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一想也是。

    私奔,听起来好像蛮有意思,可实际上,这对于女方来说,基本上就相当于与娘家决绝了。

    “湄儿,你出的这什么馊主意,虽说你是假扮的,可别人哪里知道你是女的,真要闹出私奔这事,对翠柔的影响太大了,不行,得换一个。”穆川在心底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,那……就换一出戏码,我扮演成一个中年道姑,然后假装说翠柔与我有缘,强行带她上山修道,哥你说怎么样……”穆湄又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,学的智因方丈?……等你来了再说吧,只要是一个合适的理由,都没问题。对了,你不是和娘去帮胡才前辈了么,现在有空?”

    “早回来了。胡才前辈说,让我们不要给他添乱,这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战斗。娘见说不动他,也就放弃了。”

    兄妹两个在心里对话,翠柔却不知道,见穆川在沉默不语,还以为非要让她私奔呢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刚才是开玩笑,你不用私奔,具体怎么做,过两天我自会安排,你先回去吧,出来太久会惹人生疑。记住,关于我的身份一定要保密,若你敢泄露半个字,休怪我不顾童年之谊,再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。”穆川看向翠柔,用一丝威胁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川少爷,你放心,打死我也不会说的,那我这就先回去了。”翠柔郑重地说了一句,就先自己下山了。

    穆川看着翠柔的背影渐渐消失,心中的感觉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此事的走向竟然会是这样,他本以为,自己要做一次刽子手,可结果是刽子手没做成,倒是与一位童年的旧识重新相认了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再采取其它行动。

    他认为,翠柔短时间内应该是能保守住秘密的,一来没有动机,二来,她也要顾忌自己父母家人的安全。

    毕竟,在她眼中,这个川少爷,可不是童年的那个川少爷了,就在刚才,还要对她喊打喊杀,实在不是一个善茬。

    做恶人,确实也是有好处的,起码可以让人怕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也不知道他算不算恶人,毕竟他是打算做恶来着,却没想到,竟然做恶失败了……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响,打断了穆川的思绪,他转过头,却发现,穆平竟然对着他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平叔,你这是干嘛?”穆川不由一惊,连忙上去搀扶,

    “少庄主,我有罪,我竟然怂恿你,直接斩草除根,去对付一个本不用用如此手段来对付的少女,请你责罚我吧!”穆平低着头,自责地说着,硬是不起来,

    “平叔,你不用这样,毕竟你也是为了我好,斩草除根虽然有些狠辣,但有时候,也是不得已的手段,平叔你先起来,你这样,会折煞我的!”

    穆川劝慰着说了一句,见穆平还是不起来,他干脆运聚了一丝真气,硬是将穆平给扶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我,唉……”穆平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,说道,“兴许是这些年听来的种种让我大惊小怪了,当你身份暴露时,我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死人才能保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嗯?平叔你话中何意?”穆川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当年的浩劫,虽然覆灭了武林,但毕竟还有不少武林中人侥幸逃过一劫,据我说知,这十年来,有不少隐藏身份继续在大炎生活的武林人士,就因为行事不秘,被普通百姓发现了行藏,向朝廷告密,最终惨被杀害的。毕竟,财帛动人心,朝廷对于那些揭发我们武林人士的行为,都会给予厚赏。所以,我第一个想到的,就是先下手为强,只有死人才能保证秘密不泄露。”穆平缓缓解释道。

    穆川听了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穆平的顾虑,当然有他的道理。

    想想,这可能才是生活在大炎腹地的老江湖应有的处事方式,虽然狠辣,却很稳妥。

    相较而言,他的手段还是稚嫩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为了弥补我的罪过,请你务必答应我一件事。”穆平又很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“虽然翠柔这丫头答应了不会泄密,但为了以防万一,我建议少庄主你还是先出去避几天风头,就由我待在村子里,就近监视翠柔。”穆平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,这样的话,如果出了意外,平叔你……”穆川立刻就要拒绝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我穆平只是一条贱命,死也不足惜,可是你不一样啊,山庄的血海深仇,还担负在你的肩上,无论如何,你都不能出事!否则我就算到了泉下,也无法向庄主和老庄主交代的!”穆平说着,抹了把眼泪,就又要下跪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平叔你自己小心一些,事有不对,就立刻逃跑,过几天,我会安排人过来,将那翠柔接走,相信那时就应该无碍了。”穆川也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就这样,穆平和穆川也下了山。

    取出在树下藏的包裹后,穆平就自己回去了。

    而穆川呢,则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穆平的说辞是,小镇上的东西不全,就让远游自己去县城里买,顺便再在县城玩几天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,大邑县城郊。

    一株高大的槐树下,穆川一个人正静静地站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道人影在视野中浮现,一跑过来,就乳燕投怀似的扑入了他怀中。

    抱了一会儿后,怀中的这道人影却拿拳头死命地捶了他几下,埋怨道:“哥,你前几天做的什么混账事,我劝你,你竟然还说什么,与我无关,都快要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,怪我,怪我……”穆川低着声音,尴尬地说着。

    这时候,再回头想一想,他那几天,确实有些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好像自从决定了,要杀翠柔灭口之后,他就陷入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,连妹妹的话都听不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可得长点记性,下次再这样,我就直接汇报娘,让娘来治你,看你怎么办!”穆湄哼了一声,说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秦素娘并不知道,穆川并不想平白让她担心。

    至于穆湄,他是没办法,拜《双生诀》所赐,他想在这个宝贝妹妹面前保点密,实在是很困难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