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漫长的等待中,穆川对于扮演现在穆远游的这一身份,是越发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与乡亲们的关系,也渐渐熟络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帮子年轻人,几乎跟他打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就这样,过了一个多月后,启程的时刻终于要来了。

    临行前,穆川和穆平在悄悄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等你进入武院,再过一段时间后,我就会装作放心你不下,前往成丨都,到时候,我会尽力营造出在路上被山贼袭击致死的假象以脱身,再前往大理。

    以后,我恐怕是不能提供给你更多帮助了。”穆平叹道。

    “平叔,只有你离开大炎,我也才能真正放心。如今计划成功,我的这个身份,已经几无破绽,剩下的路,就让我自己一个人走就好。”穆川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庄主,请记得,务必小心,那武院绝非易与之地,我们这些人也都帮不了你了,万事也只有靠你自己。”穆平不放心地叮咛着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小心的。”穆川很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穆川便背着包裹,来到了村中央,与小灰,二牛等几个少年人汇聚了之后,便在各位亲人们依依不舍的目光中,踏上了征程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,是整个剑南道的核心。

    周围不仅布置有重兵,内里更是高手如云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宗师级的高手在成丨都府坐镇。

    宗师级高手的震慑力,可是无比恐怖的,即便是顶尖高手,也绝不敢触犯虎须。

    所以,成丨都府在整个剑南,无疑是治安最好的城市之一。

    不管是大理分盟,还是吐蕃分盟,还是武林盟总盟,轻易都不会派人前往此地,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而即便是真的要兴风作浪,也绝不敢直接亮出身份,杀上门,而是要先寻找能够隐藏身份的手段。

    比如说穆川,现在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在保证偷师任务能顺利进行的前提下,他可不介意在成丨都府好好搅弄一番风雨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修为是不高,但他也有优势。

    拜十七年前山庄的这一桩谋划所赐,他现在的身份,伪装程度几乎完美。

    普通的武林中人,若是乔装前来成丨都,哪里弄得到他这样一个光明正大,有头有尾的身份。

    对于刺客而言,若是能保证自己的身份始终处于暗中,那就接近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乖乖,这成丨都府好繁华!”

    走在成丨都府的街头上,几个年轻人东张西望,连声惊叹,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。

    路上的行人见到他们这样,只是撇了撇嘴,却也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每一年,像他们这样前来成丨都府寻找梦想与财富的年轻人,都为数不少。

    穆川的双目慢慢扫过这成丨都府的街道,心底也不由生成一丝惊叹。

    太和城,是大理国都,已经是够繁华了,不过比起这成丨都府,还是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一趾高气扬的马夫,驾着装饰华贵,珠光宝气的豪华车辇经过,溅起一地扬尘,小灰他们躲闪不及,吃了不少灰,可看了那马车一眼之后,却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,这么豪华的马车,怎么也得,好几十两银子吧?成丨都府有钱人真多。”二牛惊叹着。

    几个少年人也纷纷表示自己的惊讶。

    唯有穆川翻了翻白眼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旁边有一个行人听到了这话,却立刻爆笑出声,指着几人,鄙夷地说:“哪里来的乡巴佬,还几十两银子?呵呵,你们知道不知道,几十两,连这马车的一个轱辘都买不起,你们是在逗我开心么?”

    周围的人,听到这话,不由都看向几人,发出一阵哄笑声。

    小灰和二牛他们,立刻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,纷纷低着头,逃难一般的跑了。

    穆川皱了皱眉,没有说什么,也跟在几人后面离去了。

    这算是一个小插曲吧。

    不过,发生了这个小插曲,小灰他们的情绪,从逛大城市的兴奋,变得有些低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今天我请客,咱们进这里,好好地大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穆川忽然指着旁边一座叫“金街居”的酒楼,说道。

    小灰几人,看了一眼这酒楼的装潢之后,立刻犹豫了,说:“远游哥,这不好吧,看这座酒楼的装饰,恐怕花费不低,我们几个人的钱,最好还是攒着,用于在武院的开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说了么,我请客。你们放心吧,来之前,保正大人可塞给了我不少银子,难道我连请你们吃一顿饭,都请不起?”穆川淡淡一笑,说着。

    他把事情推给了保正,其实保正也确实赠送了他一些银子。只不过,这些银子,还远远达不到,让他这般大手大脚的地步。

    他只所以有底气,是有另外原因的。

    成丨都府,你不是繁华么,这很好,正好可以用作小爷我,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宝藏。

    等哪天有空,给好好地做上几票,还能愁没有钱花?

    听穆川听到保正的名字,几个少年立刻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,保正那可是顶大了,既然他给远游哥赠送了不少银子,想必吃顿饭,应该不算什么吧?

    他们跟随在穆川的身后走向了“金街居”。

    虽然几人的穿着,看起来不像什么有钱人的样子,但这“金街居”的小二倒也没有阻拦,任凭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落座以后,穆川倒是没说话,只是任凭几个少年人,七嘴八舌地点了一些没听过的菜。

    菜来了后,他们就一边狼吞虎咽,一边兴奋地交谈。

    “好吃,这道菜好吃!”

    “来,尝尝我这个!”

    “二牛你别用手啊,还让不让我们吃了!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都别吃,哈哈,都归我了!”

    “休想,兄弟们,上!”

    几人不住打闹欢笑,之前的低落情绪,此刻哪里还能找到半点。

    这一幕,落入穆川眼中,让他不由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怎么不吃啊?”这时,小灰注意到,穆川浅尝了几口后,就没怎么动筷,不由停下手中的动作,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们吃就行,我以前是出家人,吃不惯这里的菜。”穆川微笑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