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持刀蓝衣女子,淡淡地瞥了正在自抽嘴巴的谢良实一眼,就不再关注,只是把目光凝聚在穆川身上,似乎正在等待他的回应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穆川感觉自责的同时,又有些无名火起。

    话是他说的,却连累朋友为他受到屈辱,这让他如何忍受得了,可这时候,谢良实猛抓住了他的手,用力拽了拽,还狂朝他使着近乎哀求一般的眼色。

    想起之前在茶楼的时候,他答应过谢良实的话,穆川暗叹一声,终于还是低着头说道:“这位师姐误会了,在下并无此意,众生平等,不管是男子,还是女子,都是众生的一员,既然这武院,男子来得,女子自然也来得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学会好好说话了?怎么刚才,还在用那般自大的口吻指点江山?哼,两个怂货而已,也不值得我动手,记住这个教训,下次再敢这般,我是不会再客气的!”

    这蓝衣女子不屑地说了一句,再示威般地一甩刀,便迈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所处的位置,离入口并不远,这一幕,被周围不少路过的武生看见了,有些是如穆川和谢良实一样,刚进院的,还弄不清状况,只是投过来一些茫然的目光,可那些老生们,倒兴致勃勃地讨论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呦,看,是上舍的乌月晴师姐,在教训两个新生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个新生也够胆肥的,刚进院,就敢这么口无遮拦,活该被训。”

    “唉,希望他们能长点教训,这上院,可不是中舍生和下舍生能够嚣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乌月晴师姐已经算手下留情了,不然的话,真教训他们一顿,这两个家伙,起码得脱层皮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头矮小,显得有些老气的,倒是个人物,居然这么果断地就抽起了自己的巴掌,哈哈,那滋味好受不?”

    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,谢良实拉起穆川,低着头快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武院内部很宽阔,除了各色风格的不同建筑,也有不少花园,林荫地,池塘,假山,亭台,布局显得很用心。而且这个时间,还没到武院正式开学,不少老生们还没有回归,人烟稀少,更宜赏景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穆川,却哪里有心情多看一眼?

    两人经过一株银杏树时,穆川突然停下脚步,一拳捶在了树干上,显得很愤愤不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谢良实自然也停了下来,他看着穆川,劝道:“远游,别放在心上,这只是一个小插曲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兄,是我连累你了,连累你受这般屈辱。”穆川转过身,向谢良实愧疚地说。

    “远游,亏你还是出家十年的人物,怎么连这点都看不开?不过是脸上疼痛一些而已,算得了什么,我在下院经受过的,可远不止这些。”谢良实摸了摸自己有些红肿的脸庞,轻松地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穆川苦涩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先不说他那出家十年是假的,就算他真的出过家,就一定能看淡此事么?

    想那净瞋小师傅,自幼在少林出家,经历过正统的佛法熏陶,可面对监寺官的百般折辱,不也照样没忍住,爆发了火气,将那监寺官,给痛殴了一顿么?

    说到底,和尚还没成佛之前,也是人。

    是人,就摆脱不了人的七情六欲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也别恨那乌师姐,谁让你自己在那歧视女性呢?她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。”谢良实又道。

    “谢兄,你也觉得我在歧视女性?”穆川霍地看向了他,瞪大眼睛,冤枉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觉不觉得,这并不重要,关键是上舍生觉得你歧视了,那你就是歧视了,没得你辩驳。”谢良实摇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,我没那个意思啊……”穆川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没听说过一句话么?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就算你没有这个意思,听在有心人的眼里,没有也会变成有。”谢良实拍了拍穆川的肩膀,劝慰道,“远游啊,这事就算了吧,别想了,我们也没吃多大亏,权当受个教训吧。你以后记着,少说点话,免得说错了。要是有一天,你得罪了院中的那四大公子,他们可没有乌师姐这般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四大公子?”穆川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说是四大公子,其实就是上舍生中的四大恶霸,行事嚣张乖戾,却因为背景原因,无人敢惹。今天你若是得罪的是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,往轻的说,要让你钻裤裆,往重了,会直接让手下的狗腿子们,把你给打残。我在下院之中,就没少听过他们的斑斑劣迹。”谢良实压低声音,小声地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沉默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确实让他感到憋屈。

    也让他感觉到一股隐隐的压力,这次的任务,看来还真是不好做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远游,还有一件事,你也得记好了,尽快在武院之内找一个靠山,这个靠山,可以是上舍生,也可以是武院的高层,有靠山在,就算四大公子想对付你,也得惦量惦量。若是一个靠山都没有,那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。”谢良实郑重道。

    “靠山么?”穆川沉吟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倒想起一个人来,他此行的任务目标,姬幽若,姬教授,似乎是一个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反正他的目的,是偷师完了再找机会结果她,之前不妨先利用一番。

    有心问问谢良实知不知道这个姬教授的情况,但他为了避免惹来怀疑,还是先按捺住了,反正晚几天再打听也不迟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远游,走吧,我先跟你去你那辰院,认个门,方便找你,之后我还得再去我的下舍区。”谢良实说。

    两个人,一路往武院内部走去,好在武院在各个路口设了路标,加上又能询问路过的老生,他俩这才没在这个庞大的建筑群中迷路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们终于来到了辰院的办事处。

    有几个年轻人,正从里边出来,看到穆川和谢良实之后,互相都露出了一个友善的微笑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