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天,又是清晨。(无本创业 behindfansub.com)

    “远游哥,我感觉练你教的这些动作,我的身体比往日要更好了。”

    翠柔笑得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当然,别小看这些动作,可都是武功的一种,对身体自然是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穆川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翠柔看着穆川似乎心不在焉的样子,又想起这几日,村中的传闻,不由说道:“远游哥,你是不是在发愁?”

    “嗯?”穆川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听村里人说,好像,不少人都觉得你,那个,那个……都建议你先去武院历练。”翠柔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一下,没有回答什么,他转头看向远处的天空,不让那眼神中的痛苦被人发现,只是缓缓说:“都是些琐事而已,好了,今天,我们继续开始练习,另外,等练完了,我还有件事吩咐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远游哥。”

    翠柔又开始跟着穆川开始这一次的学习。

    她的态度很认真,也很用心,加上她自身的记忆力优势,学起穆川教的这些动作,效率很高。

    等到这一次的学习完成,翠柔坐在树下休息了一会儿,她擦了擦汗水,看向穆川,轻声说:“远游哥,你不是还有事吩咐我么,不知道是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穆川背对着翠柔,语声显得低沉而压抑,“你也知道,修习武学,如果有药材的辅助,将会事半功倍,听说你对于辨认药材也有一手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只要是我见过的药材,我就不会忘,杨伯有不少次采药回来,我都帮他打过下手,给那些药材分门别类。”翠柔很骄傲地说着。

    杨伯,是村里的采药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想拜托你,去鹤鸣山上,采些药材,回头,我会给你配制一些成药,有这些成药帮助,你再练起这套法门,速度会快上很多。毕竟,我或许没有太多时间会停留在村里,我希望你能早点修炼有成。”穆川慢慢说。

    “采药么?远游哥你放心,这事我拿手,就是不知道要采些什么药材?”翠柔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好了,是这些,青皮,枳实,鸡血藤……最后,还有一味药材,延胡索,你务必要找到,这延胡索是主药,不可或缺。”穆川平静地说着。

    翠柔却不知道,此时,背对着她的远游哥,看似平静的语声下,那张面容却显得苍白而虚弱,眼神更是充满着挣扎和痛苦。

    终于,他还是做了,这桩谋杀计划的关键一步。

    他已听穆平说了,延胡索,在鹤鸣山中,只有一处山崖上有生长,只要这翠柔要寻找到延胡索,就必须前往那处山崖。

    那里,也将是翠柔的丧命之地。

    “青皮,枳实,鸡血藤……延胡索……好了,我都记好了,远游哥,我记得没错吧?你放心,我明天就去山上找。”翠柔道。

    “嗯,明天早上,你不用来这里了。早点上山去采药,最后一天之内,能够找齐。”穆川说了一句,也不敢看翠柔,就脚步一迈,径自前往了树林深处。

    翠柔看着穆川消失的身影,觉得远游哥今天确实奇怪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,好像从两天前开始,就有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,是俗世的生活,让远游哥困扰吧。毕竟,他之前的十年,可都是生活在寺里的。不过,远游哥可真是一个好人,我错怪了他,他却不以为意,反而传我功法。”

    翠柔为远游哥的奇怪作了个解释,就也不再多想,踏着轻快的步伐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,等练成远游哥传授的这门炼皮的功法后,她将会变得美美的样子,脸上就不由绽露出春风般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她又岂能知道,这所谓的上山采药,只是她认为是好人的远游哥为了夺去她性命而设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穆川麻木地回到了家中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怎么样了?”看着穆川的样子,穆平叹了口气,递过了一杯茶水。

    “做了,我已做了……我已诓骗她……明日上鹤鸣山采药。”穆川用虚弱的语声喃喃着,他接过穆平递过来的茶杯,打算一口喝下的时候,却连嘴都没能对准,那茶水便洒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茶水还有些烫热,可浇在穆川身上,他却恍若未觉,仿佛他剩下的,只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躯壳。

    穆平看着这一幕,又叹了口气,取出棉布,为穆川简单地擦拭了下衣服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我还要做些准备,你好好休息一下,明日,我们按计划行事。”

    穆平说着,便出了门。

    可直到他的语声已落下了很久,穆川还是呆如木鸡地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阴谋,这些欺骗,为的只是杀人灭口,除掉一个有可能暴露他身份的无辜少女。

    这些他原本深深厌恶的事情,他在做。

    而且,还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他已变成了一个什么样的人?

    自私,冷血,无情。

    或许,一个黑暗中的刺客,本就该与这些字词为伍。

    但当他真这样做的时候,却只感到无比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哥,要不我们,还是别这样做了……”穆湄的语声在他心底深处响起。

    “不是‘我们’,这是我自己的事,与你无关。”穆川冷漠地回答着。

    “哥,你说得这是什么鬼话!我真的不想看到你现在这样子啊,我们虽然是刺客没错,可刺客就一定是黑暗的么?也可以是正义的啊!我们为什么,非得要采取这些极端的手段……”穆湄焦急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!我的身份,绝不能暴露出去,否则便会前功尽弃。现在,我必须杀掉翠柔,才能保证她不会到处乱说胎记的事情,引起别人怀疑。而且,”穆川发狂似的嘶吼了一句,“我已经欺骗了她这么多,我已经无法回头了啊!!!”

    是的,他已经无法回头了。

    这时,就算他再向翠柔坦白,也绝不可能再得到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这就是谎言,一旦开始编织,就注定要承受这些代价。

    穆川现在会想,如果那时,翠柔揭穿他身份的时候,他坦白的话会怎样?

    他已不可能知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