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测试内功的一关,应该就是最后了。

    那边,谢良实已经被最后一个,文士装扮的中年人,开始安排他的去处。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这时,那为首的中年女子开口了。

    穆川不敢怠慢,立刻走了过去,也不待那中年女子再开口,就主动递上了保正给他的文书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男,十七岁,成丨都大邑人,在七岁时,被弥陀寺方丈智因带去修行,法号‘慧本’,十年后还俗回来,已是内家修为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番履历读出来,几位负责审核的武院师傅,都不由投出来一个感兴趣的目光。

    小时候出家当了和尚,如今还俗回来进武院,这种事,倒也是他们听说的头一遭,自然难免有一些新奇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以上我之所述,是否符合你的事实?”这中年女子又惯例询问了穆川一句。

    穆川有样学样,也如谢良实那般恭敬地回应道:“回禀老师,是的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点点头,在桌案上那一堆如山的文书中很快翻找出一份,画有穆川画像的纸张,递给了鹰目男子。

    穆川偷瞄了一眼,那个画像,正是保正举荐了他之后,由武院派专人前来绘画的。

    限于这个时代绘画技法的局限,与他的相似程度,也就六七分。

    如果武院拿着这张他的画像,前往弥陀寺求证,穆川倒也不怕。

    穆谦当年在弥陀寺的时候,就深居简出,一般的僧人都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而见过他的僧人,智因方丈也早有所嘱咐,倒是不虞露馅。

    一道精芒电射过来,让穆川微微一凛,他这时才知道,刚才谢良实为什么是那般模样了,这个人的眼神确实带来一股不小的压迫感。不过,他很快坦然下来,只是用目光平视着这鹰目男子。

    穆川的表现让这人似乎有些赞赏,他颔了颔首,说:“面貌真实,皮肤如同新生,年龄不易判断,不过应该不会超过二十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人的话,穆川才知道,他判断年龄,是根据皮肤来推测的,对于大部分没有修炼过上乘炼皮术的武生,倒也蛮好用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寺中修炼过一些炼皮术吧?对武僧来说,这倒也正常,过来,让我看看你的内功。”坐在第三位的那老头,向穆川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穆川走过去,这老头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把手掌按在了穆川的脉门上,开始输入一股温和的内力。

    穆川开始模拟莲花吉祥真气,在丹田慢慢运转。

    这老头的内力,侵入了穆川的丹田,他的莲花吉祥真气,就自发地出来抵挡。

    不过,这股温和的内力,只是与穆川的真气碰触了一会儿后,就自发退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种真气……没错,是一种佛门内功,应该有修身养性之效,老朽说得可对?”老头沉吟了一下,说。

    “老师的手段当真高明,没错,学生的这门内功,正是我们弥陀寺的《弥陀坐》,能够帮助我们凝神静气,参悟佛法。”穆川立刻点头。

    他修炼的这《莲花吉祥坐》,与《弥陀坐》有异曲同工之妙,他倒不信这老头能弄清这两种功法的差别。

    “是一种佛门的坐功?难怪了,这种佛门坐功,对修行有极大益处,想凭此进阶二流,都不难,就是威力上确实差了些,用于对敌的话,可能还不如一些三流功法。”老头点评了一句,又看向穆川,说道,“小子,我建议你最好还是换一门内功来修习,我们武院,鼓励武生之间,互相切磋战斗,只有排名高的,才会得到更多的奖励,你这门内功,虽然不错,却不适合武院的氛围。”

    “谢老师指点,学生记下了。”穆川赶紧应着。

    心头倒是踏实了下来,检测内功的这一关,他应该是过了。

    “嗯,以后在武院之中要刻苦修炼。”老头再说了一句后,就闭目养神了。

    可以看得出来,他对穆川确实还是比较看重的,刚刚和谢良实,他就没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等穆川走到那文士般的男子跟前,谢良实还没有走远,朝他比了个道贺的手势,就在旁边等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穆远游,你是中舍生,资质还不错,又是本府人,给你安排的住处,在中舍区甲字域辰七号院,你到那里,先安顿下来,之后的安排,自会有辰院的老师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这文士般男子,伏笔在文书上登记完了,又递给穆川一道身份银牌,就挥手让他离去。

    穆川一边走,一边看了看这银牌,上面刻着他的名字,还有住处。

    “远游,果然如我所料,你是受了不少优待啊,甲字域,可是中舍住宅区,最好的地方,像我啊,只是被安排在了下舍区丁字域。”谢良实凑过来,也看了一眼穆川的这身份牌。

    穆川笑了笑,说:“也就是一个住处,好坏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除了上舍生都是独门的豪华宅院,我们中舍生和下舍生都是与他人共居一院之中,你若是在甲字域,接触的自然也都是能进甲字域的人,人脉关系,这在武院之中,可是一种极大的资源,你既然有这层优势,就该好好经营。而且,不说别的,”谢良实朝着穆川挤眉弄眼地笑着说,“最起码,甲字域的女生,要比其他域多不是。”

    穆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,他回头看了一眼那还排着的长龙队伍,发现其中确实是有一些女性,不由说道:“谢兄,这武院之中的女子,都是怎么回事?这种地方,也不适合她们来吧?”

    谢良实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不远处,一道冷哼声蓦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本来,还说看看这届的武生怎么样,结果上来就碰见一个,目中无人,胆敢歧视我们女性的,对于你这种人,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你就不会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穆川和谢良实转头望去。

    视野中,出现了一个,黑发飘散,面容美丽却带着一丝傲气的蓝衣女子,正手持着一把,珠饰鲨鱼皮连鞘刀,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师姐,我们错了,我们刚进院,不晓事,你别跟我们计较。”谢良实立刻“啪啪”地在脸上自掴了几巴掌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