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砰!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强大的气劲轰击过去,砸在山石上,飞溅起漫空的石屑。

    惊恐的翠柔这才发现,那股气劲虽然可怕,带着坚不可摧的力量,却与她擦身而过,没有伤到她分毫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发出这一击的穆川,却仿佛失去了全身的力量似的,猛地跪在了地上,用双手撑住崎岖的地面,浑身颤抖,像负伤的野兽一般哀嚎着。

    就在最后这一刻来临的时候,虽然已经在心里再三做了准备,可穆川却发现,世间的事情,最终却往往,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。

    他竟然下不了手。

    他十二岁时就杀过人。

    在谷中练功的时候,为了锻炼兄妹两个的血性,秦素娘特意抓了几个捕快回来,让他们俩亲自动手,并告诉他们,这是复仇。

    所以他出谷以来,虽也杀过很多人,但是,却一直表现得很平静,因为,他早就受过这样的杀人训练。

    杀人,对于他来说,实在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下手杀人的时候,也从没有犹豫过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却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看着翠柔那副恐惧、怯弱而瑟瑟发抖,就像一只生来无害的小绵羊,却即将被恶狼吞噬的样子,他就发现自己无法下手了。

    那股挥击出的劲力,只是他自己的发泄罢了。

    丝丝的鲜血滴落在地面,来自他被咬破的嘴唇,他紧闭着双眼,不让那眼眶中的泪水流下来。

    他在痛恨自己的无能。

    “远,远游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惊慌的翠柔略略镇定了一些,可看到穆川这副样子,又陷入了深深的不解与手足无措之中。

    穆平叹息了一声,也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平,平叔!你怎么也在这里?”

    看到穆平,翠柔又是一惊,心中隐隐有些不好的猜想。

    穆平瞥了她一眼,没有回答她什么,只是走到穆川面前,低头看着他,轻声问:“少庄主,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穆川的身形僵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,现在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他是下不了手,可是,这次的任务他也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的,现在又走到了这一步,究竟应该如何处置这翠柔?

    这时候,被连续数个变化彻底弄懵了,现在头脑还在发晕的翠柔,在听到穆平对于穆川的称呼后,猛然灵光一闪,失声地指着穆川道:“川少爷,我知道了,你是川少爷,不是远游哥!”

    “嗯?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穆川怔了怔,缓缓地从地面上站了起来,先用衣袖擦了擦眼眶周围的水痕,再看向翠柔。

    “我认识,我当然认识。小时候,有一次,爹带着我上山去玩,正好遇见了你和湄小姐,你看见我,就叫我过来,陪你们一块玩游戏,到最后,还拉我到山庄,请我和爹一块吃了顿饭,晚上才派人送我们下山去。我永远不会忘的,那一天,是我童年最快乐的几段时光之一。”翠柔显得有些激动,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,我怎么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穆川更怔,又在心里问了妹妹一句,问她是否还有印象。

    “哥,我也不记得了……不过,也幸好你没有下手,原来她还是我们的熟人。”穆湄道。

    “川少爷,那时候,你也就五、六岁,忘记这事很正常,可我说得都是真的啊,那一天的晚饭,我记得有……”翠柔急声说了一些菜名。

    听了之后,穆平在旁边不由点头道:“这倒是没错,山庄的厨子,确实比较拿手这几道菜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么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看着翠柔,又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“小时候,爹娘时常告诉我,要懂得感恩。若不是穆老爷恩典,在每一次闹干旱,洪涝,虫灾,收成不好的时候,都会减免我们一部分租子,我们一家的生活,绝不会有那般好过。我还记得有一次,有强人路过,要掠夺村子,也是穆老爷派人来将那些强人赶走,保护了大家的安全。有水月山庄和穆老爷在,我们这些托庇在下的农家,才会有一个安顺的生活。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翠柔咬了咬嘴唇,说,“只是,在十年前,发生了那桩惨剧后,村里的人,都绝不敢再谈论水月山庄和穆老爷了。官府下了公告,说水月山庄都是一群乱臣贼子,若有为其辩护者,按同罪论处。当时曾有好多人不服,上县城里为山庄喊冤,可是他们都在挨了一顿官府的毒打后被赶了出来,更有几个身体不好的老人家,直接被这一顿毒打,给送去了性命,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该死!”听着这些,穆川立刻显出一脸怒容。

    “川少爷,我知道了,你是来复仇的,对不对?你假扮成远游哥,一定是有着某种计划,但是,那一天,我无意中发现你的胎记不对,你,你才想要……”翠柔显出一脸后怕之色,脸色苍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”穆川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川少爷,你放心,我决不会说的,虽然你已经忘了我,但是,你对我一家有恩,小时候,我们也曾做过朋友,我决不会出卖你的!”翠柔坚定地说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一段时间,眉头先是舒展而后又紧缩,最终还是摇了摇头:“不行,我这次来大炎,有绝对重要的事情,决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不是你说不说,我就能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川少爷,我究竟该怎么做,你才能放心呢?”翠柔垂头丧气地道。

    穆川陷入了思索中。

    这时候,穆湄倒是给他出了个主意。

    “私奔?”穆川听得一呆,不由失声。

    这话,是直接说出来的,在旁边的翠柔也听见了,她脸色一红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穆川看见她的样子,情知她误会了,解释道:“过两天,会有一个人过来,到时候,你跟她表现得亲密一些,最后,再跟她私奔回大理,等你到了大理,自会有你的安排。也只有你没了泄露秘密的可能,我才能真正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,跟一个人私奔?”翠柔听了穆川的这番解释,却立刻变了颜色,满腔不情愿的样子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