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方互相通报了姓名。

    这三个人,分别叫祝翔,简世鸣,邢铁军,也被分配在辰院,不过,跟穆川不在同一号院。

    穆川介绍了谢良实是他的朋友后,这三个人虽知道他是下舍生,也依然表现得很客气,远没有上舍生对待中舍生那般趾高气扬。

    这让穆川对这三个人,首先就有了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远游,一会儿,等你领了钥匙和衣服,去院里安顿好了,别忘了准备准备,晚上的时候,要竞选咱们辰院的学谕。”临分别前,那个喜欢说话的祝翔,还特意跟穆川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穆川正在疑惑学谕是什么的时候,谢良实在他旁边解释道:“学谕,就是武生们的头领,每一个院,都有一个学谕。负责一些管理事务,以及跟院里方面进行沟通,如果能当上学谕,肯定是有不少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明白了学谕是什么后,穆川也就听听。

    就算好处多,一来花费精力,二来,也不符合他低调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这是你们辰院的办事处,我不方便进去,先在方面等你。”在辰院办事处的大门前,谢良实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穆川点点头,就自己一个人进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主屋,一个圆脸,挂着两靥小酒窝,笑起来很甜的小姑娘,看见他就打招呼道:“这位师弟,是来报道的么?”

    “呃,是的,师姐你是?”穆川有点懵,他还以为会遇到院中的管事者,没想到,只是一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“老师们都很忙的,我就在这里当典客接待你们,同时处理一些杂务,院里每个月都会给我发不少报酬。我叫乔灵,师弟你呢?”这小姑娘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穆远游,以后还请师姐多多照顾。”穆川抱抱拳,很客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师弟,不用这么客气,我先给你分发东西吧,你是哪一号院的?”乔灵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七号院的,这是我的身份牌。”穆川将他那银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乔灵翻出一把钥匙,又抱来一套衣物,递给了穆川,说,“钥匙是你房间的,衣物,则是咱们中舍生的制服,平时可以不穿,但正式场合,一定要穿,比如过两天,给你们新生举办典礼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穆川小心地接好了。

    “其它你还需要什么东西,武院中有不少商铺,你可以自行前去购买,若资财不足,可以再来找我,我会帮你向院里,先借贷一笔款项,不过,是要还的,以后你可以像我这样,在院里找找活干,赚点钱,或者也可以去城里,有不少零工可以做。”乔灵又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我都记下了,师姐再会。”穆川打了个招呼,就拿着自己的东西出去了。

    和谢良实汇聚后,两人前往辰七号院。

    在甲字域,总共有子、丑、寅、卯、辰、巳、午、未、申、酉、戌、亥,十二个院。

    这十二个院中,每一院又各分为一到十号十个小院,其中一号到七号,为男性居住,八号到十号,为女性居住。

    每号院,都住有四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满员的话,每一院,总共是二十八名男生,十二名女生。

    不过实际上,想进上院也不容易,往往每一座院,都不能满员。

    尤其是女生,数量较少,虽然留了三个小院的空挡,但实际上,也就能住上一、两个院,尤其在下舍区,听说连一个小院都住不满,甚至一个没有。

    进入了七号院里面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中心一个大的演武场。

    这演武场上,一应物事齐全,什么十八般武器,稻草人,木头人,靶子,石锁,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分散在演武场四周的,是四座三层高的阁楼,朱红的阑干,灰色的飞檐,样式并不如何华美,却已经让谢良实看得眼睛直放光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这不愧是中舍区甲字域的建筑,真是太好了,想我们下舍的,怎么可能有这般的阁楼给你住,顶多一栋小屋给你打发了。”谢良实艳羡地说。

    “谢兄,随我进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笑了笑,迈步往最东边的那座阁楼而去。

    按照乔灵所说,这栋阁楼将是他今后几年的居所,不出意外,不会换。

    用钥匙打开阁楼门,最下面的一层是客厅。

    客厅的桌椅,茶几,墙壁,有部分已经显得古旧,但显得很整洁,据乔灵说,这些阁楼,都曾被之前的老生居住过,但那些老生走后,武院都会雇人仔细地打扫干净。

    迈步上了二楼,二楼是书房。

    庞大的书橱里,已经摆放了不少书。

    穆川随手打开几本看了一看,大多是些什么《铁拳秘要》,《轻身十八功》,《行军略法》,《练兵九策》这种武学和军事的书,不过都比较初级,价值不高。

    其它也有一些《永子八法》,《远山图卷》,《花草植略》,《琵琶奏》等等一些杂书,不过数量不多。

    “远游,这书房不错,有这样的环境,读书也能用功不少,想我当年在我们眉州下院,都是和几个人合住一间房子,书放不了多少,像这些书橱里的杂学,我们几乎都没有接触过。”谢良实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穆川也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最上面一层,是卧室,其中有一道门,连通着卧室和外面的阑干。

    扶在这栏杆上,倚栏独立,吹着阁楼高处的风,会有一种别致的感受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,阳光和煦,穆川便眯起眼睛,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远游,如果这七号院的,有人要跟你换阁楼,记住,千万别换。”忽然,谢良实鬼鬼祟祟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谢兄,这是何意,按理说,这四栋阁楼,应该都是一样的,如果别人要跟我换,我为什么不能换?”穆川诧异地看向了谢良实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就说你信不信我吧?”谢良实道。

    “信,当然信。”穆川很干脆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行了,记住,千万不要跟别人换阁楼。”谢良实诡异地笑着。

    穆川纳闷之余,又追问了几句,可是谢良实还是没说为什么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