幽林小筑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顺着竹林间流淌的那缕涧水徐徐向上,耳畔传来一阵响亮的流水声,没过一会儿,眼前便柳暗花明。

    一条雪亮的瀑布如匹练般垂挂而下,散发出夺目的光彩,平缓的瀑水从不高的崖间流下,带着诗意,激起一池清花。

    瀑下不远处,漫漫流水之上,一座竹木的水榭便铺构在上面,透过花窗,可以看到内里古净素雅的陈设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到水榭的入口处,停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次通过考核的两名武生来了。”

    祁远走上前去,朝着水榭微微一鞠躬,说着。

    水榭里,传来一个优美淡然的女声: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祁远点点头,这才招呼众人,一起进去。

    皮辰显得有些紧张,穆川表面平静,心里却也没好到哪去。

    终于,要见到任务目标了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祁远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水榭的门。

    柳曼青,小玉,穆川,皮辰,跟在后面,一个个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穆川的目光很快被一道身影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套青色的深衣,静静站在水榭的护栏旁,正微微抬起头,凝目注视着那清亮的瀑布,似在出神,只留给众人一道窈窕的背影和半张侧脸。

    “皮辰,穆远游,拜见老师。”

    在祁远和柳曼青的示意下,穆川和皮辰不敢怠慢,恭敬地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先坐吧。”

    那道身影,这才缓缓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穆川抬头看到,不由呼吸一窒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道身影,曲裾的深衣精绣着云纹,显出一股典雅的风致。年岁大约二十余,精致素雅的脸庞上,一双漆黑沉静的眼眸如幽池最深的湖水,让人看了,忍不住要陷于其中。

    她轻轻打量了两人一眼,便敛住目光,在旁边一张石椅上缓缓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姬幽若?

    穆川不敢多看,也找了张椅子,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知道,之前对你们的考验都意味着什么么?”姬幽若慢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学生以为,法不可轻传,老师的琴技非同凡响,如果要收学生,自然要选合适的,之前的种种考验,应该都暗合老师的琴道。”穆川回答。

    “皮辰不知,但只要能拜入老师门下,之前的考验,我想都不重要。”皮辰也回答道。

    姬幽若轻轻点了点头,说:“你们两个记住,心为琴之本,琴为心之用,只有一颗真正纯粹的心灵,才有可能驾驭真正纯粹的琴声。

    我设下考验,就是为了这个目的。

    你们两个适才的演奏,我也听到了,的确是很用心地在弹,不过功底还是太差了,需要好好锤炼一番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你们每隔三日,就来这小筑之中,先跟着你们祁师兄和柳师姐,好好地把功底夯实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但凭老师吩咐。”

    两人赶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就先这样吧,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,三日之后,来正式学琴。”姬幽若摆了摆手,说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学生告退。”

    两人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等出了水榭,穆川才松了一口气,还好,没被姬幽若发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好好学琴了。

    等学成了,再找个机会,将这姬幽若给杀了,就大功告成。

    “恭贺两位师弟了,哈哈,走,趁着今天还有不少时间,我请两位师弟,好好地吃喝上一顿。柳师妹,小玉,你们两个来么?”

    祁远大笑着说了一句,又看向柳曼青和小玉,灼灼地邀请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男生去大吃大喝,我们女生就不搀合了。”柳曼青淡笑着拒绝。

    “柳姐姐不去,我也不去,怕被你们欺负。”小玉嘻嘻笑了一下,一双乌黑的眼睛滴溜溜的,在祁远和柳曼青身上瞄过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如此,那我和两位师弟去了。”

    祁远的脸上,轻微闪过一丝失望之色,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,拍了拍穆川和皮辰的肩膀,带着两人出发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武院的一座食肆内,三人在一个包厢落了座。

    “柳师兄,我怎么感觉,你不像是邀请我们,反而真正的目的,是想邀请柳师姐呢?”皮辰看着祁远,偷笑道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,哪有哪有,两位师弟成功通过考核,作为师兄,当然是要表示表示,所以就先请你们吃顿便饭么。”祁远干咳了一声,说。

    穆川看得“噗嗤”一笑,无语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远游,你要相信,师兄我真的是诚意满满地请你们的啊。”祁远瞪大眼睛,急切地说。

    “祁师兄,我当然相信你的诚意,不过师弟我觉得,师兄你邀请柳师姐的诚意,也并不比我们小呢……”穆川轻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啊,祁师兄,刚刚考核的时候,我可发现,你大部分时候的目光,可都不在我们身上呢……”皮辰眨了眨眼睛,说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似乎是被他们两个的话触动了心事,祁远叹了一口气,不再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正好酒菜也上来了,祁远拆开一坛酒封,就“咕咚咕咚”地灌了一大口,然后哈出一口酒气,脸色通红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弟,来,我敬你们一杯。”喝完这口,祁远又向着两人,举起酒坛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也敬你。”

    皮辰倒酒入觚,遥敬祁远。

    穆川则把茶碗举了起来,说:“我不饮酒,就以茶代酒吧,不过祁师兄,我很看好你,我觉得,你跟柳师姐,蛮般配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也觉得很般配。”皮辰也连忙应和。

    “般配?”

    听着这两个字,祁远的脸上更现苦涩,他摇头叹息了一声,道,“你们两个知道什么,你们柳师姐啊,可是上舍生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上舍生?”

    穆川和皮辰一起愕然失声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上舍生,很惊讶是不是?”祁远瞄了他们两人一眼,一点也不意外两人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是,是惊讶……”皮辰挠了挠头,说。

    穆川也使劲点头,他还真的是没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以为,上舍生,都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?我承认,那是很大一部分,但也有例外,你们柳师姐,就绝对不算在内。”祁远,缓缓地说道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