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不能,绝不能让这丫头捅露出此事!

    穆川的脸上蓦然浮现一丝狰狞,他一个箭步猛冲过去,就揽住了翠柔的肩膀,尽力用一种轻松的语声说:“翠柔,你冷静一点,你这是干嘛,我是远游啊,至于胎记的问题,你莫忘了,你远游哥之前可是武僧,这是练功导致的。”

    翠柔挣扎了几下,却挣脱不了,不过穆川的说辞这时也起了效果,她神色渐渐平静了一些,再转头看向穆川的时候,他脸上的狰狞也早已消失,只是在无奈地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,你真是远游哥?胎记消失是练功的原因?”翠柔迟疑着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不明白你这丫头小脑瓜里想的是什么,我不是你远游哥,还能是别人不成?这样,我露一手给你瞧瞧,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笑着说了一句,放开翠柔的同时,他自己也走向刚才那地方,将划伤翠柔的藤枝捡了起来,然后,他就立刻用藤枝尖锐的部位划向自己腰部的那块皮。

    “呲啦”一声,藤枝划过,穆川的皮肤却丝毫未损,让刚才还被这藤枝所伤的翠柔看得一呆。

    “你要知道,我们武僧,在外家层次,往往就是在磨炼筋骨皮,提升自己的抗击打能力,我在弥陀寺十年,这锤炼自己肉身的功夫可不曾落下。而且,因为我修炼的功法特殊的原因,我这身皮,已经换过几次,不管有什么胎记,都早就没了。”穆川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,你真是远游哥?只是因为换过皮,才把胎记弄消失的?”翠柔似乎开始相信穆川的说辞,只是还未能完全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丫头,我真服了你了,这样吧,”穆川显得更无奈,神色定了定,似乎下了决心似的,说道,“你要是还不信,我可以把我这炼皮的功夫传给你,让你的皮肤也变好,不过,如果你自己的胎记也没了,可不能怪我。”

    翠柔的目光立刻亮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穆川那晶莹玉润,如大理石一般的皮肤,再看看自己显得有些粗糙黯沉的皮肤,立刻生出了无比的羡慕,却犹豫道:“武功还有这样的好处啊?可是远游哥,我从来没有练过武,真的能练你的那功法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我这功法,神异无比,只要通过一些简单的动作,就可以达成效果,即便从来没练过武,也不存在练不会这一说。”穆川立刻点头,不过却又说道,“但是呢,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,我才能传你。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是,是什么事啊?”翠柔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功法,方丈跟我说过,绝不能传给别人,所以,你若是想练,必须严守秘密,不能将此事透露给别人知道,而且,为了防止别人知道我这门炼皮的功法,我胎记没了的事情你也不能告诉别人,若不能做到这两点,我是肯定不能传给你的,明白了么?”穆川加大了语声,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你放心,只要你肯传我这个让皮肤变好的法子,我一定帮你守口如瓶!”翠柔使劲点着头,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这样,明日一早,你还是来这树林中,林中隐蔽,不容易被人发现,你也不要说来找我的,就说出来玩就可以了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,远游哥你就放心吧,明天一早,咱们不见不散!”翠柔欢呼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今天咱们就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微微一笑,和翠柔回村去了。

    村里的人,见着两人一边走,一边言谈甚欢的样子,都不由发出会心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难得,柔丫头居然和远游很谈得来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前几日那些闺女们,可都被远游气得够呛。没想到,柔丫头居然和远游这么合得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次穆平他家招媳妇,说不定,就要着落在这柔丫头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和村民们一一打了招呼,再和翠柔分别之前,又小声叮咛了他一句:“翠柔,那远游哥先回去了,记住,一定要严守咱们两个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这话你都说了多少遍了,你就放心吧。”翠柔挥了挥手,笑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点点头,平静地回家。

    可一回到家中,他立刻瘫倒在了椅子上,脸色阵青阵白,剧烈的喘息声从他喉咙间,像野兽一般地发出。

    “我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中,不时浮现出狰狞、痛苦、犹豫、茫然之色,无比的复杂。

    当穆平也回到家的时候,看到的,就是这样一个虚脱一般的穆川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穆平大惊着冲了过来,扶住了穆川。

    “远叔,我,我该怎么办?”穆川喘着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你先冷静一下,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,是身份暴露了么?”穆平急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,我和翠柔……”穆川平复了一下情绪,缓缓把适才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竟然还有这种巧事,阿谦他腰部是有一个胎记,但这事本身知道的人就极少,而且,毕竟十年过去了,知道的人恐怕也早已忘了,也只有翠柔那丫头,向来记性好,没想到竟还记得此事。”穆平深深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着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确实很巧,他没想到,只是随手扯了点衣料用作包扎,竟然露出了一点马脚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你做得很好,用言语先把那翠柔丫头稳住了,所以,现在暂时应该还没有危险。不过,你真打算教那丫头炼皮的武功么?”穆平迟疑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算肯教,她也练不了,我这门炼皮术,没有内家修为,根本连门都入不了。当时,我只是为了稳住她,才说了一个谎言。”穆川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么,唯今之计,也只有一个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穆平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次步,终于一跺脚,用冰寒的语声说着。

    “什,什么法子?”穆川面色苍白,声音颤抖。

    穆平的目光中,透出一片狠厉之色,缓缓地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。

    随着这手势挥出,一片冷寂的阴影,也刹时吞没了整座小屋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