虽然培育碧玉兰一事让穆川一下子背负了莫大的压力,但武院的生活还是在照常继续。

    阁楼之中,穆川盘膝而立,在修炼几门新近学得的内功。

    《铁人气功》,《燕形劲》,《力士真气》……

    拜《镜花水月功》所赐,旁人得了几门内功,只能默默揣摩,他却丝毫不虞任何真气冲突,完全可以一一修炼个遍,这样的话,经过切身体验,他理解这些武学中所蕴藏的精要的速度,超过旁人何止十倍?

    在武院的这几个月,他的修为增长速度还真的称不上快,虽然还在服用一些辅助真气增长的药物,但毕竟耗费了大量时间在学习其它东西上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武学常识,他自身对于武学的理解,却是一日千里,突飞猛进。

    不像是以前,只知其然,却不知其所以然。

    忽然,穆川耳朵动了动,一阵脚步声在接近他的阁楼。

    通过这脚步声,他已辨别出,来者是经常来此地传达消息的,某位下院师弟。

    “穆师兄,有你的信。”

    “放门口吧。”

    穆川开口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那位师弟很快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不慌不忙,把正在运行的内功完全运转了一个周天后,才收功起身,缓缓走下楼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碧玉兰的事有消息了?

    怀着这种期待,穆川打开了信,然而他很快就发现,内容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“兄长若有暇前来,弟等在下院翘首以盼”,落款是,小灰。

    算算时间,自他来这武院修炼,已经过了三个月了。

    几个一块从村子里来的小伙伴,除了一开始互通了一下消息后,倒是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联系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他们几个在下院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喃喃说了一声,穆川放下信,决定明天便去下院探望一下他们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下午,穆川租赁了一辆马车,没过多久便抵达了成丨都下院。

    给院门外的看守出示了一下自己的上院腰牌,他很快便在敬畏的眼神中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下院,就像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小村子。

    沿着中间石子铺成的小道一路前行,两旁是一栋栋低矮斑驳的民房,不时有一股股不太好闻的气味钻入鼻中,路边,有不少穿着破旧练武服的少年行人,当注意到迎面走过来的穆川的时候,眼神都不由显出炽热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穆川也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衣服,但他毕竟是一名三流高手,在他没有刻意运转《灵蛇潜息诀》的情况下,这些少年都能感受到一种隐隐的压迫。

    加上穆川的年纪,他们自然能猜到应该是某位来自上院的师兄,而其中一些年纪稍大的,当注意到穆川还略显青涩的脸庞时,更是低头露出沮丧之色。

    “哼,哈!”

    “哈,哼!”

    这时,穆川正好经过下院中的一座小型演武场。

    不少少年,或挥舞拳脚,或手执兵刃,或捉对厮杀,或脚踏木桩,正在辛勤地练武功,不说杀气腾腾,倒也显得朝气蓬勃。

    只是,穆川只稍微驻足观看了一会儿,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“师兄师兄,不知师弟们练得,可入师兄法眼?”

    演武场边缘的一个少年注意到穆川,大着胆子走了过来,抱着拳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,称不上好,不少人练的,都不在点子上,而且基础,有些普遍偏弱了。”穆川慢慢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师兄可不可以指点我们一下?”

    “是啊是啊,我们平时都几乎没人教,师兄就稍微指点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只要指点一下就好,不耽误师兄多少时间的。”

    附近几个少年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,他们纷纷走过来,向穆川希冀而讨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今天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摇了摇头,穆川面无表情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穆川的冷漠,让这些少年都不由露出失望的眼神,但他们似乎也对这种类似的情形习以为常了,叹息一声便各自返回了演武场。

    “这个上院的师兄,看起来很强,可惜,连指点我们一下都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谁让我们都是下院生呢,被上院的师兄看不起也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命,出身低微,就要比人低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唉,如果我有一个名师教导,说不定,此刻我也已经进入上院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些少年,是在等穆川走远了才议论的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穆川身傍一门二流上乘的耳功,这些议论,全被他一字不差地听入了耳中。

    看不起么?

    哼,若我真是一名普通的大炎上院武生,倒也不介意指点你们一下,然而我只是个武林余孽,若真是狭路相逢,我不杀死你们,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心里感慨了一句,穆川脚步不慢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等穆川见到小灰的时候,他正枯坐在民房前的一处草垛上,望着深沉的天空发呆,双眸无神,面容憔悴。

    穆川注意到这些,立刻皱起了眉头,不过依然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远,远游哥!”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听到身旁传来的一声轻微叹息之时,小灰才蓦然惊醒,他一个激灵从草垛上站了起来,在穆川凝视过来的目光下,惭愧地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我走过来的时候,经过一个演武场,里边有不少咱们的同龄人,都在挥洒汗水,辛勤地练武功,不说练得多好,起码他们是在努力,而你是在干什么?我们鹤鸣山脚下走出来的少年人,就知道坐在草垛上发呆?”穆川的脸孔有些阴沉,语声已带上了丝丝怒意。

    “不...不是这样的,远游哥,你在上院,不知道我们下院生的处境,有多艰难...”小灰不敢抬头,只是说着说着,已忍不住带上了一丝哭腔。

    沉默了一下,想起那些曾经听谢良实讲过的下院生活,穆川也暂时止住了责备的声音,而是转而问道:“好了,先不说这个,二牛他们呢?”

    “他,他们……”小灰的嘴唇颤动了一下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