穆川想了想,也就答应了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虽然对什么上舍生,他是一点不感冒,毕竟他手底下,可杀过不少二世祖。

    但是,此次的任务不能有失。

    他现在对武院什么情况,还是两眼一摸黑,先低调一点,没有坏处。

    “行,我对武院的情况,确实不够了解,到时候,还要麻烦谢兄多多指点了。”穆川谢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上舍生虽然霸道,但武院的规章制度,也不是摆设,他们就算想耍一些手段,也多是私底下的,还不至于明目张胆到为所欲为。这点,就是我们弱者可以用来保护自己的手段。”谢良实给他摆了个安心的手势。

    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和谢良实分别后,穆川也回到了落脚的客栈。

    小灰二牛他们,此刻也回来了,脸上还布着蛮兴奋的表情。

    想起谢良实所说的那些下院之事,穆川神色中显出一点忧虑之色,想说些什么,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那些事实,对这些刚出村子,满怀激情,寻求梦想的年轻人,确实有些残酷了。

    或许这就是人生成长所必须要承受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等我进了上院,安顿好了,有能力就多帮助他们一些,最起码在钱财上,我是能够提供一些帮助的。”穆川如是想着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进入武院的时刻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小灰他们去了下院,穆川则和谢良实一道,前往了上院。

    上院并不在城中心,而是坐落在西郊。

    穆川和谢良实一路赶去,远远的,便看到在高大的古柏林深深掩映中,一座庞大的建筑群错落有致地布于其间,白色而古朴的长长院墙显出一种典雅的美感。

    红色的大门外,穿着各色服饰的年轻人排成一道长龙,正慢慢地进入其间。

    这些人,虽然神色各有不同,有的焦虑,忐忑,有的兴奋,激动,还有的茫然,担忧,但是没有一个人敢大声喧哗。

    谢良实也拉着穆川排入了这道队伍之中,在他耳边悄悄道:“上舍生是不用排队的,这些都是中舍生和下舍生,先不用急着交流,以后有的是机会,现在,先耐心等待进院审核。”

    穆川看着队伍尽头,那朱漆的大门下,隐隐正在做些什么,但目前还看不清的部分人影,心中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这应该就是最后一关了,只要通过了这道大门,他的身份就等于说是正式得到了承认,之后再做什么,都一切好说。

    但若是通不过,他这条小命,说不定就要交代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说不担心,说不害怕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但穆川咬咬牙,在心里默默地念诵起佛经。

    “无挂碍故,无有恐怖,远离颠倒梦想,究竟涅槃……”

    他让自己的心,进入一片空灵之心,不再去想什么假身份不身份的问题。

    一片坦然之色,渐渐浮现在了他的面容上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长长的队伍,终于排到穆川这里了。

    在大门的入口,是这样一服景象。

    几个穿着统一灰色长袍的年轻人,像门卫似的,正在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一座长长的桌案,横亘在门口,上面堆积了不少文书,几个中年男女正坐在旁边,以一种俯视的态度,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候,谢良实拉了拉穆川的手,示意他安心似的,然后自己先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文书给我看看。”一个面色蜡黄的中年女子淡淡地看了他一眼,首先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师。”

    谢良实很恭敬地应了一声,便鞠下身子,用双手捧着早已准备在手上的文书,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谢良实,男,二十三岁,眉州丹棱人,于十六岁在成丨都下院修行,其间吃苦耐劳,勤奋用功,终于在七年时间,修成《铁木劲》,进阶内家……”

    这中年女子,缓缓地读着他的履历。

    旁边几个人,也在听,不过,似乎一听了开头的几句,就对谢良实没什么兴趣了,显得蛮不在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谢良实,我以上所述,是否合乎你的事实?”念完了这些,中年女子又向谢良实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禀老师,是的,这些都是学生我的真实履历。”谢良实低着头,恭敬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,让我好好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没有再说话了,说话的,是旁边一个身材瘦削,精干的脸上,一双鹰目摆阖间,发出凛凛精芒的男子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目光,似乎有一种摄人的锋利,让人在面对的时候,就不由心下一怯,好像秘密都被他看穿了似的。

    谢良实抬起头,面对着这男子,就仿佛立刻受到了一种压迫。

    一丝冷汗,慢慢地浮现在他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这时,鹰目男子,接过那中年女子递过来的一份带有画像的文书,瞄了一眼后,就又看向了谢良实,突然间,双目神光大作!

    谢良实吓得打了个激灵,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,那慑人的神光却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面貌真实,年龄真实。”

    鹰目男子,慢慢地说了这几个字,就闭上眼睛,不再多言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闭上,谢良实立刻松了口气,显得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在后面观察的穆川,也立刻知道了,这鹰目男子,绝对是修炼了某种瞳术,可以看破人的面貌和年龄,至于有没有更多功能,他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的是,在这两点上,他都没有作假。

    接着,审核谢良实的,是一个懒洋洋的老头。

    “把手伸过来。”

    谢良实不敢怠慢,立刻把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老头,便把他那一只枯瘦像鸡爪子的手,搭在了谢良实脉门上,然后便似乎在运聚什么功法。

    谢良实大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老头这才把手缩了回去,慢慢说:“所修内功《铁木劲》,无误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头,应该能够通过某种功法,来探查别人的内功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关,穆川确实是面临一些危险的。

    他的本命内功,《镜花水月功》,究竟有没有能耐,瞒过这老头的探查?

    穆川对这门家传的功法还是比较有信心的。

    在他心中,这门内功,就算不是神功,也不输顶级功法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