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是小灰,你是二牛?哈哈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,你们两个变得我都快认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村子里,穆川正在和两个年青男子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他此时已经褪下了袈裟,换了一身朴素的便装。

    “远游,要说变化,变得最大的还是你,跟十年前比,我真是一点都认不出你了。”小灰,是一个身形瘦高,脸上带着活泼笑容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对,我也认不出了。”

    身形粗壮的二牛,则瞪着他那双铜铃般大的眼睛,上上下下打量着穆川,大声说:“远游,你还记得么,十年前,咱们喜欢一块去地里玩泥巴,你经常把泥巴糊得满脸都是,回去之后,总让平叔一阵好打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我当然记得,我虽然挨了揍,不过,你们也没好到哪去,不照样让李婶和阳叔一顿好奏,尤其是你,二牛,还把泥巴给糊到饭菜里,让一家人都没得晚饭吃了。”穆川大笑着,他眼中闪过一丝隐晦的光芒,又说道:“至于变化大,大概是这些年随方丈修行武功的原因吧,说起来,练武确实让我改变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武功?远游,你会武功?快,给我们两个施展施展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武功”这两个字,两个小伙子立马变得精神百倍,什么变化大不大的问题早就被抛诸脑后了,一脸激动和期待地望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们要看?”穆川却似乎有些犹豫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看,当然要看,我和二牛都说好了,今年要一块去成丨都下院修炼!如果在下院表现得好,说不定,将来还有去上院的机会呢!”小灰一脸憧憬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修炼这武功,方丈说,只是让我强身健体的,而不是用来张扬的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这话还没说完,就被快要急死的二牛给打断了,他粗着脖子,一脸苦哈哈地说:“远游哥,远游哥,算我求你了行不行,你就给我们露两手吧!”

    “唉,好吧,真是服了你俩了。”穆川一脸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灰和二牛却喜上眉梢,两张脸庞都潮红了,一边还向周围大声嚷嚷着:“快来看啊,快来看,远游要给我们表演在寺中修习的武艺了!”

    村子本就不大,两人这么一嚷嚷,立马引得小半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,尤其是年轻人,“武功”这两个字对于他们来说,仿佛有一种奇特的魔力,一听这消息,立马都往这里狂奔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先等等呗,等大家都来了,再开始么!”小灰央求着。

    穆川装作无奈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们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,要看到远游表演武功了!”

    “武功,武功!我等不及了!”

    当附近已经围了里一圈,外一圈人的时候,好多人都在兴奋地发声。

    穆川眼中精芒一闪,朝着周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其实正是他计划中的一环。

    他的目标是上院,普通平民子弟,想进入上院,有两种办法,一种如小灰和二牛所说,先进入下院,然后经过下院的提拔,获取进入上院的机会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机会有多小,想想就能知道了,在剑南道,举凡是州府所在都有下院,但是上院呢?只有一座。

    成丨都上院,多少下院弟子挤破了头想进,但每座下院,每年能提拔的人数份额是有限的,这样只会造成一个结果,水有多深,它就有多浑。

    另一种方法,如果平民子弟,能在二十岁前,进阶内家,就可以获取直接进入上院的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,下院每年也培养不出多少内家高手,而小于二十岁的内家高手,将来是有不小的希望进阶二流的,二流,已经是中坚高手了,即便是上院,也会为这些苗子大开方便之门。

    但问题的关键是,穆川,一个刚刚还俗的和尚,为啥要进武院?

    若不能把这个问题解释清楚,冒冒失失地直接向保正请求引荐,不被人怀疑才怪。

    “行,既然大家伙儿的都想看看,那远游就给大家露两手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说着,整个人,忽然气势一变。

    一抹慈悲之色,从他的脸庞慢慢浮现,他低着眉毛,像一尊佛陀似的,开始缓缓打起了《大悲掌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《大悲掌》不愧是正宗的佛门武功,本就卖相十足,而且穆川还得到过慈安法师这等高手的指点,虽然他也不敢说自己掌握得有多好,但在一群普通村民面前,却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时,等穆川把掌法打到最后的时候,他似乎是故意为了显摆,竟然一掌按在了旁边一块石墩大小的黑色石头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穆川的掌力击在那石头上,发出剧烈的一声响,而后,穆川这才缓缓收了掌法,重新站好。

    “好,好啊!好掌法!”

    “佛门武功,这一定是一门佛门武功!!”

    “远游,这掌法不凡!究竟叫什么掌法?”

    等穆川收了掌法,围观的村民们哪还忍得住,一个个面色兴奋,向穆川齐声地喝彩。

    “哈哈,让乡亲们见笑了,我刚才施展的是,佛门武功《大悲掌》。”穆川微微一笑,向着众人合什还礼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的手掌是铁做的?这块石头好硬的吧,你竟然一点事也没有!”

    小灰一脸激动和崇拜地跑了过来,说着,还伸出手,一脸惊奇的摸向了那块黑石头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下一刻,小灰的嘴巴就张成了大大的鸭蛋,整个人都呆傻住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那块黑色石头,被小灰这一碰,竟然碎作了一地的粉末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其余众人,也立时化成了泥塑的人像,齐齐陷入了呆滞之中。

    “内家!这绝对是内家掌力!”

    “远游,你……你已经步入了内家?”

    面对村民们齐刷刷望过来的眼神,穆川不经意地颔了颔首,算是默认了。

    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们三丰村,出了一位内家高手!”

    没过一刻钟,穆远游已经是内家高手的消息,就轰动了整个三丰村,又没过完当天,连整个鹤鸣乡的人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一个内家高手,或许还造不成如此轰动,关键是这个内家高手,今年,年方十七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