,还持着强弓劲弩的官军,却又拿什么来抵挡?

    鲜血,撒遍了整座鹤鸣山。

    长辈们见势不秒,拼死杀出一条血路,希望能让一些孩子逃出生天,可是,那些朝廷捕快却早有准备,一路追杀过来,刀刀见血,剑剑封喉。

    穆川有一个堂弟,那时才刚出生不久,面对这一切,只是睁着无辜的眼睛在哭。

    婶婶抱着他,一路逃命。

    可那些捕快,没有丝毫容情,追上来就是一刀,将母子两人直接杀死。

    之后,还将他们的脑袋割了下来,用以回去领赏。

    他们水月山庄的人做错了什么?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又有何辜?

    可这些刽子手不会管这些,只会用染血的屠刀,将他们武林人斩尽杀绝,用他们武林人的脑袋,来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这就是大炎,这就是大炎的官,大炎的军,大炎的捕快。

    可他们也没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凡是参与围剿他们水月山庄的捕快,都被娘亲一个个全杀了,甚至连那统军的都虞候,还有其余的指挥使,都头们,也都被娘亲杀进军营,将他们的脑袋全给砍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仇恨远远未就此结束。

    这些人,说到底,只是执行者,真正造成这桩惨剧的罪魁祸首,还在于那金銮殿,在于那一个个朝廷重臣,在于那高高在上的炎皇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不将这大炎朝廷整个覆灭,这桩仇恨,就永远没有终结的时候。

    穆川的拳头紧紧地握紧,泪水,从他紧闭的眼睛汩汩地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永远不会原谅这些将他家园毁灭的刽子手,永远不会!

    “小师傅,你,你在哭什么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从旁边传来,是一个老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穆川用手捂住眼睛,一边擦眼泪,一边掩盖住他那仇恨的眼神,只是勉力用一种轻松的语声说:“老施主,不好意思,小僧只是回到了阔别多年的故土,一时情难自禁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小师傅也是我们鹤鸣乡的人?”老人的声音立刻多了一些亲近。

    这鹤鸣乡,位于成丨都府西部的大邑县,此乡名也是因这鹤鸣山而得的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小僧慧本,有一个俗家名,叫穆远游,我家就在三丰村,不知道老施主可识得我父,穆平?”

    穆川将这套他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在尽力克制自己心中海潮一般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那被高僧带走的小远游?知道,我当然知道。听说当年,有一位高僧途经此地,结识了你父穆平,在见过你后,那位高僧说,你的体质先天有极大缺陷,或许成长不过少年,就会遭了劫,你父百般哀求,才让那高僧答应出手救治,不过,却需要你去跟随他出家。这件事情,当时在咱们鹤鸣乡传得沸沸扬扬,可是人尽皆知,老朽当然知道!”老人立刻以一副惊奇的眼神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老施主,原来你也知道小僧,那小僧就先回家了,多年不见,我很想念父亲。”穆川合什道。

    “走,我跟你一块去,你当时出家的时候还小,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路啊?”老人很热情地拉住穆川,带着他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识得,还能识得一些,就是有些具体的路,可能已经忘了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这话,倒也不假。他们水月山庄虽位于山中,可他们这些小孩子,也经常下山来玩,对于鹤鸣乡大概的路,还是有些印象的。

    被老人带着路,两人一路晃晃悠悠地前行。

    路上,遇到乡人,老人总会指着穆川,高声地招呼:“看,这就是那穆家的小远游啊,十年前,被高僧带去修行,如今,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哦?看来小远游平安渡过大劫了?好,好样的,不愧是我们鹤鸣乡的人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据说按他父亲的意思,这次让他回乡来,是要还俗!”

    “十年不见,小远游如今倒生得这般俊俏了,如今还俗的话,正好,我家中有一女,年方十六,花容月貌,与你正般配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远游,回到家之后,可以来我们青龙村玩,我村中不少少女,都还待字闺中,你看上了哪个,尽管说,我帮你提亲去!”

    这些乡人,倒是蛮热情的。

    不过十个有九个,倒都是在跟他说还俗后娶亲的事,让穆川尴尬不已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