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五百两束脩这个事情,穆川确实心底还有不少疑虑。

    之前拜托谢良实打探消息的时候,他可没有听说过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这次考核,新加的内容。

    这倒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少教授的课程都是如此,每年的考核,都会产生一部分变动,为的就是防止有人投机取巧,从而筛选出,真正合乎要求的学生。

    只是,反正束脩可以延后,等他完成任务,早就溜之大吉了,这束脩,似乎与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三日时间很快过去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选课和考核,也差不多都进入了尾声。

    李笑显得比较兴奋,他的计划还算成功,牧雪君报的一些课程,他都成功混入了进去,就等正式开课了。

    朱豪除了选课,还打听了一下可以在武院做零工的事情,不过暂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许明航似乎对武院各处的景色比较感兴趣,去转悠的同时,还带着他的纸笔和颜料,作了不少画。

    这一天,到了正式开课的日子。

    上午时分,穆川首先排到的,是一门叫《剑器拣选》的课程,由华镇川讲师开讲。

    这门课程,每一旬要上一次课,总课次共十二次,主要内容是帮助武生们,学会如何挑选适合自己的剑器。

    上课的地点,在武院内部的一座演剑堂内,堂内无座,只陈设了许多剑架,上面摆放着一把把形制各有不同的剑器。

    两百名左右的武生,盘膝而坐,在这些森然剑器的包围下,注目着堂中央,那名正在侃侃而谈的瘦高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华镇川,接下来,由我为大家讲解这门《剑器拣选》的课程。

    习剑者,必有剑器,古有所谓,剑在人在,剑亡人亡一说……足可见剑器的选择,对于习剑者是何等重要。

    我这门课程,希望同学们学完了之后,能够懂得如何去挑选适合自己的剑器,便算是圆满功成。

    首先我要说的是,一把好剑,顶不上一把合适自己的剑。

    现在,大家请看这八把剑。”

    华镇川讲师,指着他旁边的剑架上,摆放的八把剑,慢慢说道,

    “这八把剑,或狭长,或宽刃,或无锋,或厚脊……剑制各有不同,但打造者均为一人,都出自一位普通的铸剑师傅之手,放到市面上,这八把剑的价格,大约在五十两到八十两银子之间不等,算是同一质地的剑器,大家再看这边。”

    华镇川讲师,又指向了附近的另一座剑架。

    这座剑架,只孤零零地摆放了一把剑,不过这剑,光从剑身上那慑人的寒光就可看出不普通来。

    “此剑,名为寒骨,出自铸剑大师舒冲山舒大师手中,虽然是舒大师早年的作品,但也不是普通的铸剑师可比,此寒骨剑,若是放到市面上,估价可达一千五百两银子到两千两银子之间。

    现在呢,我想请两名同学,分别用这两具剑架上的剑器,进行对战。”

    华镇川讲师看向众位武生,说着。

    不少武生都立刻露出了意动之色,不过大部分武生的目光,俱是放在了那个放有寒骨剑的剑架上。

    虽然这剑架上,只有一把剑,可只这一把寒骨剑的价格,已经远远超过另外那具剑架上所有剑器价值的总和了。

    就算能体验体验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上台的武生,我希望曾经选修过戚景州讲师的《八种三流剑法》,并使用这八种三流剑法,进行切磋。”

    华镇川讲师的这一句补充,让不少眼神火辣的武生,目光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都没有选修过华镇川讲师所说的那门课。

    另外一些人的目光则亮了,他们都学过《八种三流剑法》。

    “我来!”

    “华老师,选我吧!”

    他们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华镇川讲师点点头,很快从这些人中,选了两个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这两个人,都倾向于选择寒骨剑,所以华镇川只好强行把一名武生分配到了八把剑器那一边。

    被分配的这名武生显得有些失望,但面对整个大堂两百双目光的注视,他还是很快抖擞起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两个,不许使用内力,分别用那八种不同的剑法切磋八次,让大家看看结果。”华镇川说道。

    两人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八种剑法的第一种,名叫《柳叶剑法》。持寒骨剑的武生不动,另一边的武生从八把剑中挑了一把后,才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两人一阵乒乒乓乓的对战,最终,以手持寒骨剑的武生告胜。

    他那宝兵,给对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另一名武生显得有些沮丧,但还是咬牙开始了第二次的比试。

    可惜最终的结果,八场战斗,他只胜出了一场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两位同学的表现非常不错,现在,你们再进行一轮同样的交锋,不过所使用的剑器,由我指定。”华镇川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众多武生,不由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只是剑器选择的不同,能有多大程度影响战斗的结果呢?

    八胜零负。

    这是最终的结果。

    取得八胜的,是刚刚那名还在七负的武生。

    他手持着最后华讲师帮他选好的那把剑,神色激动之中,犹自不能置信。

    持寒骨剑的那一名武生,面对这一种结果,则在愕然失神,再凝视他手中的那把寒骨剑时,眼中已经失去了自信的光辉。

    目睹到这一幕,穆川也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这场两名武生间的战斗,前后迥异的结果,也给了他很大的启发。

    “《柳叶剑法》,本是一名古时的剑客观柳叶纷舞,有所领悟而得出,想要发挥此种剑法的威力,所使用的剑器,也必须如柳叶一般,轻盈,短狭,锋锐,所以我给你选择的是这把剑……”华镇川讲师扫了众人一眼,开始缓缓地进行讲解。

    众名武生,尽皆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随着本次课程的结束,众多的武生,也都一一地离去。

    不少如穆川这般的新生,脸上都还崭露着激动而澎湃的神采。

    这第一次的上课,给了他们很大的震撼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