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键的时刻来了。

    刚刚的问答,只是前戏,接下来这现场弹奏,恐怕才是决定是否能通过考核的关键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几张琴,就按照刚刚你们回答问题的顺序,一一地上前来,选择一张,进行你们的演奏。”柳曼青指着房间里分开摆放的五张琴,说着。

    第一个回答追求武道的那个老生先走过去,选好一张琴,调整好状态,就开始了他的演奏。

    这曲调,悠远深昂,如高山回响,是一曲《高山》。

    这名老生,正在借山之高远的意境,来表达他心中认为的武道和琴道。

    第二名新生,想做琴艺大师的那位,选择的是一首《天风环佩》。

    奥妙的琴声,有如天上神仙御风来去之时,环佩奏起的铿锵之声。

    这名新生,正借用此曲,表达他对琴道的歌颂和向往。

    第三名,回答琴声带来快乐的,选择了一首《良霄引》,以清夜之美好来比喻琴声。

    第四名,回答琴声能使人平静的,选择的是《颐真》,寡欲以养心,息静以养真。

    穆川一直在旁边静静地聆听。

    他认为,这四个人,琴艺的水平还是蛮高的,尤其他们在现在弹奏的曲子上,都明显下了苦功,看来事先早就有了充分的准备。

    若是拿自己和他们比较,穆川觉得,也就在伯仲之间罢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水平,能通过这个复核么?

    穆川偷瞄了那柳曼青一眼,见她虽然一直在侧耳聆听,不过脸上的表情,却是不置可否。并没有对其中任何一个人,显露出一点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祁远的话,大部分时候的目光,都是放在那柳曼青身上,对弹琴的这几人,都不怎么关注的样子。

    丫环小玉,虽然也有在听,不过兴致缺缺,似乎对这几人的演奏水平,颇为看不入眼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等这四人都演奏完,就轮到胖小子皮辰了。

    他似乎颇有些紧张,神色略略显出不安。

    穆川伸手过去,拍了拍他的肩膀,微笑道:“什么都别想,好好弹琴便是。”

    被穆川这一安慰,皮辰表现得平静了不少,他点点头,朝着穆川感激地笑了一下,就走上前去,开始选琴,弹琴。

    在曲目的选择上,皮辰没有犹豫,选择了一首《捣衣》。

    他在用这首曲子怀念,母亲生前,给他缝制冬衣的情景,来表达自己的思念和哀伤。

    不过,在技法上,比起前面那四个人,皮辰明显有所不如,有几个地方的指法他都出现了偏差。

    穆川又偷瞄了一眼柳曼青,却发现,对这个技法明显不过关的皮辰,她却似乎露出了点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这让穆川不由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待得轮到他的时候,穆川深深呼吸一口气,调整好自己的状态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提供演奏的这五张琴,观其样式,都属于琴中精品,他试了一遍音,发现尽皆上乘,最后选了一个他比较顺手的。

    “落花落叶乱纷纷,终日思君不见君。肠欲断兮肠欲断,泪珠痕上更添痕……”

    穆川选择的曲目是,《湘妃怨》。

    舜崩于苍梧之野,娥皇、女英泣之,以泪洒竹,竹皆枯死。

    这首曲子,表达的正是对亡夫的思念之情。

    穆川就时常听娘亲弹奏这首曲子。

    对这首曲子,也异常熟悉。

    想起在山谷中,娘亲自己孤独的一个人,独坐在清冷的松下,手抚琴弦,望空谷悲思的情景,他心中便有无穷的情感在涌动,手起弄弦,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什么考核,什么任务,什么通不通过,他已全然忘了,只将这一片忧思,全部寄托于琴声之中。

    穆川不知道的是,就在他弹奏的时候,那柳曼青,也对他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。

    等到穆川这一曲弹奏完毕,他缓缓站起身,朝着众人鞠了一躬,才坐回了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看来你们几人,都下过一番苦功,弹奏得都还不错。”柳曼青点了点头,夸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不过她这一说,跟没说一样,在座的几个人,可都火急火燎得在等待,她宣布考核的结果呢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急,先在这儿坐一会儿,我这就去请示老师,一会儿便宣布结果。”说着,柳曼青就出了屋,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屋里的这几个武生,如同在等待命运抉择似的,一副坐立难安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们这副样子,却惹得那丫环小玉嘻嘻一笑,向祁远说道:“祁大哥,你说这几个家伙,谁能通过呢?”

    “小玉,老师的心思,我可猜不透,当初为什么能选上我,我到现在还没明白呢,倒是你啊,时常听老师弹琴,论起见识,应该比我更高一筹才对。”祁远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祁大哥,你取笑我,我哪里能和你这个小姐的正式弟子比呀。”小玉不依道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对话,听得穆川几人,心头又是一紧。

    连祁远这个正式的弟子,都不能判断谁能选上,看来这个考核,着实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柳曼青终于回来了,她看了六人一眼,轻轻说道:“老师说了,你们几人的水平,都还不错,可以进入下一轮的考核,但有几件事,你们必须先听好了。首先,你们每年,都必须向老师奉上五百两的束脩,作为学费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,每年五百两?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多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武生,哪里有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根本缴不起!”

    一听这第一个要求,几个武生立刻炸了锅。

    只有穆川和另一个武生神色相对平静一些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,这每年的五百两,是可以赊欠的,但是,等你们从老师这里完业之后,必须还上,或许你们也可以在学琴之余,多去城里进行一些演奏,应该也能凑齐。”柳曼青慢慢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学了,每年要缴五百两银子,你们简直在抢钱!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学了,我就不信,除了姬教授,就没有其他琴艺高明的老师!”

    两个武生愤愤地说了一句,就头也不回地出门了。

    皮辰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,脸上出现一丝挣扎之色,最终却还是咬咬牙,留了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