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始料不及的是,接下来的几天,他却陷入了一股让他尴尬不已的相亲风波之中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本来么,一个年轻和尚还俗,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,加上穆川的相貌也继承自母亲,相当俊秀,他回来的第一天,尚有女儿待嫁闺中的家长们都上了心,琢磨起了此事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穆川刚回来的第二天,又当众显露出了内家修为。

    这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三流高手,如果选择为朝廷效力,最低也能获得一个九品的武散官封授。

    虽然这种九品武散官,在大炎朝非常烂大街,论实际地位,也就与吏相似,并不放在很多拥有实权的官员手中。

    但对于普通村民来说,这已经足够了不起了。

    穆川,立刻成了一个炙手可热的香饽饽。

    那些想嫁闺女的家长们立刻像疯了似的拥过来,把穆平家的家门都差点给挤破了。

    虽然穆川和穆平都知道,这些人注定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,让穆川还俗的借口就是传宗接代,不管穆平内心怎么想,表面也必须强作欢颜,表示热烈地接待这些人。

    穆川就惨了,穆平只是接待,他呢,被逼着一个个地与那些村中的少女们会面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喜欢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村外的一处山坡上,视野开阔,野草与鲜花呈现着属于自然的生机,清风吹过的时候,便把它们的香气送入了鼻中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一个有七八分姿色的少女,正睁着活泼的眼睛,看着穆川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吃……粥。”

    面对这般的绿野美景,还有着美丽的少女在身旁相伴,穆川却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,活像一个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粥?额,粥很好,那你平时喜欢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少女愣了愣,又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坐?我确实挺喜欢坐的,从早坐到晚,什么事都不用想。”穆川漫不经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说的不是这个坐……好吧,你说,你现在还俗了,以后打算做什么呢?”少女欲言又止,又不甘心地问起了第三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人活着,为什么一定要做什么?什么都不做不也蛮好的,多清净。”穆川的回答却很欠揍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,你不是人!”

    少女脸色发青,抓狂地跺了跺脚,一双小手紧握着衣摆,便头也不回地,一路小跑着下了山坡,往村里奔去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她远去的背影,嘴角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几天,经历过各种相亲的阵仗后,穆川对此早已经得心应手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装出这种飘然物外的处世态度,这些少女们,无一例外,很快就会受不了。

    想想这些青春活泼的少女,日后却要与一个和尚般的木头人过日子,这般的情景,确实比较让人崩溃。

    这一天,天气晴朗,风和日丽,穆川继续他的相亲之旅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比十年前不一样多了,那时候的你,可活泼得很,不像现在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一个生着大眼睛,面容带着些羞怯的少女,她看着穆川的脸庞,用细如蚊呐地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,毕竟十年过去了么。我有所不同也正常。”穆川笑了笑,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芒。

    心底泛起了些警觉。

    只因这个叫翠柔的少女,他并没有听穆谦和穆平说过,应该与小时候的“他”关系比较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听这翠柔的语气,却似乎对十年前的“他”印象颇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关系一般,印象却深,或许是因为,这个少女从小时候的记忆力就比较好。

    面对这般十年前对他熟识的人物,他必须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们去那边玩吧,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,你,小灰,二牛,带着红儿,小依,还有我,我们一起去那边的树林找蜂窝掏,那蜂蜜的味道可甜了呢!”翠柔用手指了一个方向,低低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我们来一次故地重游吧,今天天气也好。”

    穆川这时已确定,这个叫翠柔的少女,记忆力确实非常好,他哪里还敢多说什么,只是说了一句不会出错的话。

    两人一边走一边谈笑,向那树林走去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时候,穆川都是在听。

    “哎呀!”

    突然,翠柔发出一声痛叫声,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翠柔?你怎么了?”穆川一个箭步冲过去,蹲下身去扶她。

    “腿...我的腿...”翠柔痛苦地皱着眉头,一手去捂腿,发出呻吟声。

    穆川往翠柔的腿部看去,却见,一道血痕从她的小腿浮现,旁边,几道散落的锋锐藤枝,还沾着血色。

    “你的小腿被藤枝划破了,忍着点,我先给你止血。”

    穆川说着,就把自己的上衣下摆撕扯了一块下来,去给翠柔包扎。

    虽然,这种小伤他用乙木真气可以轻松治好,他却不想暴露,还是使用了这个笨方法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谢谢你...”

    等穆川的包扎完成后,翠柔看起来好多了,她脸有些发红,不好意思地向穆川道谢。

    “小事而已,谢什么,现在感觉怎么样了?”穆川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,就是腿那还有些疼。”

    翠柔试着站了起来,蹒跚地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咱们今天就赶紧回去吧,你这样子,最后还是回家修养一下。”穆川赶忙说着。

    翠柔意外受伤,他正好,可以把今天的这次相亲推掉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连累你把衣服弄坏了,要不,你把衣服给我,我回去给你修补好了,我的手艺可好着呢...”

    翠柔害羞地说了一-句,把目光投向穆川被撕扯掉的上衣下摆。

    “是么?那多不好意思啊?”穆川看着翠柔,想了想,觉得似乎也行,毕竟他可懒得做这种针线活,现在娘亲和妹妹又都不在身边,

    可这时候,翠柔却没有再说话,她的脸色蓦然变得苍白无比,瞳孔充起血丝,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穆川心中一惊,顺着翠柔的目光望过去,却见,因为他的衣服下摆被撕掉,露出了他腰部的部分肌肤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远游哥,你不是,你不是他,他腰部这里有一块胎记的,你,你没有!”

    翠柔眼珠通红,疯狂尖叫着,也不管腿部的伤势,撒腿就往村里狂奔。

    穆川立刻如堕冰窖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