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足饭饱,吃得特别开心的小灰他们,又拖着晃悠悠的步伐,和穆川开始在成丨都府闲逛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,来来往往的街道上,有许多和他们一样的年轻人,都在此时,蜂拥在了成丨都府。

    一问之下,果然不出所料,全是前来武院修习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部分,都是前往下院,毕竟上院的门槛比较高,一般人是进不去的。

    这帮年轻人碰到一块,自然是少不了一番交流。

    小灰他们,便因此结实了一些朋友。

    包括穆川,也认识了一个叫做“谢良实”的人,同样要前往上院。

    当晚,穆川他们便在客栈住下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,谢良实拉着穆川,在成丨都府的一座茶楼中喝起了茶,聊了起来,当然话题么,离不开即将前往的武院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可羡慕你,这一去武院,你即是中舍生,比我的起点,高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谢良实二十出头,个头有些矮,尚算年轻的脸庞带着一丝风霜之色,像一株经风雪打磨过的矮松。

    “谢兄何出此言,你不也已经是内家高手了么,再经过一番磨炼,我想进阶二流应该不是问题,到时候,有这修为在,天下大可去得,何必又在意这一时的高下?”穆川摇了摇头,说。

    “远游你有所不知,我和你的修为虽然一样,但我今年已经二十三了,在武院眼中,属于有一些潜力,但潜力不算大的人物,将来即便能进阶二流,也不知道会到何年何岁。而且武道之路,不进则退,有不少进入武院的好苗子,最终却荒废了武业,终生止步三流,我又如何敢肯定,未来真的能一番风顺呢?”谢良实叹息着道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了下去,过了一会儿,才又说道:“谢兄,我相信你没问题的,毕竟,你可是从下院提拔过来的,想必一定经过许多艰辛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下院的生活,现在想想,真是有些不堪回首……”

    谢良实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,回忆着说,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孩子,当年,我怀着出人头地的梦想,前来成丨都府,进入下院修习,这一过,已是七年。

    这七年,你无法想象,我是怎么过来的。

    下院人多,竞争很激烈,那里的师傅们也基本是不管事的,教教一些基本的东西就算完了,剩下的,全靠你自己领悟。

    在那样的环境下,想练成内功真的很难,很多下院生,都选择了自暴自弃,放弃了成为内家高手的希望,而只是修炼一点外家武学和民武。

    我没有选择放弃,可为了这一丁点出头的希望,我却也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那七年的时光,你知道么,每一个日日夜夜,我总的睡眠时间,加起来也不会超过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除了苦苦参悟武学花去的时间,我还花了很多时间在成丨都打零工,赚点钱用,因为练武的开销实在是大,我不能给家中务农的爹娘增添负担。

    而为了获得下院那些师傅们的指点,多一丝进阶内家的机会,我甚至像一条哈巴狗一样,去讨好他们,说一些谄媚的话,回想起来,我真的觉得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穆川听了谢良实这些不住唏嘘的话,内心不由动容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下院生,竟然过的是这样艰苦的生活。

    为了成为内家高手,谢良实的这些付出,让穆川都感到心酸不已。

    他这时才感到,比起这些下院生,他练武的生涯,算是真的很幸运了。

    有娘照顾,虽然练武很辛苦,可天天有好吃的,练武也不会过度操劳,娘是不忍心让他们太累着的。

    衣服,他不用自己洗,食物也不用他准备,说一句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,好像也不算错……

    天天就是练练武,读读书,学习一些必须掌握的知识,虽然深谷之中,荒无人烟,不过,有妹妹天天陪着他,也不会无聊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换成谢良实,体验一下下院生那样的生活,他光是想一想就已经不寒而栗了。

    那实在是艰辛而恐怖。

    而面对经历过这些的谢良实,穆川不由有些肃然起敬了,他安慰道:“谢兄,虽然经历过不少苦难,但这些都已经过去了,你的付出是有回报的,现在的你,不是已经被提拔到了上院么,这便叫做苦尽甘来。”

    “苦尽甘来?”

    谢良实看着穆川,缓缓摇了摇头,“远游,你在开什么玩笑?你以为,进入上院,就能享受了?就不用付出了?就能安安稳稳地在那里待到完业?”

    “嗯?难道不是?毕竟,进入上院的,可都是精英啊,上院生的待遇,应该比下院生优渥多了吧?”穆川轻咦一声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也把上院想得太简单了!上院的待遇是优渥,可这种优渥,大多只是针对那些上舍生,我们这些中舍生和下舍生,在武院,永远只能低着头生活。”谢良实立刻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那些上舍生,难道很霸道?”穆川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霸道那么简单,上舍生,都是些世家贵族子弟,在他们眼中,我们这些平头百姓,就算有点能耐,总逃不过草民两字,根本没有资格与他们相提并论。在上院里,上舍生欺辱中舍生和下舍生,那可是常有之事。”谢良实叹息着说。

    “武院不管么?”穆川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管什么管,在大炎哪里不是这样,武院的高层脑子抽了,才会为我们这群贱民,去得罪世家子弟。

    远游啊,听我一句劝,进了上院后,一定要夹着尾巴做人,那些上舍生,一定不要得罪,他们打你左脸,你就奉上右脸给他打,他们喷你一口唾沫,你就任其自干,这样他们无趣了,也就不会找你麻烦。”谢良实沉重地说。

    “谢兄,你说这些话我就不爱听了,这般作态,你不觉得太窝囊了么!”穆川显得有些不太高兴。

    “窝囊?总比死了强吧?我告诉你,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,因为得罪了上舍生,没能活着从武院出来的中舍生和下舍生,可为数不少,千万不要因为一时逞强,丢了性命。”

    见穆川还是不服气的样子,谢良实忍不住又道,“远游,你没经历过这些,我也能理解,这样,过几日,咱们一同进入武院,到时候,你尽量少说话,看我脸色行事,我可保你无碍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