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……自高祖皇帝创业以来,我大炎朝便屡受外侮,犹以辽、西夏、金、蒙古、回鹘、吐蕃……为最,尔等武生,既有幸来武院修行,当勤勉不辍,奋身修行,报父母之恩,思保家卫国……他日功成,立我大炎朝堂之上,封妻荫子,泽被后世,岂不快哉……”

    成丨都上院中央的大广场,一千名左右的新生正按照队列,笔直地站立着,仰视着中间高台上,那个正在侃侃而谈的紫袍威严老者。

    这个人,就是曾为征蕃将军,巴东郡开国公的陈琦,陈老将军。其因年事以高,欲辞官养老,却被炎皇派到成丨都上院任为院长。

    因在武院,不需进行杀伐,算是一个可供养老之地,加上还能顺便培养大炎下一代的人才,陈老将军也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为了体恤陈老将军,武院很多具体的事务,是并不需要他亲自管的。

    这新生的入院典礼,陈老将军,现在的陈老院长,还是颇为重视的,因此才特意出来,给他们现身说法。

    不过,这陈老院长,话未免还是太多了,武生们一开始还都听得好好的,到了现在,很多都已经是昏昏欲睡……

    穆川也观察了一下新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因上院的制度,是一年一届,总共六届,所以在他们中舍区甲字域,有两院是为这次的新生,除了辰院,还有个巳院。

    其他的乙字域,丙字域,丁字域,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当然辰院是只有一座的,像乙字域的新生们,他们住的就是山院和水院。

    按每域七十二名新生这么算,中舍区新生,总共差不多三百人。

    典礼上其余的七百人,则都是下舍生。

    陈老院长讲完了话后,院方又弄了一些欢迎活动,不过这些就不重要了,穆川表现得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倒是他那几个舍友,表现得很精神,时不时地在东张西望,看见长得漂亮的女生就双眼放光。

    尤其是李笑这厮,来之前,还很生气穆川诋毁他的雪君。结果到了现在,眼睛瞪得最大,眼珠转得最多的也是他,让穆川看了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哇,哇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忽然一阵孩童的哭声,突兀地响起了。

    周边的人纷纷望过去。

    狄玉荷,正抱着个约摸一两岁的幼童,站在人群的角落。

    “宝儿,别哭了,别哭了,咱们一会儿就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见孩子在哭,狄玉荷有些慌乱,连忙安抚着。

    但孩童么,哭起来的时候,是很任性的,不是随意可以哄住。

    这不,那幼童的哭声,此刻更加响亮了,往这边投过来的目光,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狄玉荷,也被这架势弄得更加着急,可无论她怎么使劲哄都还是没有效果。

    带队的王炳轩见状皱了皱眉,他走过来,朝着狄玉荷说道:“师妹,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,这典礼进行得也差不多了,其它也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师兄体谅,我这就带宝儿回去。”

    狄玉荷如蒙大赦,感激地道了声谢,就抱着小孩,低头快步离去了。

    新生的人群中,自然是爆发了一阵议论声。

    有没明白什么情况的,都在七嘴八舌地问着。

    很快有知情的新生在解释:

    “那个人,是辰院的,叫狄玉荷,据说是从下院晋升过来的,但来的时候,就带着一个婴童,似乎是他的孩子,而这个狄玉荷,据说还没有嫁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这个狄玉荷,这么不知检点,武院怎么还能同意她入学呢,简直是在给我们武院丢人啊!”

    “丢人,丢人!”

    这事情传开,几乎所有新生,都是在众口一致地讨伐。

    “唉,完了,我就知道,有这个狄玉荷在,我们辰院的脸,迟早被她给丢尽,尤其你看那些巳院的人,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,真是可气!”李笑捶胸顿足地说着。

    其他辰院的人,也都脸上无光,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那个叫任露的女生,脾性较直一些,此刻忍不住向王炳轩发问道:“王师兄,这个狄玉荷,究竟是怎么回事,我们辰院都快被大家笑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管怎么说,她也是辰院的一份子,你们要多多包容一下。我知道你们可能有些不好的猜想,但实际上,狄玉荷的天份和努力,并不输于你们,她能来这中舍区甲字域,自然是绝对达到了武院设立的标准。至于孩子的事情……虽然有些不合规定,但孩子这么小,武院也不能不顾忌人情,直接将这对母子拆散,所以就给她通融一下也无妨。”王炳轩摆摆手安抚了一下众人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王师兄,狄玉荷她也不能老这样啊,上次提前退场,这次又是直接干扰了典礼,这样给我们辰院的其他人,可着实造成了不少困扰呢。你看别人都是怎么看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又一个女生抱怨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炳轩沉吟一下道:“行吧,回头我跟她好好说说,看她能不能先雇用一个婢女,代她照顾孩子,不然这样老带在身边,也确实不是办法。”

    辰院的众武生,这才勉强接受下来。

    可面对其他新生那些指指点点的目光,典礼剩下的时间,对辰院的众人来说,还是度日如年。

    等熬过了典礼之后,他们都大大松了一口气,赶紧回去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这个狄玉荷啊……”李笑长吁短叹着。

    “王师兄不是说了么,不管如何,这个狄玉荷,都是我们辰院的一份子,李笑,你就别叹气了好不?”许明航在旁边劝道。

    “老许啊,还是你们这些会写书作画的人心宽……好吧,我不叹气了,我就当辰院没有她狄玉荷这个人行不行?省得看了窝火……”李笑闷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别说这些了。现在当务之急,还是选课,今天你们也够累了,好好休息一下,等明天,选课的通知下来,我们再凑在一块,好好研究研究该如何选吧。”穆川看了舍友们一眼,说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