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丰村最近倒又出了件新鲜事。

    那村西头的翠柔丫头,大家都知道,是个天生记性好的人,连小时候发生的事,到现在都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但是,也就仅此而已,在村民们眼中,这也倒并不是一个多了不起的本事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因为这事,这翠柔丫头,倒是被一个贵人看重了。

    那贵人出手好生豪气,一下就给翠柔父母砸了好几百两雪亮亮的银子,却只有一个要求,就是让这丫头给她做一个账房。

    仅仅是为了招一个账房,就砸了这么多钱,这贵人是有多贵,是有多富?

    翠柔父母当即被震得晕乎乎的,有一种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的感觉。

    加上,翠柔也表示愿意跟贵人去,翠柔父母便没有了最后的顾虑,当即同意了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贵人的这笔厚赏,足以让他们家的几个小子,都娶上媳妇,成家立业。

    这事,当然引得了村里无数人的艳羡。

    就在这事被村里人讨论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穆川也悄悄地回到了村中,没有引起别人注意。

    这一天。

    就在翠柔离村没有多久之后,穆平的家中来了一个访客。

    一见到这人,穆平的眼神中隐晦地显出一丝喜色,连忙恭敬地招呼道:“保正大人,怎么有空光临寒舍?要是有事的我,招呼我一声,让我过去就行了,怎好麻烦你亲自过来?”

    保正姓李,管辖整个鹤鸣乡,大约五十岁左右,发须虽然稍微有了点花白,精神却依旧很好。

    “穆平,不必客气,我这次特意过来,就是想看看你家远游的,他现在人呢?”李保正道。

    “保正大人你稍等,我这就叫他过来。”穆平说着,就去后屋,将穆川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穆川一见到保正,不卑不亢地行礼道:“见过保正大人。”

    李保正上上下下打量了穆川一眼,露出满意之色,微笑着说:“不错,果然是一表人才,来,先坐下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等穆川和穆平都坐下后,李保正沉吟了一下,向穆川问道:“远游啊,我想问问你,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回保正大人的话,远游惭愧,对以后该做什么,我自己也正心下茫然,还请大人解惑。”穆川低头道。

    “听说,你年纪轻轻,已经是内家高手了?”李保正又打量了穆川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远游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,曾被智因方丈带去寺中修习武艺,强身健体,现在,虽然已经还俗了,但是,方丈也对我再三交待,武艺的事,任何时候都不能荒废了,否则我这副身体,可能会又再出现隐患。”穆川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正好,我此来,便是向你推荐一个去处。你年纪轻轻,娶妻的事倒也不必急在一时,而年轻人,除了成家,也需要立业。你既然有这一身武功,就不应该让它埋没了。依我看啊,你不如去成丨都上院磨练一番,等修行有成之后,以你的天份,不难在朝中混个一官半职。到时候,说不定会有达官贵人,主动招你为婿,成家立业皆得,岂不痛快?”李保正慢慢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看向穆平,穆平投过来一个鼓励的眼神,穆川沉吟了一下,似乎下定了决心似的,定了定神,抱拳说道:“但凭保正大人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等你以后,哪天做了大官,可不要忘了,我们这些同在鹤鸣山脚下的父老乡亲啊!”李保正大笑连连,看上去似乎很开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毕竟,若穆川真是做了大官,他这个举荐人,不用说,肯定是能收获很多好处。

    但正开心的他却没有注意到,穆川那嘴角不经意地咧了咧。

    同是老乡这倒没错,不过,在朝中做官?

    呵呵,你知不知道,在小爷我手下,已经沾染了不知多少朝廷命官的人命。

    不知道你老得知这点之后,还能不能笑得出来?

    李保正,又跟貌似恭敬,实则心怀鬼胎的穆川提点了一番后,就告辞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看来我们的计划已经成功了,乡中既然有好苗子,这李保正不论怎么说,都断然没有放过的道理。只是,距离那武院,下一次招收武生的时间,还有一个多月,咱们即便有保正的推荐,也不能提前过去,少庄主你接下来,就先安心在村中再待一段时间吧。”穆平等李保正走远了,才小心地关好门窗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不急在一时。”穆川点了点头,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进入武院的计划,差不多可以算成功了,接下来,只需要再耐心地等待一段时间,就可以安然前往。

    整个计划,也就因翠柔的事情,出了点纰漏,好在没有酿成大错,及时弥补了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,穆湄已经带着翠柔,平安返回了大理。

    并且已安排了她,在水月商行做事,相信以她的天赋,会在商行有不小的发挥空间的。

    李保正举荐了穆远游去成丨都上院的事情,很快传遍了整个鹤鸣乡。

    为了庆贺这件事情,穆平已经连摆了几天的宴席,招待前来道贺的乡亲父老。

    而这件事,则更让穆川招来了乡中同龄人的艳羡。

    小灰,二牛等一帮要前往成丨都下院修行的人,天天就围在穆川身边。

    他们相约好了,回头一起前往成丨都府。

    虽然上、下不同院,但毕竟是在一个城中,他们还拜托穆川,回头多照应照应他们。

    穆川当然是微笑着满口答应。

    一边,也听这些少年们,满怀兴奋地讲起了诸多听说来的,关于武院的传闻。

    而聊得最多的话题,那肯定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“远游,听说你们上院,分为上舍生,中舍生,下舍生。其中上舍生,都是世家贵族子弟,其中有不少千金小姐,你说你要是傍上了其中一个,那以后的人生,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中舍生也不坏啊,虽然身份上不如那些上舍生,但天赋和勤奋都摆在那里,你要是能在其中找到一个志同道合的红颜知己,这下半生的幸福,可就有着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舍生么,虽然不如前两者,但是听说,其中也有不少漂亮的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无奈地听着,心底已经忍不住在发出咆哮声:“他娘的,老子是前去偷师和杀人的,怎么你们这帮家伙,说来说去就不能离开女人这两字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