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一早。

    “阿平,远游,你们两个这是干嘛去啊?”

    穆平和穆川两人正往村外走的时候,村里的人见到他们,打起了招呼。

    穆平笑了笑,指了指他身上背着的空包裹,说:“打算去镇子里,给远游买点东西,他啊,现在连合身的衣服都找不到几件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可别舍不得花钱,给远游多买点好的。”

    穆平和穆川,慢悠悠地,一路和村里人打着招呼,可一出了村外,却立刻加快了步伐,飞一般向着不远处的镇子里行去。

    在镇子里飞快转悠了一圈,也不讲价,两人顺手买了一些东西后,便丝毫不停留,又悄悄地出了镇。

    然后,穆平带着穆川来到了一处隐蔽的树洞,将采办的东西放进去,又从树洞里取出了一个包裹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这些都是我准备的,布置现场的物品,咱们在这镇子里走了一遭,露了个面,算是以防万一,省得翠柔出事的话,有人怀疑到咱们头上。”

    穆平背起包裹,又指了指山麓下的一角,说,“在那里,有一条上山的小路,咱们一路小心些,不要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这条上山的小径,确实比较隐蔽,穆平和穆川一路拨开杂草,悄悄地上了鹤鸣山。

    穆川一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上了山后,他顺着一个方向望向了山中被云雾遮蔽的某处,那目光仿佛穿透了一切阻隔,看到了某样东西似的,神色显得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一会儿办完事后,要不要回山庄故地看一看?当然,现在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了。”穆平看了穆川一眼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希望,山庄的模样,永远停留在,我小时候的记忆中。”穆川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童年的时光,是他为数不多的美好的回忆,他不愿意就这样被破坏。

    “想当年,山庄鼎盛之时,来往的豪客不知道有多少,可如今啊,这鹤鸣山,也有些荒凉了。”穆平点点头,看着这鹤鸣山的景色,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我记得小时候的山庄,确实有不少人经常前来,不过我那时候还小,不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?”穆川也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有不少是山庄故交,前来访友的,不过,有更多的大部分人,目的却不单纯。”穆平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,“当年,我山庄鼎盛之时,鹤鸣山下,多少农家,都是我们的佃户,成丨都府附近十三州,又有哪一州没有我们山庄的商号所在?所以,树大招风么。不少所谓的武林豪客们,说是来山庄做客,其实啊,说白了,就是来骗吃骗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骗吃骗喝?”穆川怔了怔。

    这可与他想象中的武林中人,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!那时候,武林中人,其实真的很廉价,不少练了两手庄稼把式的,都敢称呼自己为武林中人,作为武林同道,来你山庄作客,你总不能不招待吧?不然传出去,不是惹人笑话,而且,武林同道要走了,山高路远,归途不便,你是不是应该再奉上一点盘缠意思一下?”穆平道。

    “还能这样?那要是这样的武林中人来多了,我们山庄不是一点脾气也没有?”穆川更怔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,你以为武林世家是那么好做的?没有充足的产业和钱财作为底蕴,你去哪开一个武林世家看看?用不了多久,这些人就要让你全家揭不开锅。”穆平道。

    “武林世家,需要招待武林同道,耗费颇多,大侠,也需要钱财扶危济困,所以说白了,想要在武林中混个声名出来,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?”穆川念叨道。

    “对,没有钱的大侠,那不叫大侠,只是一个穷鬼。武林同道都落魄得快要饿晕了,作为大侠,你好意思不接济一些?若是大侠取不出钱来,等着吧,那些人很快就会在江湖中将你臭骂一通,什么白眼狼,吝啬鬼,总之不把你的名声搞臭,决不罢休。”穆平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真的有些过分了,好像别人帮助你,是欠你似的。”穆川摇了摇头,对穆平口中的那种武林豪客,很是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当时的武林,鱼龙混杂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这些人,也不过只是当时江湖中的一些小角色罢了,不值一提。”穆平道。

    一路说着,过了一会儿,两人来到了那处长有延胡索的山崖附近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咱们就藏在这块大石头后面,不但隐蔽,只要那翠柔来了,我们也能透过这石头间的缝隙,立刻发现她。”

    穆平说着,就拉着穆川在那块生有孔隙的石头后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穆川抬头,看着云烟缭绕,似仙境一般的天空,心中却涌起一股莫名的悲哀。

    这样的所在,本应超脱人间,可却无法避免,将要在今天上演的一桩可耻的罪恶。

    一桩亲手由他来导演的罪恶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有再说话,只是在有些压抑的氛围中等待着。

    终于,在快要接近正午的时候,一道少女的身影,缓缓在石头的孔隙中浮现,东张西望,似乎是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    穆川的心脏,立刻急剧地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粗重的喘息声,不可压抑地在他喉咙间响起。

    双眼,也因充血布满了可怕的血丝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穆川握着一双青筋暴露的拳头,缓缓地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延胡索,果然在这里,我找到了!”

    翠柔看到山崖上生长的那片延胡索丛,发出惊喜的叫声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她便看到了,一头散发着恐怖气息,像是野兽一样的人影,正一步一顿,向他走来。

    那沉重的脚步声,每一步,都仿佛压在了她的心脏似的,令她颤抖、恐惧。

    翠柔像一只受惊的小兔,害怕地蜷缩起身体。

    “远,远游哥,怎……怎么会是你?你,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可看清眼前的这人影后,翠柔的眼睛却差点瞪破了眼眶,满脸不敢置信地惊呼着。

    “原谅我,啊!!!”

    穆川仰头惨笑一声,举起手中的拳头走近前,像是疯了一样地挥击了出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