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远游,那我先告辞了,已经认得你这里了,有空我会再来,到时候可别不欢迎啊。(书^屋*小}说+网)”

    又在这阁楼中待了一会儿后,谢良实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谢兄你这说的什么话,只要你来,我一定扫塌相迎。”穆川送谢良实下了楼,目送着他离去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在穆川打算要返回的时候,西头那座阁楼的门开了,一个小眼睛,嘴角带着丝坏笑的男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穆川,立刻热烈地招呼道:“哈哈,以后我们就是住在一块的舍友了,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李笑,绵州人,第一次来成丨都府。”

    “穆远游,来自大邑,见过李兄,这成丨都府,我也是第一次来。”穆川迎过去,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叫我李笑就行,别李兄李兄的,多见外?你是大邑人?我记得大邑不是成丨都府下辖的县么,离成丨都府也不远,好像不超过一百里地,怎么远游你长这么大,没来这成丨都府玩过?”李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七岁的时候,曾去大理出家,今年方才回乡,所以一直没有机会来这成丨都。”穆川解释道。

    其实在这里,他扯了一个小慌。

    年少时,他也是武林世家子弟,生活富足,这成丨都府,自然是没少被双亲带着,来这里游玩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扮演的是穆谦的身份,谦弟倒确实是没有来过这成丨都府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么说,远游你,以前一直是一个……一个和尚?”李笑一下子愣住了,用怪异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穆川一眼。

    “对,我当过十年的和尚,怎么了?”穆川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很佩服你。”李笑走过来,拍了拍穆川的肩膀道,“兄弟,以前受苦了,没有酒,没有肉,没有女人的生活,想想就恐怖,你这些年过得实在不容易啊。不过好在你现在还俗了,终于是脱离了苦海。”

    “脱离了苦海?”穆川哭笑不得,“我这算是重新进入红尘之海打滚,应该说是再入苦海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远游,你放心……兄弟我不会再让你受苦了,这几年啊,我一定好好教你体会到红尘之海的妙处。”李笑贼笑一声,又突然凑到穆川跟前,小声说,“对了,远游,跟你商量个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穆川有了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的那栋楼不错,你看,咱俩换换怎么样,我住东头,你住西头。”李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穆川这下子是真的愕然了。

    之前,谢良实反复跟他说了几次,让他遇到,有人要跟他换楼这种情况的时候,一定不能答应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一头雾水,没明白谢良实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这才没过一会儿,竟然还真的有人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远游,跟我换换呗。”李笑又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了,不了,这四座阁楼能有什么区别,既然武院都已经安排好了咱们的住处,自己住着就行,就不必换了吧。”穆川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觉得还是先听谢良实的,没准这里还真有什么玄机是他没搞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远游,我求你了行不,你就跟我换换呗,回头我请你在成丨都府好好地游玩一番作为报答怎么样?”李笑又可怜兮兮地央求。

    穆川不由有些动摇。

    换楼,本来只是一件小事,李笑都这么说了,他再不给点情面,好像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沉吟了一下,穆川目光灼灼地直视着李笑,说道:“李笑,你老实交代,想跟我换楼是为了什么,要是理由合适,我允你也并无不可,但是,你必须说实话,若是这次欺瞒了我,以后这兄弟,可没得做了。”

    穆川这话,说得已有些严厉了,李笑一听就耷拉下了脑袋,苦笑着说:“远游你这么严肃干嘛,好吧好吧,我说实话还不行,不过,真的要说么?”

    “说!”穆川重重地吐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好,我说。”李笑似乎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,一咬牙,说道,“你知道吧,七号院和八号院毗邻,七号院在西,八号院在东,我们阁楼的高度,是超过院墙高度的,你的阁楼在东头,如果在第三层向东的阑干眺望,可以看到八号院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看到八号院的情况,那有什么用?”听了这番解释,穆川反而更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刚才是在向西的阑干观察整个七号院的情况,压根儿没注意到八号院这茬儿,不明白李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么?八号院住的,可是……”李笑的话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穆川脑中灵光一现,这才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他差点忘了,之前谢良实跟他闲聊的时候,跟他说过,在武院的住宅区域,基本都会预留三成的位置给女生,即便远远住不满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辰院,八号院到十号院,就是留给女生住的。

    这下子,穆川才算是闹明白了李笑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李笑!合着你求我半天,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猥琐的心思,气煞我也!”穆川大叫一声,指着李笑,面容铁青,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远游啊远游,这可不叫猥琐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我这也是人之常情嘛……”李笑忙辩解道。

    “你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?进武院不想着好好练武,这刚来第一天,就寻思着偷窥女生?你啊你,给我好好反省反省吧,这换楼的事你就不用想了,我是决不会答应的!”穆川再狠狠地瞪了一眼李笑,一甩袖子,就径自回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等等,等等!”李笑还在试图努力,穆川已经砰的一声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李笑痛苦地抓了抓头。

    “鸡同鸭讲,真的是鸡同鸭讲,我就不该说,这下好了,完全黄了。”

    李笑,垂头丧气地往自己的楼返回。

    穆川在楼上,瞅着李笑那无精打采的背影,嘴角不由挂出一个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这个李笑倒有点意思,可惜啊,佛爷我,又怎么能看着你误入歧途呢……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