路上,几人互通了姓名。

    那个胖小子,叫皮辰,也是中舍生,住在乙字域的山院,也是新生。

    另外四个人,两个中舍生来自丁字域,另外两个则是下舍的老生。

    并没有上舍生。

    穆川这几日也有所耳闻,上舍生,在武院享受诸多特权。

    比如有不少课程就是专门为他们开的,那些课程并不出现在中舍生和下舍生的课表里,而给上舍生授课的教授,也是武院的教授中实力最强,教学经验最老道的。

    因此,一般情况下,上舍生并不会和中舍生、下舍生一起上课,当然这些课程他们也是能报的,不过会报的人很少而已。

    “小皮,刚刚你怎么反应那么大?”穆川随口问了那胖小子皮辰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我娘了,我娘死得早,所以我……”皮辰低下头,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是我失言了。一会儿加油,希望我们都能通过考核。”穆川抱歉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皮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走着走着,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一根根紫色的翠竹拔地而起,形成一座高大的紫竹林,一条明净的溪水似玉带,划过清澈怡人的光辉,穿过林间。而就在这竹林怀抱之中,绿水环绕之处,几座精致的小屋连缀成一片,伫于其间。

    当阳光照射过来的时候,穿过竹林,便只落下斑驳的一片影子,愈发显出这几间小屋的幽静来。

    这般的所在,应该就是那幽林小筑了。

    “随我来,一会儿不要紧张,争取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祁远微笑着带几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其中一间屋子,“吱呀”一声开了,走出一个梳着小辫子,面容可爱的丫头来。

    她瞅了几人一眼,笑眯眯地招手道:

    “祁大哥,这就是这回来考核的学生?来这里,柳姊姊正在里面等着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穆川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柳姊姊,应该就是姬教授的第二个学生,柳曼青,不过这个丫头又是谁?

    “她是老师的丫环,小玉,你们不可失礼了。现在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祁远交待了一句,带着几人走进了小玉身后的那座屋中。

    屋里面,正静静坐着一个穿蓝色对襟襦裙的少女,面容秀美,气质沉静。

    “我是柳曼青,老师委托我,代她主持这一次的考核。你们先请坐吧。”这少女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柳师姐。”

    “柳师姐好。”

    几人不敢怠慢,问了声好后,就找个位置,正襟危坐下来。

    那丫头小玉,不用分说,就给他们一一地上起茶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不知道吧,柳师妹就是刚刚在林中,给你们弹琴的人,不过,那等所在,人多嘈杂,所以还是让你们来小筑中进行复核。”祁远看着那柳曼清,目光中浮现一丝异样的波动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刚才弹琴的,是柳师姐?”

    几人不由齐齐震惊。

    那等琴功上的造诣,他们都认为是姬教授亲自出手,对他们进行考核,却没想到,竟然是这个柳师姐弹的?

    这个柳曼青,这么厉害?

    “哈哈,不用惊讶,柳师妹在琴艺上,天资极高,已得了老师三成真传,考较起你们这些新生来,还不是轻而易举。”祁远在那里大笑说着。

    “师兄谬赞了。”柳曼青淡淡微笑了一下,看向几人,说道,“现在开始考核吧,你们先分别回答一下,你们为什么要学习琴艺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有一个老生,回答道:“琴技是一种非凡的才能,我们练武之人,如果能掌握琴技,会对自己的武道理解有所帮助,如果更进一步,将琴技进展成琴功,则在武道上,更会成就非凡。”

    一个新生说:“受父母的影响,我自小便学琴,琴艺,已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,我报这门课程,是想通过向姬教授学习,进一步提升自己在琴学上的造诣,将来做一个琴艺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琴声,是一种能撼动生命的伟力,让人感到无比的快乐。但我之前,只会听琴,却不会弹琴,所以为了学习姬教授的这门课程,我还特意花了两年时间,将武院里边,关于琴技的初级课程都学完了,由衷地希望,能拜入姬教授门下,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技艺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学琴,因为我觉得,琴声能帮助人获得平静,这样练武之余,即便是累了,通过弹琴,也可以使自己的心灵获得休息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都回答完了。

    还剩下穆川和皮辰。

    皮辰的脸上浮现一丝缅怀之色,说道:“我想学这门课,因为我曾听说,姬教授的琴声,可以唤起人对于过往的美好回忆,如果我学会了,当我想我娘的时候,就可以通过弹琴,时常地看到她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其余众人都不由露出动容之色,包括一直神色平静的柳曼青,都向他投过来一丝发亮的光彩。

    这个胖胖的皮辰,倒是个孝子。

    刚才的那几人,学琴都是为了琴,只有这个皮辰,学琴却不是为了琴。

    然而学琴却不为了琴的这个人,却反而更受到了众人的尊敬。

    轮到穆川的时候,他目光闪动了一下,说:“我自小离家,而我娘早逝,父亲一直孤身一人,如果我能掌握姬教授的这门琴艺,我就可以让我爹和我,在思念娘亲的时候,有一个排遣的途径。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是穆川深思熟虑之后得出的。

    首先,他觉得,还是按照自己真实的想法回答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作伪。

    姬幽若的这门琴功,具体的名堂还不知道,但有一个特点,显著无疑,就是可以叩问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若是编一个答案,很可能会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这从其余几人,回答得都相对真实来看,肯定他们也有同样的顾虑。

    具体的回答上,穆川虽然做了一丝变动,给改成了切合“穆远游”这个身份的情境,但他本身学琴,就是为了唤起娘亲对于父亲的思念,从而解决魔功的后遗症,与“穆远游”的心境上是一致的,只不过一个是父亲,一个是母亲。

    “很好,接下来,就请你们,现场分别弹奏一曲,将你们适才的回答,和对琴艺的理解,都融入琴声中。”柳曼青点点头,说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