然而遗憾的是,憋着一股劲,要见识下《春风化雨》曲威力的穆川,日以继夜地弹奏了一个旬,那碧玉兰幼株却并没发现有丁点变化。

    一次,四兄弟在酒肆聚餐,李笑问了他一句:“远游,最近在忙什么?几乎见不到你的人影出现,倒是总能听到你在弹同样的一首曲子,不嫌累么?”

    穆川无精打采地呷了口茶,道:“这养花还真不是易事,希望早日能多长出一片叶子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没说完,已经引来了三双愕然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远、远游?你这些天那么勤奋地练琴,竟然是在养花?”李笑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弹琴能养花的,当真是一桩奇闻。”许明航也惊异地晃了晃脑袋。

    “远游哥,你看看这是几?”朱豪更是伸出手指头,作怪地在穆川眼皮子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,你们懂什么,乐乃古之六艺,琴更是四艺之首,其博大精深之处,岂是你们可以轻易懂得的?”穆川一巴掌把朱豪的手掌拍了下去,没好气地瞪了几人一眼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们不懂,不过远游,你可得拿事实说话,你养的就是你摆在二楼西南角那株兰花吧?什么时候,你真能让它多长出一片叶子来,哥几个才会服你。”李笑耸耸肩说。

    这番话让穆川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那株七叶碧玉兰幼株,他每天都要仔细观察好几遍。

    然而真的是,变化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都这样下去,他还真没信心完成这个养花的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姬幽若给出的期限是三个月,现在还只过了一旬,暂时不用太着急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因为事关自己这次来武院的主要任务,穆川对培育碧玉兰一事万分地上心。

    又过几天,别说培养出第八片叶子了,本身好好的碧玉兰竟然有一边角露出腐烂的迹象,这让穆川给吓一大跳,急忙请教了几个对养花有经验的师兄师姐,才知是他浇水过多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事让穆川长了个教训,第二天,他拉上皮辰,准备外出一趟。

    “小皮,我准备买一些不同种类的兰花进行养殖,增加自己的养花经验,这样的话,那碧玉兰再出点问题,或许我也不至于如昨日那般手足无措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正好也买一些培育。对了,前几日,我去书阁租了一本《闲居兰记》的书,那里面有讲到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乘上一辆从武院出发的马车,一边等待路程到达,一边在车厢内交流着各自听到和学到的养花经验。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,三圣乡到了,这三圣乡,是成丨都府城辖下,最闻名的一处花乡,要买什么花,这里应该都有。”这时候,车夫停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师傅你就在这里等着吧,我们两个办完了事,还要再乘车回去。”

    吩咐了车夫一句,穆川和皮辰信步往乡内走去。

    田野间,大片大片的茉莉花如纯白海洋的波浪,迎风起舞,送出缕缕青香,再往前,还有深红的木芙蓉,鲜黄的甘菊,淡紫的桔梗……

    “这样的花海还真是让人赏心悦目!”皮辰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可惜我却没有太多的心情来欣赏,办正事吧。”穆川却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前方不远的阡陌中,现出一个老花农的身影,穆川朝他招了招手,喊道:“老人家,我们来这里买兰花,不知能否给介绍个去处?”

    “兰花?当然有,我们三圣乡别的不多,就是种花的人家多,走,我带你们去。”老花农很热情,丢下锄具,亲自过来给两人领路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老人家了。”穆川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到了第一户养兰的人家后,穆川和皮辰都购置了几株不同种的兰花,不过在询问之后,得知这家并没有培育碧玉兰,穆川很快在老花农的引领下前往了下一家。

    等到了目的地,一户有种植大量碧玉兰的农家,穆川和皮辰都精神一振,认真地挑选好一番后,分别购置了几株长势良好的七叶碧玉兰。

    不过,最后穆川还是忍不住有些失望地说:“张老,没有八叶的么?”

    “八叶碧玉兰?要让公子失望了,老朽种植这么多年碧玉兰,也没见过八叶的,碧玉兰若生有八叶,便是碧玉兰王,为花中绝品,等闲绝不得见。其实这七叶的碧玉兰已经蛮好的了,公子又何必强求八叶呢?”张姓的老花农,缓缓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一叶之差,于我却意义深重,所以七叶即便再好,我却只想要一株八叶,若老人家有,不二话,吾愿出五百两致谢!”穆川神态肃然地说。

    穆川的这番出价,倒让那张老愣了一下后,明显地露出意动之色,只是,最终他还是无奈地摇了摇头,道:“可惜我这里真的没有,不过,如果公子确实想要,我倒是可以帮公子留意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行,只要我没有找到第二株八叶碧玉兰,这五百两的承诺就始终有效,张老若是有消息,可寄信于成丨都上院,收到信后,我会立刻前来。”穆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言为定,我这里有培育碧玉兰上好的植料,就先送一些给两位公子吧。另外,老朽培育兰花几十年,也算是颇有一番心得,可以跟两位公子交流交流。”有了这个约定,那张老显得热情了许多,不仅送上东西,还滔滔不绝地讲授起自己多年的养花心得。

    等坐到返程的马车上,已经是黄昏时分,穆川注视着车厢内小心摆放的各株兰植,显得很沉默。

    皮辰却是一路看看兰花,又看看穆川。

    “小皮,你老看我做什么?”穆川瞅了他一眼,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远游,你怎么对买八叶碧玉兰之事这么上心,竟然愿意出五百两的高价?”皮辰的眼神露出些异样。

    “五百两约定一事,仅你知我知,回去不要告诉给任何人知道。”穆川沉默了一下,没有先回答问题,而是先郑重地给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,我不是个多嘴的人,不过,远游你说,姬老师给我们的考核,是通过琴声,让碧玉兰生出第八叶,如果直接买现成的……”皮辰动了动嘴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只是想买一株八叶的,观摩一下,或许,会对我如何把七叶碧玉兰培育成八叶有所帮助。”穆川垂眸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车厢内一时沉默无言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