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天之后,几番琢磨,四人这才一块,将自己想要选的课程报备了上去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穆川除了姬幽若的《琴幽》,主要选的是一些武学基础课。

    那些武学基础课,才是武院的精华。

    在那一场武林浩劫之中,朝廷得到了大量武学秘籍。

    剑南道搜刮得来的秘籍,除了将一部分誊抄给京城,其余的都留在了成丨都上院之中。

    用作那些基础课的教材,很大一部分,就来自这些武林秘籍。

    在旧的武林时代,想学习它门它派的功法是很难的,甚至别说学了,就连偷看一眼,都会被视为武林大忌。

    而在武院,即便基础课程的教材都是些各门各派的低级武功,但对穆川来说,也足以大大提高他的武学知识储备。

    他最感兴趣的,除了《琴幽》,就是那姚义昌教授开讲的《民武研发》。

    这是他第二年的目标。

    他犹记得,第一次听说民武时的激动之情。

    若武学能走入寻常百姓家中,那将是一种,能够改变世界的伟力。

    不过,这些暂时还跟他没什么关系罢了,就算他现在学会了创造民武,也没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武院的批复下来了。

    讲师的课程里,除了几门因人数满员,不幸被刷下来,他们都选成功了。

    至于教授的课程,因为有一些是面向新生开放的,抱着即便不成功,也可以尝试一下,增长一下经验的想法,他们几个,都分别报了一两门。

    给穆川的批复中,就有让他三日之后,前去接受姬教授考核的通知。

    而当李笑得知,穆川居然报了这门《琴幽》的时候,不由怪异地上上下下打量着他,啧啧叹道:“远游啊远游,没想到,你表面看上去一本正经的,却装了一肚子坏水。”

    这话听得穆川微微一凛,他报这门课,确实是心怀鬼胎,不过表面却只是轻松笑了笑,说:“怎么了,我对于琴技很感兴趣,就报了一下而已,你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“还装?”李笑嘿嘿一笑,“你一个还俗和尚,怎么会莫名的,对琴技感兴趣,那姬幽若,姬教授,可是院里有名的大美人,你啊,一定是听说了她的名声,想要一睹芳容,才特意选了这门课的,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,听说想通过那姬教授的考核,极难,而且就算通过了,想顺利结课,也非常不容易,少有人能坚持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僧人就不能通音律了?少见多怪,我辈出家人,可有不少多才多艺的高僧,琴棋书画,无不擅长。我本身就对音律比较感兴趣,在寺院中,也对琴技有过一些涉猎,现在报名尝试一下,就算失败了,也没什么,大不了下次再报。”穆川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对,失败了,也没什么,只消能看那姬教授一眼,就不亏,咱们一块加油,没准啊,还真能通过了。”李笑忽然拍了拍穆川的肩膀,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?你也报了?”听了这话,穆川不由一怔。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,既然有这种能得窥美人的机会,我岂能错过,那姬教授,据说在院里很低调,平时鲜难见她一面,这考核,或许是唯一的机会呢。”李笑涎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……”穆川摇摇头,对李笑这家伙,他是真的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就在穆川继续等待考核之日的时候,谢良实来访了。

    “谢兄,快请座。”

    穆川连忙招呼谢良实入座,又给他沏了一壶茶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托我打听的事情我已经打听出来了。”谢良实喝了口茶,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快跟我说说。”穆川道。

    就在那天课表下来后,穆川就特意去找了趟谢良实,拜托他打探,关于那姬教授考核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姬教授,是前年进驻的武院,据说,其背景身份来头很大,即便声名不显,来了也直接被武院授了教授的衔。须知,很多讲师,在武院兢兢业业,勤奋授课,就是为了有朝一日,能获得教授衔,可真正如愿的,却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公开招收武生的时候,大概有一百名新生,三百名老生报了名。据说当时的考核现场,她亲自弹奏了一曲,弹完之后,她便从人群中一一地指出了十个人,表示他们通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穆川打断了,说,“她指出那十个人的依据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,别说我不知道,其他武生不知道,就连当年那十个通过的武生,恐怕也不知道。据说那时的那十个人,有人大笑向天,有人伏地而哭,还有人怒形于色,林林总总,各个表现不一,所以,想通过模仿通过的武生的表现,是肯定不行的。其中的诀窍,恐怕也只有那姬幽若教授自己知道。”谢良实道。

    “竟然是这样?”穆川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这考核方式,既简单又复杂。他想要从中取巧的念头,看来是没得指望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,我也听到一个说法。就是在听那姬教授弹琴的时候,自己该有什么表现,就如何表现便好,千万不要做任何伪装。真实的表现,不一定能通过,但故作姿态,模仿之前的通过者表现的话,则必定通不过。”虚实又说道。

    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,到考核现场再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,谢良实的提议,让穆川有一丝迟疑。

    真实表现?

    若他听了那琴声,忍不住去袭击那姬教授会怎样?

    这可是他的任务目标,若听了琴声,把自己的真实想法付诸行动,一旦动手,那可就全完了……

    可若是假装的话,就又有可能通不过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别想太多,我觉得这种事情,还是随缘吧,若没有缘分,你又何必强求,顺其自然就好。而且,在武院中,漂亮的女教授,又不只有姬教授一个……”谢良实劝道。

    谢良实这话,前半段穆川听着还好,可怎么听到后面,越听越不对劲儿了?

    “等等,谢兄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!”穆川哭笑不得地打断道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就别瞒我了,就凭你对这姬教授的上心态势,若说你心里没有点想法,我是绝对不信的。不过,这也可以理解么,毕竟窈窕淑女……”

    谢良实还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已经被忍无可忍的穆川给再次打断了:“谢兄!!!你说完了没有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我还有事,就告辞了,祝远游你,到时候成功通过考核,成为那姬教授的学生,到时候,我再来给你庆祝!”谢良实神经兮兮地大笑了一下,就告辞离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