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李笑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笑一个人在前狂奔,穆川三人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可到了七号院,李笑就径直回了自己的阁楼,然后把门“嘭”的一声关了,将穆川三人给拦在了外面。

    穆川才不解地念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别说是我说的……”

    朱豪偷瞄了李笑的阁楼一眼,有些心虚地附到穆川耳边,说,“听说,那牧雪君,最近跟万流云走得很近……而且外面也经常在传什么,辰院双璧之类的话,所以笑哥他最近的心情一直很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

    穆川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这一个月,都在忙着学习,对各种人事都没怎么关注。

    李笑最近的脾气变差,他也发现了,不过现在才知道是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是,据说那牧雪君,是成丨都府本城人,其父亲是成丨都豪商,与成丨都府不少官员,都有着往来,是个极厉害的人物,论起家世,远远超过我们。若不是,武院有着硬性规定,只有世家贵族子弟才能进上舍,这牧雪君,一定可以成为上舍生。”许明航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远游哥,你那天说得也没错,那牧雪君当时,没有进行自我介绍,说不定还真是,看不上咱们……”朱豪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豪弟,你就少说两句吧!”许明航瞪了他一眼,道,“这话,你可千万别在李笑跟前说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绝对不说!”朱豪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,咱们也爱莫能助,走吧,希望李笑自己,能走出这件事的阴影。”

    穆川叹了口气,便摇摇头回去了。

    朱豪和许明航也都无奈离开。

    数日之后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午无课。

    穆川正在自己的书房,看一本书。

    这本书,记述了曾在西蜀发生过的各大经典战役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看这本书,是出于他选修的一门课程,《西蜀地形与战略》的讲师的要求。

    作为武林中人,学习军略兵法,好像没什么用处。

    不过穆川也有自己的考虑。

    首先,除了武学之外,军学是武院的第二大课程大项。

    除了平时的学习,也经常会有现役的军官,来武院进行讲授。

    甚至如果表现得好,还能获得亲身参与战争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如果不学的话,有些浪费资源了,毕竟能混入武院,可是个非常不容易的机会。

    其次呢,他也考虑到,将来大理和大炎,说不定会发生战争。

    他多学点这方面的东西,也算是未雨绸缪吧。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这一点,穆川总会感觉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他是炎人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是。

    他们穆家,世代都是大炎的武林世家。

    在大炎面临外侮的时候,他们穆家,都会响应武林盟主的号召,投身于战争之中,与其他国家的强敌和高手进行作战。

    为了大炎,他们穆家,没有少流血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呢?

    他们水月山庄穆家,被大炎朝剿灭了,还被宣之以叛逆之名。

    包括其他的武林各势力,也都受了同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仇恨无法洗清,他们这些大炎武林人,都已经走到了大炎朝的对立面。

    就拿现在在大理栖息的大理分盟武林人来说,一旦大理与大炎发生战争,他们帮谁?

    帮大理,是在背叛祖国。

    帮大炎,则在帮助仇敌。

    无论帮哪一边,他们大炎武林人只要参战了,都会因此忍受无尽的骂名。

    不过实际上,选择真的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若不帮助大理,等大炎攻下大理,哪还有他们这些大理分盟武林人的活路?

    帮助大炎朝廷,那更不用想,估计真去帮忙的人,首先是被大炎朝的军队给宰了祭旗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这些,穆川忽然没有心情看书了。

    他把书放下,走向三楼。

    然后从三楼面南的室门走了出去,将手扶在阑干上,凝目看向四方。

    “咦,呀!”

    这时候,一道婴儿的叫唤声,引起了穆川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把目光投视过去,不由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一个婢女打扮的少女,正抱着一个约摸一、两岁大的婴儿,在街上玩耍。

    这倒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当时初入武院,有一个叫狄玉荷的女生,给了他深刻的印象。

    甚至开学典礼的时候,这个狄玉荷还抱着一个婴儿,给他们辰院,带来了不少闲言碎语,因此惹得大家都很不满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王炳轩才让她雇用一个婢女,代为照顾孩子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穆川已看过这婢女带着孩子的身影不少次了,当然不奇怪。

    让他意外的,是许明航也在旁边。

    穆川露出了些许感兴趣的神色,耳朵动了动,运转耳功,认真倾听。

    “这小家伙长得蛮伶俐的,来,给我抱抱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笑了笑,朝着那孩子,伸出双手。

    婢女明显有些不知所措,面对许明航的要求,她没有敢拦阻。

    小家伙,便轻易被许明航抱了过去,或许是因为怕生的原因,他哇哇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别哭别哭,叔叔可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书卷气的脸上,露出一丝笑意,和蔼地对那小家伙进行安抚。

    还别说,不知许明航怎么弄的,他这一番安抚,还真起了效果,小家伙慢慢止住了哭声,瞪着一双好奇的眼睛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叫宝儿是吧?不错,很乖,回头叔叔给你带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许明航又笑着揉了揉小家伙的脸蛋。

    “呀,呀!”

    小家伙高兴地嚷嚷了两句。

    不过就在这时候,一件尴尬的事情发生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家伙太高兴了,从他的开裆裤里,忽然发出一阵轻微的水流声。

    许明航低头一看,自己的衣衫,被小家伙尿湿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!”

    辰院街道的尽头,一道女性的身影正好看到这一幕,便慌忙跑了过来,一边跑一边连声道歉。

    她清秀的脸蛋给人一种柔弱的感觉,是刚刚下课回来的狄玉荷。

    “呵呵,没事没事,你是刚刚下课么?”许明航不在意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是刚下课。宝儿这家伙给你添麻烦了,你的衣服我给你洗吧。”狄玉荷把宝儿抱了过来,低下头,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,我自己来就行。”许明航犹豫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我来吧,毕竟这是宝儿弄出的麻烦,我得负责。”狄玉荷轻声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等我回去把衣服脱下来,就给你送过去。”许明航想了想,也就答应下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