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过了一段时间,这院里,其他的两个人也来齐了。

    穆川和李笑都纷纷下楼,与他俩会面。

    这两人中,一个个子高,显得比较沉默,叫许明航,另一个,长相壮实,面容憨厚,叫朱豪。

    “哈哈,今天是我们兄弟四个,第一次会面,走,我做东,咱们去好好地吃喝一顿。”李笑大笑着说。

    这个提议很快得到了实行。

    出住宅区域不远,就有不少武院内部的市肆。

    怀着与他们四个一同想法的可不少,因此,市肆内的各个酒楼,此刻显得都颇为热闹。

    穆川他们,找到一家人相对少的小食铺坐了下来,点了菜后,就开始劝酒。

    “来,兄弟们,我敬你们一杯。”李笑满起一杯酒,向着几人举杯。

    许明航和朱豪也纷纷举起酒杯,只有穆川还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面对三个人投过来的目光,穆川笑了笑,说:“不好意思,几位兄弟,我以前是出家人,不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出家人?”

    许明航和朱豪都不由一愣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那边,李笑已经抢着把穆川的情况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虽然你以前是出家人,但现在反正已经还俗了,就喝一点呗。”朱豪憨笑着劝酒道。

    “对,该喝。”许明航也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几位兄弟,我真的是不习惯喝。”穆川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开玩笑,酒这个东西,现在他还真不敢沾,万一喝醉了,不小心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目的透露出来,那就全完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远游喝不了,那就以茶代酒,陪我们几个喝几盅吧。”李笑适时地解围道。

    几人干了一轮后,穆川看着他们,说道:“几位,我的情况,你们也了解了,不如大家轮着做一个自我介绍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先来。”

    李笑第一个回应,指着自己说道:“李笑,绵州人,十八岁,家父是商人,因看我小时候,活泼好动,老是闲不住,干脆就请了几个老师傅,教我武艺,我这些年修炼下来,也算小有成就,成功步入了内家,但几个老师傅,也没什么可教我的东西了,家父便让我来成丨都上院,一来继续修炼武艺,二来也出来见见世面。”

    “朱豪,简州平泉人,今年十五岁,家中世代务农,因为天生力气大,我十二岁那年,就去城里做些搬砖、卸货、拉车的苦力活,却被我师傅隆都头看中,收了我做弟子,传我武艺。到今年,我晋阶内家,师傅让我来武院深造,说将来,可以做一个将领。希望几位哥哥,以后多多关照小弟。”朱豪挠了挠头,有点害羞地说起了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听了朱豪的自我介绍,几人都不禁投来一个讶然的目光。

    这朱豪,不简单。

    他的出身,在几人中,应该是最不起眼的,却没想到,天份竟然这么高,从一个普通农家子弟,到成长为内家高手,只用了区区三年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,像穆川这样,修炼了十年才晋阶内家的,也不能说天份就低。

    这也要看,修炼的是什么内功。

    他家的《镜花水月功》,本身就非同小可,修炼不易,加上还要花费大量时间修炼《双生诀》,他进入内家这才较晚。

    “豪弟,以你这天赋,说不定将来啊,几位哥哥还要多仰仗你照顾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极,是极。”

    几人笑着打趣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许明航,茂州人,十九岁,家父是秀才,可寒窗苦读十多年,却最终落第,因为擅长书法和绘画,他落第之后,便在城中卖一些字画为生。到我长大,他虽也教了我读书习字,却不愿意我走他的老路,正好,家父有收集古书旧画的癖好,有一次,他意外得到了一本功法秘籍,就交于我,让我好好修炼那秘籍上的功法,时到今年,才算有了点成就。”许明航最后一个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许大哥厉害,竟然无师自通,就晋阶了内家。”

    “想当年,有师傅教我,我还始终练不好功呢!”

    几人纷纷赞叹。

    这许明航,也了不起,虽然他在众人之中,年纪最大,但他竟然是无师自通进阶的内家,这点,不是在座的众人可比。

    只要练武的,都知道,有一些诀窍,如果师傅不点透,徒弟是很难领悟的。

    许明航的这份悟性,着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穆川发现,对比一下这辰七号院的四人,无疑朱豪和许明航是纯靠天赋进的甲字域。

    李笑呢,在幼小时候,其父就能请出几个老师傅教其武艺,可见决不只是普通的商人,他来这武院,其父肯定也打点过一通。

    穆川呢,主要占了他曾是武僧的便宜,武僧,大多心智坚定,这样的人,在武道上,无疑更容易进一步。而且他还是本府人,成丨都上院肯定得优先安排一下,这才也让他进了甲字域。

    都做完了介绍,几人开始大肆吃喝起来,不过还算有点节制。

    “几位兄弟,咱们多吃,酒还是先少喝一点,别喝醉了,晚间,还要选学谕和斋谕呢。”李笑道。

    “斋谕?学谕我知道,斋谕又是什么?”穆川不由问道。

    “斋谕,就是我们每一号院的四个人,得选一个作为头面人物,到时候,院里有什么安排,都是由学谕通知斋谕,再由斋谕通知各个武生。”李笑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觉得,那咱们的斋谕,就李笑吧。”穆川看了一眼李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“附议。”

    朱豪,伍明航,都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怎么好意思……”李笑嘴上说着不好意思,脸上都已经快笑出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笑哥,这第一天,你就给我们请客,我们不选你选谁啊。”朱豪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你可以的。”许明航也颔首。

    “这斋谕,你就好好当吧,以后啊,少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就好。”穆川摇头笑着。

    穆川的这话,让李笑在欣喜之余,又不由有些尴尬,赶忙干咳了几声,掩饰过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