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百两,说实话,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也难怪这两个武生会愤愤离去了,他们还处于求学阶段,还没有能力,负担起这么大的开支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穆川来说,别说五百两了,就算是五千两,他也得学,而且非学不可。

    看看现场,除了他和皮辰,还留下的,只有那个追求武道的,和想成为琴艺大师的两位。

    追求武道的那位,看起来意志比较坚定,没有被五百两银子吓倒,至于想成为琴艺大师的那位,似乎家境比较殷实,对这点银子,并不在乎。

    柳曼青把四人的神色都收入眼中,尤其对皮辰露出了赞许的神色,而后她又接着说:

    “很好,愿意给老师供奉上每年的束脩,看来你们几个,还是有诚心的。接下来,我要说第二个要求,学琴,必须专一,所以,在跟老师学琴期间,其他教授的课程,没有经过老师的同意,你们是不能报的,就算已经在上课了,也必须得退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那追求武道的老生惊呼出声,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?我有一门廉双成教授的《惊门剑》,志在必学,不能放弃,请问姬教授能不能同意我兼学这门《惊门剑》?”

    “那恐怕不行。”柳曼青摇了摇头,说,“虽然原则上,经过老师同意,你们是可以学习其他教授的课程的,但是,这有个前提,就是你们的琴技必须达到老师要求的一定水准,而你们现在,还没有这个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老生脸色阵青阵白,天人交战了一会儿后,他终于长叹一声,捶胸顿足道,“罢了,看来我与姬教授的琴功无缘,走了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罢,这老生便满怀失望地离开。

    柳曼青目送着他离去,也不挽留。

    穆川的眉毛也皱了一下,但很快又舒展开。

    其他教授的课程,他还真报了另外两门,但本身他也没多大把握能通过,所以放弃了,也不算可惜。

    “至于第三个要求,你们知道,为什么老师管这门课程叫《琴幽》么?”柳曼青把视线看向仅剩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琴幽”这两个字,并不成词,确实是个有些古怪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琴字不用说,解读这两个字的关键,还在于那幽字。

    其他两人思索了一会儿,没给出答案,倒是穆川看着窗外那片清幽挺拔的紫竹林,心中一动,吟了一首诗:“

    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

    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

    吟完,他停顿了一会儿,又说,“姬教授的这居小筑,正处于丛丛幽篁之中,我想,这绝不是平白无故的选择,而是寄托了她的心思。一个幽字,道尽的,正是弹琴之人,应有的心境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很好,你叫穆远游是吧?有些见识。”柳曼青赞赏地看了穆川一眼,点点头说,“没错,老师素来喜幽爱静,她一向认为,琴声是出尘之物,不应垢于凡俗。所以,你们若真正学成了老师的琴,就绝不能用这琴声去争名夺利,而应当始终保持,清幽自持的心境。”

    “争名夺利?”几人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,为了自己的名声,或者为了高额的钱财,用琴声进行公开的表演,这些,都叫争名夺利。当然,在你们还处于出师前的学徒阶段,老师是不管的,也鼓励你们多进行演奏,发觉自己不足。”柳曼青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柳师姐,我不明白!”

    想成为琴艺大师的那名新生,脸色一变,胸膛起伏,硬压抑着声音说,“琴技,学完了本就是弹给人听的,若没有人听,纵使技艺再高明,又有何用?不能进行公开的表演这一点是不是太过了,师弟实在不解!”

    “老师的这门琴道,就是这样的,它是一门幽静之琴,而非尘俗之琴,若你觉得接受不了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柳曼青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师弟我只能遗憾地放弃,姬教授的琴道,与我所认定的,实在不同,我没有办法接受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这名新生就压抑着怒气离开了。

    现场还剩下穆川和皮辰,他俩对视了一眼,互相给了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姬教授的规矩虽然多,但他们两个,都有不能放弃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不走,也就是说,这三个要求,你们都能做到喽?我事先说好,若是你们做不到,老师可有的是办法清理门户,不要想着蒙混过关。”柳曼青看着他们两个,表情一肃。

    “后两个要求,我没有问题,其他教授的课,我可以不报,而我学琴原本也不是为了名利,让不让人知道无所谓。但那每年的五百两,我只能说尽力,不敢说,一定能挣回来……”皮辰说到后面,脸上露出一丝苦色。

    “我跟小皮的想法差不多,没有问题,银钱想办法赚就是。”穆川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看来今年,老师又有了两个可堪造就的学生。”柳曼青忽然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恭贺两位师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旁观的祁远和小玉也上来道贺。

    这幕场景,闹得两人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柳师姐,不是说,还有下一步的考核么?”皮辰愣道。

    “胖家伙,你好笨,刚才的这三个要求,自然就是最后一步的考核喽。”小玉歪着脑袋看了皮辰一眼,取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?我们两个都已经通过考核了?是真的?你们没骗我?”皮辰仿佛被巨大的馅饼砸晕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三人齐声一笑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我成功通过考核了,娘,你看到了嘛,你儿子成功通过考核了啊!”皮辰手舞足蹈,狂喜着大呼大叫。

    这副样子,看得几人又是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穆川的嘴角,也露出一个喜悦的笑容。

    谋划了这么多步,总算不负所望。

    这个考核虽然还有不少让他不解之处,但只要能通过,其它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“不过,别怪师姐我泼冷水,你们两个别高兴得太早,老师的这门琴,可不是那么好学的,之前通过考核的武生也有一些,但最终基本没有能坚持下来的,希望你们两个,不要步了他们的后尘。”柳曼青提点了两人一句,又笑了笑,说,“好了,现在,随我们去见老师吧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