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这一场酒席之中,祁远吐露了不少他的心事。

    当年,他是下舍生,在姬幽若来到成丨都上院开授课程后,他是第一批报名的。

    当时,因为参与的武生比较多,通过的人数也高,足足有十余位。

    其中中舍生和下舍生分别有几位,而柳曼青是唯一的上舍生。

    两年过去,其间又经过数度选拔,补充了不少新来的武生,可最终能留下来的,却始终只有他和柳曼青两个人。

    两年的时常相伴,让祁远对柳曼青这个美丽沉静的师妹渐渐生出情愫,只可惜的是,存在于下舍生和上舍生之间的,是一道无法跨越的巨大鸿沟。

    面对这道巨大的鸿沟,穆川和皮辰虽然想说些安慰的话,却也始终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祁远又嘱托了一下穆川和皮辰,让他们好好努力,不要辜负了自己和老师的期望。

    在穆川和皮辰的郑重答应下,这场酒席也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也就在同一时间,幽林小筑深处的那间水榭,也在发生着一场谈话。

    “老师,这是这次通过考核的穆远游和皮辰两人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柳曼青将一份文书,递给了正坐在青石椅上,看着竹林的美景出神的姬幽若。

    姬幽若接过文书,慢慢看了起来,在看到写着“穆远游”履历的那部分时,眉毛不自觉地动了动,却一时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曼青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她把文书放下,幽静的眸子看向了柳曼青。

    “老师,皮辰倒没什么问题。不过这个穆远游,有些不对劲……”柳曼青回忆了一下,缓缓说,“通过他听琴时的表现,和他自己弹奏的琴声,我感觉此人,内心的情感太过复杂,不似一个刚刚还俗,曾做过十年和尚的出家人。”。

    “是不像。”姬幽若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老师,我们还要不要留下他……”柳曼青有些犹豫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?谁没有点自己的秘密,不管他隐瞒了什么,又曾有过怎样的过往,既然他通过了我的考验,便是我的学生。”姬幽若不以为意,淡淡地说着。

    正当柳曼青还想在说些什么的时候,小玉的声音,在水榭的外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小姐,柳姊姊,晚膳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曼青和姬幽若便停止了交谈,起身出了水榭。

    如果穆川知道,他自以为得计的伪装,其实早就露出了破绽,不知道会作何感想?

    而如果姬幽若知道,她的一时大度,引进的,却是一头披着人皮的豺狼的时候,也不知道会不会后悔?

    可惜这世上毕竟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当穆川回到家的时候,李笑早已经恭候多时了。穆川刚一踏进院子的大门,他就急急迎了过来,逮住穆川就大声嚷嚷道:“远游,你怎么现在才回来?可急死我了,你是不是已经通过复核了啊?”

    穆川笑了笑,拱手说:“还好,幸不辱命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!”李笑笑哈哈地捶了穆川一拳,返身朝着院子里高喊了一声,“豪弟,老许,远游通过姬教授的考核了,你们两个还不赶紧来祝贺一下!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恭喜恭喜!”

    “远游,哈哈,我早知道你能行,比李笑这家伙靠谱多了。”

    朱豪和许明航,立刻大笑着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老许,哪有你这样的,你要夸远游,夸就是了,干嘛还顺便埋汰我一下!”李笑不乐意地说了一句,旋即又喜滋滋地拉住穆川,说,“走,去我哪,远游,你给我们好好讲讲,通过考核的经过。”

    “笑哥,我看你真正想听的,是那姬教授的长相吧?你回来之后,可没少念叨……”朱豪咧嘴一笑,直接揭起了李笑的老底。

    “就你话多,我顺便听听不行?”李笑狠瞪了朱豪一眼,拉起穆川的胳膊,就往阁楼里走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考核,说来也怪……”

    等到四人在李笑那里坐好以后,穆川清清嗓子,开始复述起他这次的经历,

    “……似乎在那琴声之下,反应愈激烈的,愈容易通过。后来,我们去了姬教授的幽林小筑,先是被要求回答问题,然后,还要根据自己回答的结果,进行现场的演奏。所幸我们是都通过了,不过那柳师姐又说了三个要求,却是逼走了好几个人,比如说第一条就是,每年要上缴给她五百两的束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了个天,五百两?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多了吧!”

    三人齐齐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五百两,可确实不是一个小数目,按照彼时成丨都府的物价,足够一家五口人,吃穿几年的用度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怎么就答应了?就为了学习这么一门琴技,每年要搭上这么多银子,感觉不划算啊。”自小生活比较贫苦的朱豪,对这方面比较敏感,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上交束脩给老师,这是我们学生应当做的,无可厚非,但是我们毕竟也还是学生,每年要交这么多,也未免有些太不近人情了。”许明航也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“远游,你还是把这门课退了吧,有这么多银子,每年干什么不好,偏要白白交出去?”李笑也说。

    面对三人的齐齐劝阻,穆川微笑了一下,说道:“多谢几位兄弟好意,不过我意已决,这门课我是一定要学的,而且,这束脩也可以延后再交,我相信我能凑齐。”

    三人不由愕然。

    李笑更是怪异地打量了一眼穆川,恶狠狠地道:“说!那姬幽若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,让你这么执迷不悟,都已经一头撞进南墙了,还不肯回头?”

    “远游哥,难道那姬教授,真如笑哥说的,特别好看,把你给彻底迷住了?”朱豪也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呃,这个……”穆川想了想,他学琴的真实理由肯定是不能说的,但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,徒然会惹人怀疑,便顺着几人的话语道,“姬教授,确实是个大美人,不过,我当时也没有敢多看,似乎并不是个容易接近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可以,枉我们这么担心你,原来你早就已经心怀鬼胎,打上了接近人家的主意……”

    面对三人,像是在围观稀有动物的表情,穆川哭笑不得,却也只是无奈地耸了耸肩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