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谕选完,又让众武生分别选了斋谕,廖院首再交代了一些事情后,就先离去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则是王炳轩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给大家,详细地讲解了一遍入院之后,需要注意的诸般事宜,而其中为重中之重的,就是之后的选课。

    上院采用的是这样的教学方式:拥有授业资格的老师,会选择开授一门或多门课程,武生们对哪门课程有兴趣,就可以自行报名参加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报名并非一定成功,比如人数满了,比如老师对报名的武生有要求。

    武院之中,拥有正式授业资格的,有两种级别,讲师和教授。

    讲师的课,一般比较初级一些,门槛低,随便报名,教授的课就不一样了,能在武院称为教授的,一般都是厉害人物,他们授课,往往会设置各种门槛,达不到要求进不去。

    王炳轩也说了,若是有资格参加教授开授的课程,那就一定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因为教授的课程,往往会传授一些厉害东西,学得的越多,就能比其他武生更强。

    至于具体有什么课程,可供他们这些新生选择,则还需要等待新生典礼过后,武院的通知下来,

    听王炳轩讲了一大通后,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散会之际,王炳轩还特意交代了女生们,让她们把这些消息转告给狄玉荷。

    “狄玉荷……”

    回来之后,穆川他们几个,都凑到了李笑那,不由聊起了今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丑闻啊丑闻,估计这个狄玉荷的事情,不出几天,就要传遍武院了,却要连累我们辰院,受到嘲笑。”李笑有些愤愤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件事情,现在说还为时过早,带着一个孩子而已,不是一定就代表了什么。”许明航摇了摇头,表示否定。

    “你们觉得呢?”李笑又看向了朱豪和穆川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啊,就是感觉,还没结婚就有了孩子,确实不好。”朱豪想了想,说道。

    “做好自己的事就行,那狄玉荷究竟怎么回事,相信过段时间,自会水落石出。”穆川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们先不提她。”

    李笑点点头,可是三句话不离本行,还没说几句,他就又忍不住了,问道,“唉,兄弟们,你们都说说,咱们辰院的这几个女生,你们都喜欢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朱豪脸红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许明航也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我先回去了,女色只会害人,希望几位兄弟谨记,不要因此荒废了武业……”穆川宣了声佛号,就出门去了,留下三个人在那里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不愧曾是出家人,武心坚定,我以后,一定要多听听他的教导。”朱豪有些崇拜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豪弟你傻啦?给我醒醒!”李笑忍不住敲了他个爆栗,喝道,“说,你是要学远游出家当和尚,还是要跟着你笑哥我吃香的喝辣的?”

    “那我还是跟着笑哥混好了……”朱豪缩了缩脑袋,傻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聊,我也先回去了。”许明航耸耸肩,也随即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回到自己的阁楼后,倚栏而立,抬头看着月色,静静地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仅仅只是今晚看到的这些人,就可以预见,他们中不少人,不是池中之物,将来说不定,能取得不凡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距离武院正式创立,也不过十年,随着时间推移,武院选拔和培养的人才越多,大炎朝也会越来越强大,等再过一些年,武生们都成长起来,哪里还有我们武林中人可以生存的土壤在?”

    “我的次要任务,是将武院的好苗子,争取多杀一些,避免他们成长起来,成为我武林大祸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人的事先不急,等过几日选课,我尽量多报一些教授的课程,将武院里的好东西多学学,好不容易才混进来,可不能浪费了这次机会,必须要将武院的价值,压榨到最大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不再多想,练了会儿内功后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,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清晨时分,穆川将乔灵给他的那套衣物,穿好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套属于中舍生的制式黑袍,样式朴素,做工精致,穆川在镜子前看了一看,觉得还算可以。

    据说,下舍生穿的是灰袍,上舍生则是青袍。

    今天,新生们都要第一次穿起这武院的制式服装。

    出了门后,李笑,朱豪,许明航三人已经站在院子里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都穿好了衣服,正在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辰院双璧?”

    穆川听到他们正在谈论的东西,走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就是那万流云和牧雪君,他们两个,男的英俊,女的漂亮,名声很快传了出去,不少人,都将他们合称为,辰院双璧。”李笑酸溜溜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双璧就双璧吧,你吃得什么飞醋,形容得不挺贴切的?”穆川瞄了李笑一眼,轻笑道,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……”李笑不甘地撇着嘴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不知道啊,笑哥跟我说,那牧雪君,他已经看上了,他誓要跟那万流云,一争个高下……”朱豪忍不住插嘴道。

    “多嘴!”李笑转头瞪了他一眼,不过却没有否认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么,那你加油啊,我看那牧雪君,不是个简单人物。”穆川说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说?”一听穆川提起牧雪君,李笑立刻来了精神,赶紧追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想,做自我介绍的时候,她就说了那么一句等于没说的,明显是看不上咱们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的话还没说完,就被李笑给粗暴地打断了:“穆远游,我警告你,不许诬蔑雪君,兴许她只是生性不喜多言罢了,我不许你这么说她!”

    见这架势不对,朱豪和许明航赶紧过来劝解。

    “笑哥,你别发火,远游哥只是随口说了一句而已。”朱豪拉住李笑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少说两句吧,毕竟咱们对那牧雪君,也不了解。”许明航则也劝穆川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典礼快开始了,咱们该出发了。”穆川也不生气,耸耸肩,说着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笑再看了穆川一会儿,神色渐渐平静下来,点了点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